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勇士为爱翻墙,不只需要讨个说法

广告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 上电报大群找真同志与真战友

加井冈山机器人 Chingkang (@maoistQAIIbot) 为电报(纸飞机)好友,可获得大群发言权

中修鼓吹性别矛盾,以此掩盖阶级矛盾。向王佳颖同学开炮的时候不要忘了对中修开炮。

这是一个政治色彩看起来并不浓郁的新闻,但只是看起来如此。政治就是研究人与人的关系的学问,任何与人民息息相关的事情都应该算入其中。更何况这种事情距离我们并不遥远,我们可以从中看到很多信息,不止性别矛盾,还有中修竭力宣传的虚伪婚姻观。
一说到谈恋爱,结婚,生孩子的问题,人民就有一种反感,其原因无外乎经济压力太大,乱七八糟的事情太多。我们无不悲观地看到,现实生活中的爱情和人民想象中的爱情似乎不是一种东西,一直以来灌输的对爱情的美好幻想不存在于世界上。更为残忍的是,这都是真实存在的,每个人都会遇到的问题。那我们应该如何面对?
中修有话要说。在中修眼里,爱情和婚姻应该是这样的:妻子和丈夫(或者女朋友男朋友)应该安分守己(不管怎么剥削都毫无怨言不会反抗),终日劳动(创造很多可以被剥削的价值),乐于消费(坦然面对二次剥削),贷款买房(这点很重要,贷款能促进经济,还不换得起中修是不管的)并对30年的贷款毫无怨言,最好有很多孩子(这样在已经固化的阶层之中就会多出来很多廉价劳动力),赡养父母不重要(因为老人不创造价值,不过能赚一笔医疗费是完全乐意的),对国家机器唯命是从(这样就有机会听他们讲的那些鬼话,像“中华民族之伟大复兴”之类的,然后干劲满满,投入被剥削之中)。
但是这些中修对于婚姻的期望完全没有包含爱情的成分,言外之意是这样的,离婚其实完全可以接受,有人受剥削,有人贷款买房就行,至于什么结婚离婚,爱情之类的,只是为了社会稳定而已,毕竟稳定的家庭有利于消磨人的斗志。
再回头来看山东服装职业学院的事情,理解起来就容易许多:快节奏的找男女朋友无疑有利于消费,就像王佳颖同学,这位不苦逼的公民,通过快速转换男朋友实现了高强度的消费,消费倒逼了剥削劳动,毕竟不可能钱生钱,1v5的那位勇士正是如此,通过高强度的劳动供养王佳颖同学。我们看到了极其不符合社会道德的事件,但是在这场事件的上半场中,双方的行为却十分符合中国修正主义黑帮集团的道德。
原理很简单,各大平台一直宣扬的“小仙女”“女神节”,正是中修一手放任的“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德”,其本质是多消费,多沉湎于声色犬马,多信仰小资产阶级虚无缥缈的爱情观婚姻观,我们的王佳颖同学正是这种“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德”的杰出代表。她的世界观是怎么样的呢?她认为女孩子有“恋爱自由”,女孩子应该对自己好一点,女孩子有暧昧对象是正常的,女孩子的情感需要是必须被尊重的。她的意见和中修的道德观不谋而合,”恋爱自由“指的是资产阶级口吻中的自由,是女孩子快节奏恋爱快节奏转换对象以实现高强度消费的自由,是可以对保守的旧道德宣战的自由(听听,这多进步啊),是可以把爱情转化为半公开卖淫的自由(有钱有相貌就可以大张其双腿)。“对自己好一点”指的是大把大把地消费,超出自己能力的奢侈品消费,是对于换男友的合理借口(形如“无法让女孩子用到高档化妆品的男友都应该分手”),是情感上变成孤儿的先决条件(动不动就抑郁症,如丧考妣)。“暧昧对象”指的是在与一位男友或者丈夫进行金钱与肉体上的交流的同时可以与另一位男友或者丈夫暧昧,这样分手的时候就可以无CD进入下一位,无形中的竞争关系还可以刺激好胜心。“情感需要被尊重”指的是任何人都没有权利对这种生活方式指手画脚,因为这是她们的自由。
看看,多么纯粹的中修道德观,他们正乐意见到无数的男女在分手与恋爱中翻滚!因为这些事情可以让人忘却生活的苦难,忘却河南郑州富士康工人的悲剧,忘却疫情冲突,忘却国美公然挑衅劳动法,忘却因中修而死去的那些人。青年在考虑什么?青年在谈恋爱!谈的虚假恋爱!1v5的勇士耽于幻想,在外劳动,心甘情愿受剥削,一点也想不到反抗。他在想什么?他在想着自己的“爱情”,他就像被胡萝卜吊着的驴子,被蒙上眼睛的骡马,朝着虚幻的爱情走去。他认为自己没日没夜的劳动可以换来幸福,有幸福吗?什么都没有!哪里有爱情的影子,都是妄想。
只有中修受益。他们通过对于媒体的引导,轻松灌输了这些理论,青年乐于接受这些东西,即使现实看起来和中修宣扬的道德毫无关系。女孩子被教导了“富有金钱与样貌出众者才是你的白马王子”,男孩子被教导了“知书达理与年轻貌美者才是你的白雪公主”。全是谎言,也不看看自身素质就培养了一脑子这样的幻想,教导出来的不是男女舔狗就是男女海王,花钱大手大脚,分手和恋爱快的像在比赛,结果总是被剥削和高消费。而他们无法反抗,因为中修告诉他们:“爱情就在下一个转角”。转角?下一个轮回罢了。
谈恋爱终究和结婚是两件事情,不过中修也善于制造“幸福的婚姻”。他们怎么说的,我为各位读者转述一下:“稳定压倒一切”。中修乐于见到所有的人都有家庭,因为他们在反抗政府暴政的时候可以有所考虑,单身汉可危险了。中修怎么做的?鼓励结婚,尽量减少离婚,但是他们想的不是每个人的爱情,而是尽量稳定社会,全是自己的利益罢了。而这结婚前后的反差和冲突?太简单了,婚内出轨不犯法。至于那些完完全全屈服于稳定婚姻的男女,那就心甘情愿地受剥削吧!
故事进行到了后半段,1v5的勇士选择了一种行为艺术般的反抗,怎么做?骑行,去找王佳颖同学理论。惨,太他妈惨了,身上的钱都不够坐一次高铁,钱都给了王佳颖同学,三天三夜,他怎么思考这件事情?只是想要一个说法吗?我们无从得知。他走出了青年对于中修的反叛:“我们的爱情就是这样的一文不值吗?”
这从来都不是单纯的性别矛盾,而是阶级矛盾,中修企图使用塑造靶子的手法转移矛盾,把原本的阶级矛盾矮化为性别矛盾。不管是男性同胞还是女性同胞,我们的敌人不是另一个性别的人民,而是中国修正主义黑帮集团和他们的走狗。王佳颖同学为代表的一小撮反动分子企图把性别矛盾扩大化,无疑是极端错误的,造成男女不平等现状正是中修一手策划的,如此之广的关注也是中修大力宣传的后果,他们想要传达的消息正是“向着男生/女生开炮”。那无数因中修而死去的人呢?他们被遗忘了。事理就是如此,如果我们忙着骂战,就不会有人想到反抗中修的暴政,就无人为死去的工人同志们伸冤。
1v5的勇士终究还是被抓走了,他的反抗显得如此不成熟,脆弱至极。但是他给我们开了一个好的开头,我们只需要把他的行为补完。向着不合理的性别制度开炮,向着中国修正主义黑帮开炮,在为爱情奔跑的同时不要忘记看看天空,中修正在注视着你,不给中修来一下子都对不起自己来这世界一遭。

7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