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教育教学体系看中修的吃人政策

广告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 上电报大群找真同志与真战友
https://t.me/longlivemarxleninmaoist 17
加井冈山机器人 Chingkang (@maoistQAIIbot) 为电报(纸飞机)好友,可获得大群发言权

编者按
1、
2、

不知从何时期“开学”这个词成为中国学生的噩梦,在人民朴素的情感下,学校开学、学生上学是一件极其美好的的画面,而在当今社会背景下,学生厌学,一提到开学便闷闷不乐,大部分教师心浮气躁、唯利是图,学校以升学率作为唯一追求目标,整条教育产业畸形扭曲。不禁令人深思,教育是为了教人育人还是摧残生命?

笔者上高中的侄子前几天开学,我便开玩笑问他:“要开学了,你开心吗?”。他摇摇头,默不作声。这样的情况不是个例,相信大家也非常清楚,全国大部分学生对于学校都不抱有正面情绪。今年寒假期间,江苏“五连跳”足以说明问题的严重性!难道这些高中生真的是油盐不进的四季豆吗?

教员曾说,青年人是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可声称坚持毛泽东思想的当局是如何做的呢,在走廊加装铁丝网,教学楼下拉起防坠网,学校硬是变成了戒备森严的监狱,学生见了能不胆寒?

俗话说,治病要找到病根,在森严的措施也缓解不了教育制度对学生的摧残,只能适得其反,“高考”被称为中国教育的指挥棒,高考考什么,学生学什么,高考不考,学校不交。学生但凡干一些与考试无关的事情,老师家长就会斥责到:“你搞的这个东西,考试考吗?收起来!”。

普通的中国学生拼尽整个前20年就为了这一场把人分为三六九等的考试,在这一反动制度的影响下,诸如什么毛坦厂中学,衡水中学这样的被称为高考工厂的学校应运而生,普通学生进入这种学校要交一两万的学费,然后进入这个加工厂成为社会的燃料,而衡水中学等背后的第一高中教育集团却在纽交所敲钟上市!

回想1968年,教员取消高考的一方面原因,也是因为发现了上述种种问题,当年积贫积弱的新中国,处处需要发展,需要人才,没有了高考,拿什么来培养选拔人才呢?

当时的中国,城乡差距太大,教育资源极度不平衡,农村家庭连纸都买不起,去学校要自己从家里带上小板凳和煤油灯,更别提书本钢笔之类的奢侈品了,而城市工人家庭有优渥的教育资源,他们也非常清楚知识的重要性,将高考视为阶级跃升的通道,进而更加疯狂内卷。在这种差距下,高考只会进一步拉大城乡差距,这和当今的普通家庭与有家教的有钱人家庭是何等的相似?当年的知识分子,不愿意去到农村发展,不屑于进入工厂,知识分子脱离实际生产环境,高傲自大。而当今的大学生,脱产严重,一个软件工程专业毕业的学生,有的甚至连“hello,world!”都编不出来!学生脱离实际生产,以利润为导向的企业不愿意花费精力培养学生。经济下滑,失业率节节攀升,恶性循环!

面对这样的情况,两个时代的政府都做了产教融合的决策,1968年为了缩小“三大差别”和解决知识青年就业问题,教员提出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在教育,将先进的理论知识带到落后的农村,参与实际生产,在农村得到发展的同时,解决了知识青年脱离实际与就业困难的问题。在当今教育制度下,教育部同样喊出“产教融合”的口号,但他们是如何做的呢?上层官僚制造指标,层层下压,强制要求学生实习,而现实是,有哪些企业愿意接受这些什么都不知道的大学生呢?只有将人当畜牲看待的电子厂,于是,各种权钱交易。工厂与学校各取所需,学校完成了指标,工厂收获了免费劳动力,两全其美,这其中谁又吃亏了呢?更有甚至,学校与校外培训机构合作,让培训机构批量指导学生“实习”,引导未经世事的学生报名,动辄一两万的报名费,有的甚至引导学生贷款培训。

种种乱象,令人触目惊心!试问?人民群众做错了什么?学生又得罪了谁?究竟是哪些人在替人民群众做主?

笔者母亲曾经在文革时期上小学,她曾说,那时上学非常苦,因为冬天很冷,教室四处漏风,两只手冻的全是裂纹,仿佛下一秒就要掉,但她仍然认为,那个年代很快乐,没有压力,学习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没人会因为要去学校而沮丧。谈起现在的学生,她总是不理解,现在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教育制度的失败,不仅没有引起中修当局的重视,反而变本加厉蔓延到其他各行各业,高考的一刀切政策,考题的刁钻,出一些脑筋急转弯或者文字游戏的题与学生斗智斗勇,被逐渐糜烂的各行各业争相效仿,企业的面试,出一些脑筋急转弯,公务员考试题,看图片找规律,题目毫无逻辑,面试出题刁难考生,驾照考试完全为应试服务,大量拿到驾照的学生不会上高速,网络平台大量的博主教所谓的“人情世故”。整个社会腐烂发臭,在这样的情况下幼儿园的小朋友们唱到“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祖国的花朵”是那么的刺耳啊,不知道共产主义何在?祖国的花朵又在何时凋零了呢?

上述症状,皆为表相,这些问题难道中修高层一概不知吗?他们非常清楚,他们不能改变也不想改变,甚至觉得还不够,作为上层阶级,底层老百姓的觉得怎么样不重要,重要的是社会稳定,等级森严,以便层层盘剥,千禧年以来,中修为了美化纸面上就业率,让高校扩招,大量底层人通过高考进入梦寐以求的大学,但这不过是饮鸩止渴罢了,却发现自己还是找不到一个体面的工作,过不上好日子。中修反过来釜底抽薪,在中考搞五五分流强制让一半学生上中专技校,强行制造廉价劳动力的弱智操作又导致中考也开始了内卷。

底层中国人民劳碌一辈子,小学遇到摇号上学,中考遇到五五分流,高考压的人喘不过气,好不容易上大学,发现还是找不到工作,考研吧,考上研究生也是廉价劳动力,那考公吧,打不过就加入?那招聘人数与报名人数之间几个数量级差异令人胆寒!工厂工人血汗钱被扣押,上班族被逼加班996,一年到头看个春晚还要被教育积极向上。结婚要天价彩礼,再背上几十万的房贷车贷,还要养孩子上学又去摇号,完美闭环。

总而言之,一个资产阶级政府,是不可能站在人民群众的立场上思考问题的,它的存在就是为了剥削无产阶级,即使它再涂脂抹粉,

搞什么反腐倡廉、双减政策、解放思想,也掩饰不了其吃人的真相,在其治下的国家,寻求幸福生活,无疑是痴人说梦,再高强度的反腐倡廉,也是不可能真正为人民服务的。人民群众从来不需要什么青天大老爷,人民群众自己才是自己主人!寄希望于资产阶级政府幡然醒悟,还不如信我是秦始皇。

面对这些吃人血馒头的恶魔,人民群众一忍再忍,而反动的中修官僚集团变本加厉,终有一天人民滔天的怒火将会粉碎一切反动派,只有人民群众才是历史的书写者。骗得了一时,骗不了一世,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人民群众终会将这些渣滓送上断头台!送他们去见马列毛,让他们好好学习学习什么叫为人民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