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谈反黑浪潮——莫让民族主义冲淡阶级矛盾

广告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 上电报大群找真同志与真战友
https://t.me/longlivemarxleninmaoist
加井冈山机器人 Chingkang (@maoistQAIIbot) 为电报(纸飞机)好友,可获得大群发言权

编者按:
1.经济下行压力下,河蟹国内各种矛盾正在加速爆发,无论是反黑浪潮还是女权运动都是其反映。河蟹乐于见到阶级矛盾被其他矛盾掩盖,泛左翼力量应该反其道而行,指出阶级矛盾才是河蟹当前主要矛盾。随着世界交往和经济交流的紧密,势必越来越多黑人来到中国,在条件允许时,我们应当团结他们中的无产阶级,向其灌输马列毛主义,为世界革命埋下火种。
2.中国互联网上的反黑浪潮,是中国资产阶级媒体挑动被残酷剥削的群众所致。比如学生们高考竞争压力很大,媒体就鼓吹国外留学生受到的优待;社会失业率高工资低,媒体就声称非法滞留的国外人员如何游手好闲不劳而获。 正如文中所分析的,尽管这些挑拨的媒体看似在揭露社会问题,实则是将阶级矛盾转移为民族矛盾。 马列毛主义者应当坚持以阶级视角分析问题,戳破资产阶级的谎言,团结全世界无产阶级对抗共同的敌人。
3.黑人问题是切实存在的,也就是所谓的民族矛盾。民族矛盾是需要正视且解决的,不能用一句“这是资产阶级转移矛盾的方法就掩盖过去”。我们反对的是把民族矛盾这个次要矛盾扩大化为主要矛盾,而不是否认民族矛盾。

近日,在简中网里时常有歧视黑人、侮辱黑人的声音,相关热点在河蟹各大社交媒体热搜榜上居高不下。河蟹里有人把自己的ID改为例如“佛罗里达州警长”、“两秒清空弹匣”等一系列歧视黑人的昵称。引来大量的人竞相模仿。同时,一些河蟹国的女性在社交媒体上发文,表达绝不与黑人通婚的观点,许多人支持称赞,好不热闹。然而在这些看似爱国、保卫河蟹民族血脉的言论下,却显露出一种民族主义的狂热气氛。

黑人问题,在河蟹国内也算是经常讨论的热点问题。最开始是广州市,由于对外贸易活动频繁,经济活动繁荣,吸引了一大批来自非洲、南美洲的黑人到广州谋生,由于目前河蟹政府对于非法入境、非法滞留的黑人并未采取强制遣返的的措施,广州黑人里很大一部分群体是属于黑户,他们在广州寻找工作、上学甚至与河蟹人组成家庭,想要在广州永久定居。近些年,由于国内经济不振,河蟹人生活压力巨大。河蟹国的本国人民生育意愿低迷,短短6年出生人口数量下降一半。人口自然增长率已排世界倒数前五水平,堪称奇迹。河蟹国年轻人也是对组建婚姻家庭望洋兴叹。而这次反黑浪潮的导火索,与最近社交媒体上突然涌现黑人对河蟹国人的一些情感、伦理问题有很大关系,随着讨论的进行,黑人破坏社会秩序、践踏法律、加上河蟹政府在某些方面无条件优待黑人的崇洋媚外的做法等等问题引起河蟹人不满,逐渐在全网引起对黑人的讨伐。

反黑浪潮的突然兴起,让我们不禁反思,河蟹不是一直倡导友好合作和谐共处,一直对外国友人持有好开放的态度吗?怎么国内舆情却是这样的?我们要看到,群众表面上表达的其实仅仅是对黑人的歧视,对黑人在河蟹国享受特权,破坏秩序,甚至践踏河蟹法律的行为表达不满。面对人民的群情激愤,却没一家喉舌出来引导群众,消解群众的戾气,反而直接选择压热搜、进行舆论管制。其实在了解到河蟹修正主义政权的实质后,这其实也很好解释。由于河蟹国内经济危机日益严重,阶级矛盾不断激化,河蟹国的统治阶级十分慌张。一方面,在国内用“下大棋”“稳中向好”的谎言欺骗群众,另一方面,疯狂宣传民族主义,将反美情绪引导至整个社会,相当一部分群众有着民粹倾向。向我们可以看到,在这起反黑浪潮中,最多的言论就是要把黑人赶回他们的国家,要严惩破坏社会秩序的黑人。可是我们要明白为什么广州的非法留居广州的黑人如此之多?为什么他们能在中国能享有一定特权?一个,当地政府入境监管和法律惩治没有到位,这是河蟹当地政府对群众的不负责;再一个,广州的产业发达,需要大量的劳动人口,大部分黑人工价低,企业雇佣黑人可以节省成本;第三,部分党政人员缺少自信力,在外来人种面前总是一副奴颜媚骨的形象,对他们特别优待,甚至在他们僭越河蟹法律时也只是敷衍,不进行深究。总而言之,就是河蟹政府在抛弃毛泽东思想伟大革命旗帜、步入资产阶级复辟的深渊后,它们的政府不再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政府,它们软弱,对外来人尤其是外国大资产阶级奴颜屈膝,出卖国家的资源和利益。而对河蟹的人民进行剥削和压迫。我们要警惕,河蟹政府不发声是为了民族矛盾转嫁国内的阶级矛盾。

“我看到从亚洲、非洲与拉丁美洲来的朋友我就高兴,我感到平等。黑非洲人的皮肤颜色同我们不一样,是漆黑的,但我见到他们,仔细看他们,觉得他们真美,皮肤黑得发亮,我们就像兄弟一样。” 毛主席如是说。我们看到,毛主席对于来自第三世界的革命人民是热情的。我们也一样,对于来到我们国家,积极参与劳动,为自己幸福生活努力的外国人民,我们应当是欢迎的。他们中的大部分是我们的无产阶级兄弟,是我们团结世界人民的对象。而另外一些外国人,他们来到中国只是为了享受某些地方政府给予的外种人优待,挑战我们的社会公俗,破坏我们的社会秩序,那么不管白种人、黄种人还是黑种人,我们都应该抵制。更重要的是,我们要保持头脑清醒,引导群众跳脱出河蟹高层企图要用民族主义洗脑群众的陷阱,在确保安全的情况下揭穿他们用民族矛盾掩盖阶级矛盾的丑恶行径,减少无产阶级之间的内耗。

马列毛主义万岁!全世界人民大团结万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