中修总是话说的漂亮,但却什么都做不到

广告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 上电报大群找真同志与真战友
https://t.me/longlivemarxleninmaoist
加井冈山机器人 Chingkang (@maoistQAIIbot) 为电报(纸飞机)好友,可获得大群发言

编者按
1.公司和劳动者关于产假的矛盾,本质是创造剩余价值和承担再生产的矛盾。资本主义社会运转需要补充生产力,即生孩子;而资本家的资本增值需要劳动者创造尽可能多的剩余价值,即投入尽可能多的时间去劳动生产。而社会主义下,再生产的任务由整个社会承担。
2.说再多的“贯彻落实”也无法改变资本主义吃人的现实,中修看似想解决问题,实际上只是想为自己的吃人行径铺上一层又一层遮羞布罢了。只有在社会主义社会下,消灭性别歧视才能从空话变为现实。

3月4日,全国政协委员、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甘华田建议延长女性带薪“育产假”达2年,直到孩子上幼儿园,进而提高生育意愿、有助于婴幼儿的生长发育,推进建设生育友好型社会,降低养育成本。进而又表示应该考虑到企业单位面临的假期用工成本,避免不愿招聘女性的问题,减少女性在就业市场中的性别歧视。

在此之前,这位政协委员也同样建议男性生育假,其表示:女性家庭抚幼与社会劳动之间存在矛盾,仅由女性承担夫妻双方的责任是不公平的。

多么漂亮的话语,多么争议的话语,真是让生活在中修社会中的人民见者感伤、闻者落泪,让人不禁觉得:这是多么好的一位官员啊,跟那些贪官根本就不是一道的。那么事实真的如此吗?漂亮的话谁都会说,但是没有做到就是没有任何作用,就是假的。更何况这位光正伟岸的政协委员的问题分析是如此的浅薄,是如此的不可能实现。

自改革开放以来,中修便彻底走上了资本主义道路,从公有制改变为私有制,明面上说着公有制和私有制相结合,但是实际上就是彻底的私有制,搞上了“公平公正”的自由市场经济。在这自由市场当中,私人企业就必然要为了利润为了抢占市场而最大程度地去竞争,能省成本便省成本。在这样的情况下,劳动力市场中女性必然是处于弱势地位,并且这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不可能仅仅依靠所谓的几句政策便能够让资本家放下劳动力市场中的性别歧视。

因此,这位政协委员所说的减少性别歧视的说法完全是不成立的,在资本主义社会中,资本家必然是会被资本裹挟着向前进的,必然是会想尽一切办法去赚更多的钱,在价格相等的男女面前,也必然会选择雇佣体力劳动更高的男性劳动力。并且在23年以工代赈的政策出现后,就使得劳动力市场中男女地位更加不平等了,从这个政策当中就可以看出这位政协委员所说的建议是多么不可能实现,是多么虚假。

而他所说的“女性家庭抚幼与社会劳动之间存在矛盾“,这个矛盾实质上就是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阶级矛盾,是资产阶级对于无产阶级压迫下所产生的矛盾。试想一下,倘若没有资产阶级的自由劳动力市场,没有其生产资料私有制,无产阶级还需要看资本家的眼色,还需要为了防止被开除而去”自愿加班“?夫妻双方的责任还会在家庭中呈现出如此的不平等之象?在公有制体制下,社会抚养开始进行,女性在家庭抚幼方面就无需承担过多劳动,只有这样才能够真正地缓解女性家庭抚幼与社会劳动之间的矛盾。

进而我们再衍生一些内容。在目前中修的社会制度下,女性在劳动方面较男性而言较为轻松,这就会导致在劳动领域当中男性承担了更多的责任,在日常的夫妻关系中难以实现平等的关系。以一个现在的普遍价值观举例:男生要多赚钱,女生少赚点就行。如此的价值观之下,男女之间恋爱与交往的不平等就更大,婚姻关系也就会变得更为不稳定。这些都是实实在在的现实因素,绝不会因为某句话就轻易改变。

由此,我们可以知道,想要真正地解决问题,那么我们需要解决的是社会制度,是推翻中修的统治,而不是如这位政协委员所说的那样依靠所谓的建议去实行,更何况这样的建议也只是建议而不是落实的政策。说漂亮话谁都会,我们必须要看清它们做的什么而不是看它们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