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小果——官僚资产阶级下滋生的恶魔

广告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 上电报大群找真同志与真战友
https://t.me/longlivemarxleninmaoist
加井冈山机器人 Chingkang (@maoistQAIIbot) 为电报(纸飞机)好友,可获得大群发言
编者按
1、资本主义下的法治终究是为了统治阶级、为了老爷们所服务的,其内部的腐败、钱权交易正是因为资本主义体制所导致的。想要一个真正平等、争议的社会法制,那就不能只是法治,在法治的同时还需要有人治,但是这一切的基础都必须要在无产阶级专政下才能够极大程度避免贪腐、钱权交易等问题的出现。因此,想要实现真正的公平社会制度,就必须要实现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
2、资本主义下的黑帮特权事实上是官员们好用的手套之流,修正主义当权,人民就要遭二次罪,这不是说说的。就拿河南银行为案例,也是有的。
2019年,昆明“头号恶魔”、“死而复生”的孙小果,最终审判结果出炉了,毫无意外的死刑,这条消息一传出,立刻引起了广大社会舆论的热议,众人对此结果,纷纷拍手叫好,大呼:“恶有恶报!”。

相信很多人对孙小果,这个名字都不陌生,但是很少有人知道,当年,这位大恶人到底干了哪些丧尽天良的恶事?他究竟是如何“死而复生”的?

孙小果是地地道道的昆明人,1977年,他出生在一个警察世家,他的父亲陈跃、母亲孙鹤予,都是光荣的人民警察,父母从小对他就抱以厚望,希望他可以成为祖国的栋梁之材,看着这个可爱的婴童,在场所有人都不曾想到,他将成为大家口中的“恶魔”。
“只要小果不犯法,我都能帮着摆平”。

难道警察的身份,真的这么管用吗?说起来,在当时那个年代,警察的身份是真的很好用,更何况,孙鹤予离婚后,又嫁给位高权重的公安局副局长李桥忠,如此看来,孙鹤予还真能帮助孙小果解决一切问题,甚至就算是犯罪,她也能解决!

正是因为这种纵容,让孙小果变得愈发嚣张暴虐,李桥忠深知,孙鹤予有多在意这个儿子,所以,每次孙小果惹祸,李桥忠都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有时候,他还会动用自己的关系帮忙摆平。

有了母亲和继父在后面撑腰,孙小果已经不满足在学校称霸,很快,他就成为了这片区域的“小霸王”,附近孩子都被孙小果欺负过,但他们都忌惮李桥忠的威势,他们的家长,也都是敢怒不敢言。

在母亲孙鹤予的关照下,孙小果顺利进入了武警学校,说起来,学校的教育根本就没有让他认识到暴力的危害,反而让他变得愈发“变态”,只要是他孙小果看不顺眼的人,他都要动手教训一番。

1994年,这一年,孙小果十七岁,却已经正式拉开了他违法犯罪的序幕。10月16日,孙小果和往常一样,与一群狐朋狗友酒足饭饱后,就开着一辆警车在外面闲逛。。

在这帮兄弟眼中,孙小果无所不能,警车说开就开,打架欺负人更是家常便饭,所以,这帮年轻人都服孙小果,并且把他当成自己的老大。

当警车行驶到环城南路时,孙小果看到两个特别漂亮的女孩子,由于酒精的作用,他竟然对这两名女子产生了邪念。

这两个女孩子正在逛街,她们丝毫没有意识到危险的临近,就在这时,孙小果驾驶着警车拦住了两人的去路,车上下来几人,二话不说,就把她俩掳上了警车。

要知道,这可是位于闹市区,路人们虽然看到了这一幕,但是警车却给孙小果众人,一个天然的掩护身份。

当时,大家都觉得是警察在办案,所以,并没有人阻拦他们,就这样,这两个女孩被孙小果带到了郊外,在几名壮汉的挟持下,她们根本没有反抗之力,只能任由他们侮辱,当孙小果第一个“品尝”完后,剩下几人就轮番上阵,对这两个女孩实施了强暴。

后来,这群人的禽兽行为曝光以后,立刻引起了民众们的极度愤慨,李桥忠眼看这件事捂不住了,只能选择“秉公处理”,然而,在孙鹤予的一番运作下,孙小果最终仅被判处了两年有期徒刑。

孙小果受到了法律的制裁,只是,这个制裁显得特别的“儿戏”,而且孙小果在监狱里,他也是被“特殊优待”的那一个,更何况,因为他家里的权势,孙小果更是表面上装装样子,在监狱里待了不到一天,他就出来了。

那么,经历了这件事之后,孙小果会不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呢?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当时,酒劲过后,孙小果看到眼前的女孩,心里特别的害怕,但他又想到自己的母亲和继父,孙小果心里面又有一些底气。

他马上回家,把这件事告诉父母以后,李桥忠、孙鹤予勃然大怒,但毕竟这是自己的儿子。孙鹤予还是得帮着解决。

当然,她又用了原来那一套办法,那就是“威逼利诱”,孙鹤予先是通过手段,取得了被害人家属的谅解,然后又利用法院的关系,帮着儿子减罪。

从那以后,孙小果是彻底明白,原来自己家人真的是“神通广大”,这也让孙小果对法律愈发漠视。

此时,在他心里根本就没有一点道德底线可言,只要是他看上的女人,孙小果一定要弄到手,就算是强奸也在所不惜,毕竟,母亲会帮着他解决一切麻烦。

1997年,孙小果变本加厉,他在短短两个月时间里,他至少强奸了五名大学生,而且还包括了轮奸。

同年七月,孙小果又多次殴打他人,受害者身心受到了重创,最严重的一个人,手指被残忍折断,头部多处缝针。

从那时开始,在昆明,孙小果的恶名,已经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但这些对于他来说,只能说都是小事一件,一直到11月5日,孙小果干下了一件轰动全国的大案。

这一天晚上,原本是孙小果与前女友的现任男友,一起约战的日子,他已经准备好“教训”一下两人,但没有想到,他俩根本就没来,这可把孙小果气坏了。

于是,孙小果就召集一帮小弟去找人,结果,这两人早就听到风声躲起来了,说来也巧,孙小果没找到前女友张亭,却找到了她的表姐张苑。

当时,张苑和一位女生一起逛街,孙小果赶到以后,对着张苑就是一顿毒打,发泄完之后,孙小果还是不解气,于是,他就恶从胆边生,拿起一旁的牙签,残忍的插入张苑的手指和乳房,紧接着,他又用烟头开始折磨她。

张苑大哭着求饶,但孙小果却不为所动,此时此刻,他正沉迷于这种折磨人的快感当中,这还不算完,孙小果几人又把张苑的嘴,狠狠地抵在桌子的边沿,然后用力击打张苑的后脑,一时间,血沫横飞,场面变得极度血腥。

张苑也因为疼痛而昏迷了过去,但孙小果依然不肯放过她,先是用酒、用尿把人浇醒,然后继续开始折磨,就这样过去了七八个小时,直到张苑彻底失去了意识,孙小果等人才扬长而去。

张苑被送去医院后,经过了数个小时的抢救,才脱离了危险期,由于她的头部遭受了重创,这也让张苑一度失忆,甚至还失去了说话的能力。

在张苑很小的时候,她的母亲就去世了,是父亲含辛茹苦把她养大,看到女儿的惨状,父亲的内心犹如刀绞一般,但他只是一个普通老百姓,就算他知道凶手是孙小果,他也不敢声张,因为这个时候,孙小果的妈妈,早已经登门威胁他们了。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孙鹤予因为在孙小果强奸案中,她的徇私舞弊被双规,最终被判处了五年的有期徒刑,他的继父李桥忠也被撤职,孙小果两大保护伞倒台,让他彻底慌了神。

1998年,孙小果被依法判了死刑,孙小果不服,他要求上诉,当然,二审也是维持原判,看到这里,大家或许会说,既然孙小果已经被判了死刑,他为何会“死而复生”呢?而且孙小果的父母都倒台了,又是谁在保护他呢?

在1998年 ,孙小果被判了死刑之后,结果不知道什么原因,后来孙小果的死刑,竟然被改成了死缓。

在之后,孙小果这起案件,又再次被重新审理,这一次更加离谱了,竟然只判了他20年的有期徒刑,由此可见,虽然孙小果的父母倒台了,但他背后,却还是有着其它的保护伞。

孙小果虽然被判了刑,但他的父母,却还是帮着他到处运作,虽然他们手中已经没有了权力,但是却还是有着不少的关系,更加重要的是,他们的手里有钱,可以救孙小果。

最终,经过一番运作,孙小果20年的有期徒刑,竟然又被减刑到了13年,而且在2010年的时候,他就已经出狱了。

原本,大家都以为,这一次孙小果踏踏实实做了13年的大牢,他出狱后会有所收敛,然而,孙小果却仍然是那个邪恶分子,他仍然没有改过自新。

孙小果作为一个罪行累累的前科犯,他在出狱后,利用家里的钱和关系,很快,他就成为了一个夜店老板,而且在他的夜店里,也是聚集了一批的小流氓。

当时,孙小果时刻准备着东山再起,而且他还给自己改了一个名字,叫李林宸,在2010年孙小果出狱后,他就一直用李林宸这个名字活动在社会上,不仅开了夜店,而且还开了娱乐公司、餐饮公司,可谓是混得风生水起。

当然,大家其实也都知道,所谓的李林宸,就是孙小果,只是,大家都拿他没办法,都不敢惹怒他。

一直到这一天,突然发生了一件事。2019年,中央开展了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行动,当时,孙小果依然是昆明最有名的恶霸,所以,孙小果的涉黑性质团伙,也是被一网打尽。

办案人员在调查孙小果过往资料的时候,发现他从17岁开始,就犯下了累累罪行,结果他不仅从死刑变成了13年有期徒刑,而且在出狱后,仍然是无法无天,在昆明继续做着伤天害理的事情。

于是,当时全国扫黑的负责人,马上安排下来,成立了一个专门的办案小组,专门用来调查孙小果这件事,一定要还老百姓一个公道。

最终,在2019年,原本在20年前,就应该被执行枪决的孙小果,终于被再次判了死刑,当然,这一次,孙小果不可能再有人保护他了,所以,在2020年2月,随着一声枪响,这个恶贯满盈的恶魔,也终于是被彻底打入了十八层地狱。
在这件案件中,孙小果的罪行不仅引人痛心,更深刻地揭示了资本主义体系中权力的腐败、特权的肆虐以及社会阶级的不平等。这事件是对资本主义底层弊病的一次残酷展示,彰显了金钱对法治的腐蚀和对普通人的深刻冲击。

孙小果依仗家庭背景的金钱和权势,竟然能够在监狱中享受“特殊优待”,刑期频繁减少,这不是法治的真实体现,而是财富和社会地位对司法公正的彻底颠覆。资本主义标榜的法治和平等在这一刻被打破,唯有金钱才能在法律面前说话,贫富差距愈发扩大。

更为令人震惊的是,孙小果在出狱后并未反省悔改,反而更加嚣张,这暴露了资本主义体系对罪犯的纵容。权势和金钱成为逃脱法律制裁的通行证,而那些无助的受害者则在这不公平的制度下遭受二次伤害。这反映了资本主义对罪犯的惯性纵容,其结果是对社会正义的一次次践踏。在2019年昆明案件中,孙小果的罪行不仅引人痛心,更深刻地揭示了资本主义体系中权力的腐败、特权的肆虐以及社会阶级的不平等。这事件是对资本主义底层弊病的一次残酷展示,彰显了金钱对法治的腐蚀和对普通人的深刻冲击。

孙小果依仗家庭背景的金钱和权势,竟然能够在监狱中享受“特殊优待”,刑期频繁减少,这不是法治的真实体现,而是财富和社会地位对司法公正的彻底颠覆。资本主义标榜的法治和平等在这一刻被打破,唯有金钱才能在法律面前说话,贫富差距愈发扩大。

更为令人震惊的是,孙小果在出狱后并未反省悔改,反而更加嚣张,这暴露了资本主义体系对罪犯的纵容。权势和金钱成为逃脱法律制裁的通行证,而那些无助的受害者则在这不公平的制度下遭受二次伤害。这反映了资本主义对罪犯的惯性纵容,其结果是对社会正义的一次次践踏。
这一案件深刻揭示了资本主义社会中金权交易、特权阶层的腐化,以及对法治的严重践踏。资本主义并非为广大人民谋福祉,而是成就了一小撮人的暴虐行径。社会正义被抛之脑后,而金权至上的道德沦丧成为统治基调,唤起我们对更为公正社会制度的迫切渴望,一个能够真正维护法治、平等和正义的制度的诉求愈发强烈。

1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