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驳血统论——要对一切错误思想进行坚决肃清.

广告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 上电报大群找真同志与真战友
https://t.me/longlivemarxleninmaoist
加井冈山机器人 Chingkang (@maoistQAIIbot) 为电报(纸飞机)好友,可获得大群发言权
血统论究竟是什么货色?这个问题不具体、正确的阐述,对革命队伍的建设是不利的。接下来,我将从历史和当下分两方面来进行阐述。

在上个世纪一场伟大的社会运动中,有这么一帮人,打着红旗却喊出了“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的口号,使得血统论在一定时间内席卷了全国。由于翻了案的走资派运用历史虚无主义,将那段历史套上了一层纱布,让外面的人只知道有这么个东西,但看不清里面是什么。这句口号被当成是“文化革命的错误之一”,并彰显出了“那时候人的疯狂”,是“四人帮的手笔”,“造反派的罪孽”,“毛主席的失误”。

那么事实真的如此吗?就让我们揭开这层纱布——这块特色的遮羞布吧!这个口号最早是在1966年6月起源于北京大学附属中学的对联:上联:老子英雄儿好汉;下联:老子反动儿混蛋;横批:基本如此。在7月底、8月初广泛传开,并形成了对联歌等形式进一步传播,歌词如下:

老子英雄儿好汉,

老子反动儿混蛋。

要是革命你就站过来, 要是不革命,滚他妈的蛋!

(呼口号)要是不革命 就造他妈的反 就滚他妈的蛋!

但是,所谓“大恶人”四人帮又怎么评价它呢?关锋(中央文革小组成员)和张春桥是这样回答的,如下

关锋说:“口号我觉得不是这样提好。‘老子英雄儿好汉’不全面,容易起副作用…‘老子反动儿混蛋’这样提不策略,不利于我们争取可以争取的人。

此外,8月6日,“中央文革小组”成员陈伯达、江青等人在北京天桥剧场接见红卫兵时,表示赞成他们这种阶级路线分明的做法,但建议将对联改为:

上联:父母革命儿接班;下联:父母反动儿造反(一说:父母反动儿背叛);横批:理应如此

其中,“反革命集团的首要分子”江青同志补充道:“那种(指原来的对联)封建术语不能代表新的思想”。

但是,在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的推动下,旧对联还是广泛传播:

8月12日,北京工业大学学生谭力夫与刘京合写大字报《从对联谈起》,为原版对联叫好。8月20日,谭力夫在其所在的北京工业大学的学生辩论会上,就如何对待工作组作了长篇发言,将维护以对联为代表的血统论、维护工作组和维护老干部连为一体,而此次讲话的内容也在全国范围内迅速流传,在社会上产生了广泛震动。

这里贴出谭力夫的逆天讲话,让同志们看看到底是什么货色:

“我看少奇同志讲得对,只有我们下台让他们上台。 ”

“有人对黑帮不恨,……可是,对工作组,对一些老革命同志,却恨之入骨。对斗工作组比斗黑帮还带劲。知道哪一个干部犯了错误,就高兴得不得了,大有雀跃之势。看着共产党的干部犯错,你高兴什么? !他妈的! (有人喊 :骂得好!热烈鼓掌)” “反正权力还在手,我就敢骂人。骂完了,我挺着肚子,像个无产阶级的样子下台。下台也不能软骨头,不能像狗熊一样,不能给无产阶级丢脸! (热烈掌声)”

“我看只有工农革干子弟有这个胆量,有这个本事,你们其他人谁敢? (热烈鼓掌)看来还是‘老子英雄儿好汉’。 (群众 :老子反动儿混蛋,基本如此!热烈鼓掌)”

再看看他在“之后”的待遇:

1989年7月自北京大学法律系函授毕业。1996年2月,被国务院定为享受政府特殊津贴的有突出贡献的文化行政管理专家。他是高级工程师。1994年4月,任北京图书馆党委书记兼常务副馆长。1996年7月,任文化部办公厅主任。1997年10月到2003年9月,任故宫博物院党委书记兼副院长

不言而喻,一目了然。

随后,中央部分领导人对谭力夫的讲话做出了指示,例如周恩来和毛泽东:

谭力夫讲话是典型的形‘左’实右得很

——周恩来1966.10.9

学生有些出身不大好的,难道我们都出身好吗?出身不由己,道路可选择!

——毛泽东1966.10.24

中央的批评和指示引起了风向的变化和这搓人的警觉。新版“鬼见愁”对联歌在“造反派红卫兵”中流传,其中前两句按照江青等人先前的建议做了更改。同时,臭名昭著的“联动”(首都中学红卫兵联合行动委员会)组织于1966年11月27日,一批以血统论为主要思想基础的革命干部子弟在北京大学附中秘密策划成立,之后被镇压。这帮人有了个统一的名字——“保皇派”。

保皇派的动机是什么呢?原来,这帮人大多(或者说几乎都是)是“红二代”,是“高干子弟”(这里没有说高干子弟就不行,就不好,而是对其动机进行说明)。在刚开始他们支持文革,但文革的烈火慢慢烧到了他们父母身上,于是他们就大肆宣扬“血统论”来保护自己。上文谭力夫讲话中

“有人对黑帮不恨,……可是,对工作组,对一些老革命同志,却恨之入骨。对斗工作组比斗黑帮还带劲。知道哪一个干部犯了错误,就高兴得不得了,大有雀跃之势。看着共产党的干部犯错,你高兴什么? !他妈的!”也证明了这一点。

当下现实——在革命队伍中该怎么办?

我们之所以要批驳血统论,就是为了更好地建设革命队伍。那么,在革命队伍中我们又该具体怎么办,才能肃清血统论的毒瘤呢?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实践早已经给出了答案:

做法的纲领是:(1)有成分论(2)不唯成分论(3)重在表现

下面来进行逐条解释。首先是有成分论。我们讲要批倒血统论,不是不承认家庭对个人的影响。诚然,家庭对个人一定是有影响的,这同样是社会关系的一种。不承认这一点就不是马克思主义,就不是唯物主义。这就是我们讲的“有成分论”。

那么不唯成分论呢?诚然,家庭对个人有影响,但这是不是主要影响呢?显然不是的。家庭影响远远比不上社会影响,家庭影响是社会影响的一部分。你想一想,在你幼儿园、小学的时候,是更听老师的话,还是更听家长的话呢?反正笔者是更听老师的话,大多数人也都是如此。能够简单的通过家庭来判定一个人吗?显然不是的,如果那样,人就应该是“家庭关系的总和”,而不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再者,家庭影响、社会影响,这些都是外因。人是有自己的主观能动性的,能自己选择自己的道路。不承认这一点,就是机械唯物主义的表现。并且,这些论点都是有现实论据加以反驳的。如果说只论出身,恩格斯行吗?他的父亲是老弗里得里希是工厂主,虔敬派基督徒,带有普鲁士贵族血统。照唯成分论的观点那简直就是反革命分子,是反动派,应该搞批斗大会批斗他了。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但就这一条已经足够,这里不再一一举例。

最重要的是最后一条,就是重在表现,这是我们判断一个同志好还是坏的根本依据。毛主席曾在“关于划阶级问题的指示”中这样指出:“阶级成分和本人表现要区别,主要是本人表现。划阶级主要是把坏分子清出来”,并且这样说:“问题是你站在原来出身的那个阶级立场上,还是站在改变了的阶级立场上”。没错,我们在判断一个人的时候,就是要重在表现。当看一个人是什么阶级,也是要看他个人的表现,而不是看他老子的表现。当我们在革命队伍中判断一个人的好坏,或者是在选择领导者的时候,也要遵循“重在表现这个原则。不能因为他是工农出身,表现不好也选他;也不能因为他是资产阶级出身,表现再好也不选他,这都是与马列毛主义,与唯物主义相违背的,我们要坚决杜绝这种思想。

这就是血统论的全部意义——一个极其错误的、封建式的思想。

1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