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中国”的法律——资产阶级秩序下的废纸

广告 ☭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 ☭
上电报大群找真同志与真战友
https://t.me/longlivemarxleninmaoist
加井冈山机器人 Chingkang(@maoistQAIIbot)
为电报(纸飞机)好友,可获得大群发言权

编者按:1、私营企业和国有企业的矛盾,也只是当今中修资产阶级内部的矛盾,内部矛盾尚且如此,那更不用说阶级间的矛盾。法律就是某一统治阶级的意志体现,他在处理统治阶级内部问题的时候,尚且要走一下流程,但是阶级之外呢?那就是铁一般的专政,改良主义就是死路一条,当代革命者绝不可做这般春秋大梦以至于损失惨重。谁专政就是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而千万不要被繁琐哲学迷惑了双眼,经济主义者们成了尾巴主义,那么无产阶级也不会同意,路线笔直又笔直,就是阶级斗争导致无产阶级专政,其他的小恩小惠都不是我们所求。
2、该案中的律师将体制内的腐败乱象曝光在网上站且遭到了统治阶级的一致对抗,我们从中也能看到,中修的法律是为统治阶级,也就是官僚资产阶级而服务的,当一位律师没有按照统治阶级的意识来服务他们时,随便什么罪名—寻衅滋事—便可以将其拿下。中修的政治乱象并不是一天两天了,官僚资产阶级为了自己的利益压迫无产阶级、打击阶级内的异己势力,终归是在自取灭亡,而无产阶级会团结起来建立属于我们自己的社会主义社会,推翻资产阶级专政!

近日,一位名叫侯志涛的律师在网络上发布视频称,其律师团队在代理法院强制执行六盘水市水城区玉舍森林旅游开发有限公司(地方国企)过程中,发现执行法院存在众多违法、甚至涉嫌犯罪的行为,包括但不限于:在执行文书上同时使用两枚不同公章;未经批准,擅自解冻玉舍公司的银行账户,导致被执行人转移资金,造成建筑公司(民企)的重大损失——建筑公司甚至因此不能向工人发放工资。法院不仅未纠正错误,反而与公安合谋使用刑事手段逮捕债权人律师,并给他们安上了一个“灵活”的罪名——寻衅滋事。

中国没有“法制”或许并不让人意外,这是长期以往的社会经验告诉我们的。但是仅仅拥有感性认识尚不能形成理性认识,因而这篇文章的出发点,便是为了揭露这件事背后的中国资本主义逻辑。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迅速走上了资本主义复辟的道路。官僚阶层出于自身利益,选择开放资本主义市场,自己也摇身一变,成为国企的大老板。随着资本主义市场的建立,新的资产阶级也同时兴起,但是与其他资本主义国家不同的是,中国官僚阶层同时也是最大的资本家,官僚们通过暴力机关与国家经济杠杆占据着经济的制高点,瓜分着人民大众创造的巨额财富,私营资产阶级也被获准从中分一杯羹。私营资产阶级虽然确实能够剥削无产阶级,但自身也得向官僚阶层俯首称臣,不能拥有高于官僚们的政治地位。

因而当私营资产阶级试图通过成文法律来维护自身利益时,官僚阶层会毫不犹豫地打压他们。行政部门一道法令,司法部门压住案子,私营资产阶级手捧的法律,在官僚资产阶级面前也不过就是一张废纸罢了。私营资本家都是如此,更何况广大的无产者们。私营资产阶级与官僚资产阶级之间是统治阶级内部的矛盾,而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之间是不可调和的阶级矛盾。废纸般的中国宪法中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但当今无产者有几个能进入人民代表大会的?据官方统计,第二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工农、专业技术人员占比33.6%,其中还有掺了水的合法工会代表,相比第一次全俄工人与士兵代表苏维埃代表大会接近78%的工农比例有着天壤之别,从中我们不难看出河蟹的“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的是谁的利益。

法律是统治阶级意志的体现,法律的漏洞并不是偶然的。1954年的“毛泽东宪法”第一条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国家”,“人民民主专政”适合当时各革命阶级专政的需要,因为当时民营资产阶级也属于人民的范畴。但进行了社会主义革命后,资本家所有制彻底消灭了以后,相应的就应变为“无产阶级专政”,七五宪法就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而邓修主持修订的八二宪法却又把过时的东西搬了回来: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在这里,“人民”的概念被有意混淆,按照今天河蟹的说法,一切支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中国人都属于人民。七五宪法规定人民拥有“大鸣、大放、大辩论、大字报”四大民主权利,然而八二宪法在删掉了上述内容以外,“顺便”还将工人罢工的权利也删掉了,就此,工人完全沦为了受资本家剥削的工具。

在当今专制政府的统治之下,任何妄图通过法律为工人阶级争得民主与自由的企图都是不现实的。工联主义与工团主义无一例外全都排斥政治斗争,它们号召全体工人阶级按照资产阶级的法律,在资产阶级的法律条文内争取最大的权益,逼迫资产阶级遵守他们自己制定的法律,这实际上不是在为了无产阶级的解放事业而奋斗,而是为了维护资产阶级法权而奋斗。列宁曾无情地批驳过这种经济主义:“任何崇拜群众运动的自发性的行为,任何把社会民主主义政治降低为工联主义政治的行为,都是为使工人运动变为资产阶级民主派的工具准备基础。”列宁同时指出,只搞经济斗争而不搞政治斗争,是保持资本主义制度而让工人阶级失去自己的政治独立性,成为其他党派的尾巴。列宁始终坚持,经济斗争与政治斗争必须紧密结合,实际上,任何经济斗争,只要工人阶级在其中作为一个阶级与统治阶级相对抗,并试图从外部用压力对统治阶级实行反抗,就都是政治运动。专政是不依靠司法的,法律在统治阶级的眼里绝不是限制自己的障碍,相反,对无产阶级才是。

在目前的状况下,无产阶级先锋队肩负着从外部将先进科学理论灌输给工人阶级的任务,决不能“走阻力最小的路线”,用资产阶级的法律蒙蔽工人阶级的眼睛,而应抛弃通过公开合法斗争而建立无产阶级专政的幻梦,占领社会意识形态领域的阵地,反对经济主义、改良主义,团结在革命党的周围,才真正有可能将工人阶级领向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