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镇雄山体滑坡事件后,才被再次提起的煤矿开采的种种问题

广告 ☭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 ☭ 上电报大群找真同志与真战友
https://t.me/longlivemarxleninmaoist
加井冈山机器人 Chingkang(@maoistQAIIbot) 为电报(纸飞机)好友,可获得大群发言权

编者按:
1.环境保护是资产阶级无法解决的一大问题,因为其发展、生产方式就必然会导致极大的污染。只有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的公有制社会才能够在发展与自然之间做到平衡。
2.环境的改善在于社会整体的努力,但是在现在私有制横行的环境下,资本家们大可享受生产带来的好处,将生产带来的种种问题留给当地的民众。所以指望那些老板会关心当地环境是否污染是不可能的,本次事故的发生就是这种现象的写照。

在近期云南昭通市镇雄县发生了一场山体滑坡:

“新华社昆明1月22日电(陈典宏 刘一诺)1月22日6时许,云南昭通市镇雄县塘房镇凉水村发生山体滑坡,造成18户房屋被掩埋、47人失联。”

“1月25日晚,搜救工作结束,44名失联人员已全部搜救出来,均已遇难。 1月26日上午,云南举行深切哀悼镇雄山体滑坡灾害遇难同胞仪式。”

2

关于这次事故的原因,根据官方自己给出的回应,都是认为以自然灾害为主要因素的。只是在此之前有村民就怀疑过,可能是因为多年来有人在此地开采煤矿导致的原因。而对于村民的怀疑,许多国内的专业人员都给予了否定,表示因为还没有发现直接联系,所以“采煤活动不是触发此次滑坡的因素”

可是抛开最近发生的情况来看,煤矿问题其实是早在很久一段时间前就有村民因此而抱怨过的开采安全性问题,但都因为许多次都因为灾害问题并无煤矿有关联,或灾害问题不严重,而一直没有得到该有的关注:

“一位在安徽打工的凉水村村民通过文字告诉《凤凰周刊》记者,村后的山以前就发生过塌陷,‘当时塌陷的山没人居住,所以没人管’。2023年暑假,他曾去自家后山上打竹笋,‘山上到处是开裂的痕迹,但是大山里(的人)没有重视山体开裂一事,这边的人都习以为常了,以为不会垮的’。”

“2023年下旬,记者在镇雄县坪上镇发现运煤车辆来往不断,尘土到处飞扬,距离煤矿三公里左右,由于刚下过雨,路面上能看到一层黑色的煤泥,路边的庄稼和蔬菜也被煤灰染成了黑色,公路两旁的村子中还有不少泛着黑水的池塘,有村民告诉记者‘鸭子都不敢下水了’”

以及,就算一些时候不得不去注意一下这类问题,但据村民反应官方也处理的非常马虎:

“在采访中,镇雄县塘房镇打决(撅)沟的一位村民杨宇(化名)告诉《凤凰周刊》,他所在的村子距离本次事发地凉水村大概五公里。事发半年前,他就曾向政府提过山体裂开的情况——多年来挖煤导致村子地下挖空,大量山体开裂。 ‘山脚下有几百户人,还有学校,村里人心惶惶,但有的领导直接说用棉花和地膜把裂缝填起来。’该村民表示,反映情况有半年了,一直无人问津。”

最后,到了今年的1月22日,一场自然灾害发生了,这次煤矿的问题才能再一次显示在大众的视野中,即使此次事件目前并没有发现与煤矿有关的线索,但是一场灾害才把当地村民的这类始终未解决的困扰问题显露出来难道不本身就是一种不负责的态度吗?

当地开采煤矿的几处当地公司,这些资产阶级为了节省不必要的成本,而尽可能的不去重视那些安全规范或其它不良影响问题。还有则是控制着政府机构的资产阶级,也因为尽可能的避免将精力放在这些可以无视的“麻烦”上,就这样放任不管,除非一些问题它严重的牵连到自己的利益链条时,才会愿意看它一样。而归根到底,这二者都将资产阶级的阶级本性凸显的淋漓尽致,即都为了投机取巧而尽可能的避开一些支出来增添自己能分得的一份利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