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为“扣帽子”——论有依据的批评和无端指责

广告 ☭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 ☭ 上电报大群找真同志与真战友
https://t.me/longlivemarxleninmaoist
加井冈山机器人 Chingkang(@maoistQAIIbot) 为电报(纸飞机)好友,可获得大群发言权

编者按:
1.键政时难免遇到这种情况,在如文中所说的分清之外也要认识到有时候争论是没有用的,扣帽子是不会停止的,不如把这些时间拿来学习或者和认可的同志讨论问题。
2. 互联网上进行舆论斗争时难免遇到无意义的撒泼打滚。快速地辨认出对方有无交流的意愿,节省自己的时间是必备的技巧

在“泛左翼”圈子的交流中一直存在着这样一种现象:当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某些观点提出批评的时候,就一定有人跳出来说“不要扣帽子”。而把一切批评都看成扣帽子的人,最后没有分析出斗争双方谁是更有道理的,只得出一个抽象的结论“就是两个人在互相指责而已”,也没有给自己带来任何进步。笔者认为,泛左翼的朋友们如果想要进步,就要在通过学习打好自己的理论基础的同时,正确认识到“何为扣帽子”,避免将时间浪费在无意义的争论中。

那么,什么算是“扣帽子”的行为呢?笔者认为有两种情况,这第一种,就是没有任何依据就下结论,比如最近在电报上有一些左倾机会主义者,因为uaw(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是一个工联主义的工会,于是他们就扩大化地将所有美国的汽车工人都打为“工人贵族”,并且,还要把所有不认同他们这种理论的人都打为“反革命”。这种无依据就下结论、“先打倒再论证”的行为,就是一种典型的扣帽子行为。

而第二种扣帽子行为,则是身份政治和血统论的行为,比如文革时期出现过的反动谬论“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认为地主、小资产阶级家庭出身的青年学生没办法成为革命派,毛主席和“四人杰”曾明确反对这种血统论、身份政治。在今天泛左翼群体中也出现了“我是工人,所以一定比你们这些脱产学生更革命,所以你们对我的批评都是不合理的,是教条主义”之类的身份政治。这种不以事实出发看谁对谁错,不讲道理而是用身份压人的行为,也同样是扣帽子。

那么,怎样的批评不是扣帽子行为呢?最近在电报上发生的与说“美国汽车工人都是工贵”的左倾机会主义者的争论中,就有一批同志摆事实、讲道理,有力地驳斥了他们将uaw的组织与美国工人混为一谈的谬论,坚持唯物辩证法的世界观,将uaw的上层组织者和美国汽车工人一分为二地看待,“承认uaw是一个为了限制工人斗争的白色工会,但是不能因此否认美国工人的斗争,将美国工人都打成工贵,忽视了最重要的一点:资产阶级能进行这样的妥协,正是因为美国工人的斗争。”有理有据地反驳了左倾机会主义的谬论。而在这种时候,这些左倾机会主义者只能撒泼打滚,不断给这些同志扣上“反革命”的帽子,同时反咬一口,把同志们对他们有依据的批评污蔑为“扣帽子”。

唯物辩证法告诉我们:矛盾是普遍的。因此,朋友们在交流过程中出现分歧,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同时矛盾又是复杂的,在这些分歧中,除了一方正确一方错误,还有双方都有错误的,“用一种谬误反对另一种谬误”,还有双方都是革命的,只是因为一些小误解产生矛盾的。要分清这各种各样复杂的矛盾,就要求我们擦亮眼睛,不能将所有批评都看成扣帽子,分清谁的批评有依据、谁的批评没有依据、谁的观点是从事实出发、谁的观点是凭空捏造,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在斗争中团结到同志,才能分清形形色色的机会主义思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