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网游联盟”:堂吉诃德式的绝望反击

广告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 上电报大群找真同志与真战友

https://t.me/longlivemarxleninmaoist

加井冈山机器人 Chingkang (@maoistQAIIbot) 为电报(纸飞机)好友,可获得大群发言权

编者按
1、根本原因是什么?资本对人的物化,对劳动的异化。在反网游这一活动中,父母子女双方都是资本主义下被迫害的对象。我们的工人阶级由于越来越漫长的劳动时间,以及日益消减的工资,都不得不减少在子女教育上的支出以满足基本的生存标准。而资本对劳动的异化让现在的劳动者愈发厌恶劳动,劳动不再是实现人生自我价值的工具,但是这种需求却还在,对于人际交往的渴求还在。游戏是现实的虚拟沙盘,从其职能意义上来说,他对人的教育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与其说现在的年轻人沉迷于网游,不如说因为自始至终我们的基本诉求都没有消失,维系自己生存的必要情感需要也没有降低。不解决资本主义的一天,不解决资本的“两化”的一天,这个问题都不会被解决。(2)
2、中修搞了一套“防沉迷”系统表面上是为了防止未成年沉迷游戏实质是为资本主义社会经济基础下的社会原子化在学生的过度表现导致对资本利益产生不好的影响从而要求颁布的,学生被高压的学业环境下严重缺乏精神上的满足,通过游戏能够快速得获得精神补充,这也导致学生非常依赖游戏,加上游戏本身也有资本家搞的各种诱惑导致很多学生去充钱,这导致家庭矛盾也变得更多,家长的投诉也导致游戏产生很多负面新闻从而影响收益于是干脆就把未成年人拒之门外,但客观的空虚也逼迫学生刷各种花招玩到游戏,所以只有消灭资本主义才不需被迫幻想自己为异世界的主角。(2)
3、青少年过度沉迷网络游戏在于娱乐活动的匮乏,在成长期间缺少亲近的人的陪伴。所谓的“问题少年”,其最大问题不是沉迷网络游戏——这只是一个果。这不是个别家庭单独的问题,也不是反网游联盟这样的团体能解决的问题。(3)

笔者最近看到了一篇关于反网游联盟的深度报道,链接如下。这个团体有很多值得探讨的地方,它的成立和发展也的确能折射出现代资本主义的很多方面。

”反网游联盟“是由一批感到子女被网络游戏毒害的家长所组成的,最直接也是最根本的诉求就是要求腾讯等公司”关闭游戏“,如此一来中国的青少年就可以回到好好读书、长大、找工作、成家的正轨上来了。

对此比较流行的批判观点是,网游只不过是导火索,孩子沉迷游戏的根源在于,家长对于教育没有投入足够精力,或由于过于落后的教育观念,反而在错误的方向投入了太多精力。总结来说,这些家长不能正确教育孩子已经属于是”前现代“了,现在又敢公然反对网游这一现代文明的丰硕果实,更是罪上加罪。

当然,这种观点也不能说有事实性错误,因为这些家长的教育理念和方式的确很有可能是比较粗放的,动辄打骂、渗透到日常生活方方面面的打压、缺少心灵沟通等等,甚至会将孩子送到豫章书院这样集中营似的地方,这会对还在成长的心灵造成不可磨灭的伤害。本文无意为这类教育方法辩护。

不过我们可以从更马克思主义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这些家长普遍是经济状况不佳的工人、农民、小业主,对于这些家长而言,大概率面临着”搬起砖就没办法抱你,放下砖就没办法养你“的困境。北上广深这种大城市周围有很多卫星城,大量外来务工者在这种卫星城有一个小家,但一家人只能在周末稍微团聚一下。等到孩子要上初中了,学籍问题解决不了,父母中的一方(通常是妈妈)就要陪孩子返回原籍读书。可以看到,大城市是如何极致压缩工人阶级劳动力再生产的成本的,又是如何巧妙地将一家人中的一部分踢回原籍,来避免承担后续的成本的。

对于孩子而言,很可能整个童年和少年时期,与父母都是聚少离多。这本身就对成长非常不利,如果家长又想上文描述的那样秉持一种落后的教育方法,这个孩子的成长道路就可以说”异常“艰难了(之所以要打引号,是因为这可能反而是一种比较“正常”的状态)。他们接受的教育也乏善可陈,与其说是学校,不如说是托管所。孩子耳濡目染,看到父辈的人生是如此辛劳,长大一点也会发现自己的未来也是如此灰暗,沉迷网游也是可以理解的了。毕竟他们也没有什么更易得的快感获取方式了,什么舞会、滑雪都不是给他们准备的。

而在更高的层面,这就是一种阶级的再生产。对于现代资本主义而言,问题不仅仅在于如何让人接受剥削,也在于如何让人领会到接受剥削是唯一的出路。也就是说,既有暴力压迫的因素,也有灌输同意的因素。这样成长起来的孩子,会极其深刻地体会到自己是被这个社会所排斥的,自己在成长过程中的确也没学到什么东西,因此去打螺丝也是天经地义。而他们有了孩子,要么是放养,这样当然难以竞争过更高阶层的孩子;要么他们决定抓一抓教育,但他们唯一认识到并且有能力实施的很可能是错误的方法,最后也很难使孩子向自信健康的方向改变。

因此,网游只是阶级再生产链条上的一环,关闭网游也不会造成什么实质影响。更重要的是改变这个压迫人的生产关系,否则它还是会通过各种方式生产出它所需的受压迫者。而如果我们认同这一点,那么就应该动起来,尽量减少沉迷于快餐娱乐的时间,将精力投入到更有意义的事情上,至少应该有利于个人身体健康和知识的增长,更进一步应当促进社会主义运动的发展。否则从根本上,就还是那种“因为共产主义一定会到来,所以我们躺着等它来就好”的中特逻辑。

1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