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内耗的治愈,无产者的自我安慰

随着二舅的话题在网上爆火,精神内耗的治愈成为了大众的追求。可是普通工人真的能自我治愈吗?显然,这是不可能的。二舅虽贫但乐观,这与他的工作生活息息相关,二舅从事一项略富创造性而并非流水线似的,单调乏味的工作。木工的身份使得他获得了不少成就感。如:亲手做出一套嫁妆,帮同村邻居修东西。这些工作使其不在那么失意而乐于生活在农村这么一个群体中。而在城市工作的工人们,大多所从事的工作是无趣的,没有创造性的,人与人之间也因为金钱而分离,再无如此的亲密,再无如此所带来的满足。二舅的乐观是城市工人无法追寻的,这不仅仅是一种心态的积极,更是其工作性质,生活环境赋予的。所以,普罗大众所追求的那种精神治愈,不过是现在无穷大的压力下,一种自我安慰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