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权无力,住猪场宿舍的学生怎么办?

我是一名高中内宿生,现在读高三。在过去的的两年里,我体验了什么叫从人居到猪舍的变化。2020年初的疫情让我们放了两三个月的假。
疫情得到控制、我们回到宿舍以后,宿舍发生了变化。
首先是进出宿舍换成了刷脸关卡,每个内宿生都必须刷脸登记才能进出宿舍。然后就是为了“防控疫情”,学校领导要求内宿生必须购买餐票、吃食堂的食物。
在起初的高一下学期,我是没有意见的。我那时候还在为微博的稻学家保皇派喝彩,认为这种做法的确是在抗疫。
到了高二上学期,那些校领导们开始搞什么“宿舍十一点半强制断电”。凭借着食堂的餐票制度,食堂开始制作廉价饭菜。早餐五块,就是几个小小的豆沙包加上鸡蛋。午餐晚餐九块的价格,上面尽是些鸡肉、骨头和其他廉价食材,有时候还会吃到虫子等杂物。
校领导推行餐票制是为了抢劫内宿生。餐票是被预先购买的。而食堂的生产活动是受那些坐“校领导”高位的官僚资本家们支配。只要内宿生交钱,食堂生产什么是无所谓的。那些官僚资本家们利用手中的权力逼迫内宿生交钱,否则内宿生就会被退宿。
有一天,在食堂里的一位带着手机的内宿生看到了虫子,拍下来,发qq空间里,然后内宿生们逼着官僚资本家们结束了实行了半年的餐票制。
故事没有结束,时间来到了2021年…

3 个赞

餐票制是经济上的抢劫,而那些校领导们制定的狗屁“纪律”就是精神上的掠夺了。
2021年上半年,我正在读高二下。有一天,宿管突然说“领导检查,要求宿舍柜子顶不能放东西”领导检查后收走了大量的学生放在柜顶的个人物品。这些东西在楼梯间堆了一地,被像垃圾一样打包起来。
19年的宿舍规定内宿生一个月内禁止违纪三次,否则停宿一周,再有三次就是退宿,每个月末计数清零。到了21年“一个月”就被改成了“一个学期”。有些不明真相的家长以为“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内宿生应该“艰苦奋斗”。实际上各种折磨内宿生的做法只是官僚资本家们为了在高考制度下,在内卷中保证升学率、保证盈利罢了!我们在这样的猪场宿舍里面没法好好休息,只能做天天跑来跑去的被赶着的长着手脚的驴子!如果没有各种精神鸦片支撑在内宿生们,恐怕会有人自杀。
我也吸过一种精神鸦片:网上冲浪。每天晚自习结束后一个小时里我独占着教室,阅读各种内容的网页,相比于其他宿舍里打网游大喊大叫的舍友们好看一点点罢了。
我每天的生活是这样的:
七点左右起床洗漱,七点半在教室里面吃早餐,十二点十分出去吃午餐,中午一点前回宿舍午休。下午五点放学回宿舍洗澡,然后晚课上到八点,休息半小时,又从八点半在教室晚自习到九点半左右,又玩一个小时电脑后回宿舍。
这样“充实”的生活,到了现在的高三也成了奢望:晚上没有了半个小时的休息时间,晚自习延长到了十点,我无话可说了。
今天是8.31,又是一批青年学生的高三生活开始了。有这新的连同旧的狗屁“纪律”一起折磨我们内宿生,我们是应该做着科举梦被折磨到死,还是为了正常地生活,起来造官僚资本家们的反?我不希望前者再次发生到我头上,所以我想从人民群众中寻找答案。
无权无力,住猪场宿舍的学生们怎么办?

4 个赞

看这个 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 求人不如求己。

1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