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宁谈苏教徒、心左欣赏的滥交

某习惯以搅屎棍自诩的团体,天天鼓吹马列毛,实则无非是想借马列毛解放的名义吹嘘自己的狂想,他们的“共产主义”就是小资产阶级利己主义、无政府主义的狂想罢了。他们名义上反苏拉密,实则从道德到理论上和苏教徒无异,请看黄教发言:[

列宁是如何看待这种言论的?请看:

青年人对性生活问题的态度的改变,当然是以一种‘原则’或理论为根据的。他们有许多人认为自己的态度是‘革命的’和‘共产主义的’。而且他们确实相信是那样的。这并没有使我们老年人感到佩服。虽然我只是一个阴郁的‘禁欲主义者’,青年人的、有时是老年人的所谓‘新的性生活’,据我看来,却往往是纯粹资产阶级的,是资产阶级的妓院的扩充。这同我们共产党人所理解的恋爱自由,毫无共同之处。你一定知道那著名的理论,说在共产主义社会,满足性欲和爱情的需要,将象喝一杯水那样简单和平常。这种杯水主义已使我们的一部分青年人发狂了,完全发狂了。这对于许多青年男女是个致命伤。信奉这个主义的人硬说那是马克思主义的。可是我得谢谢这样的马克思主义,它把社会的意识形态上层建筑中的一切现象和变化,都直截了当地归诸社会的经济基础!问题完全不是那样的简单。有一位弗里德里希·恩格斯很久以前在谈到历史唯物主义的时候就已指出这一点来了。

我认为这个出名的杯水主义完全是非马克思主义的,并且是反社会的。在性生活上,不仅应该考虑到单纯的生理上的要求,而且也应考虑到文化的特征,看它们究竟是高等的还是低等的。恩格斯在他所著《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一书中指出:把一般的性的冲动发展和提炼成为个别的性爱,是何等重要的事。两性间的相互关系,不单是社会经济与一种生理上的需要之间变动的表现,而那种需要根据生理学的考察,跟思想是没有关系的。要想把这些关系本身的变化,脱离同整个意识形态的联系而直接地追溯到社会的经济基础,那是唯理论而不是马克思主义。自然,渴是要满足的。但难道正常环境下的正常人会爬到街上去喝那里的脏水,或者从那沾有许多人的唇脂的脏杯子里喝水吗?最重要的还是社会的方面。喝水当然是个人的事情。可是恋爱牵涉到两个人的生活,并且会产生第三个生命,一个新的生命。这一情况使恋爱具有社会关系,并产生对社会的责任。

作为一个共产党人,我毫不同情杯水主义,虽然它负有‘爱情解放’的美名。无论怎样,这种爱情解放,既不是新的,也不是共产主义的。你会记得,特别在十九世纪中叶,在文艺作品里曾把它鼓吹为‘心灵的解放’。在资产阶级的实践中,它变成了肉欲的解放。那时的说教本领比现在强,至于实践,则我难于判断了。我并不想用我的批评来鼓吹禁欲主义。丝毫没有这个意思。共产主义不会产生禁欲主义,只有生活的快乐、生活的力量,而这些都是从得到满足的恋爱生活产生出来的。但据我看来,目前在性的问题上普遍的亢进,不是给予而是剥夺了生活的快乐和力量。在革命时代,这是有害的,非常有害的。

[


这一句话送给搅屎棍子们再合适不过!

柯伦泰活过来,估计也会给心左两个嘴巴子。

这大概就是列宁批评的“直截了当的归诸社会的经济基础”

革命社会主义支持的性爱自由,有具体历史条件制约,还是不同于资产阶级社会的纵欲、滥交。

这需要严肃的理论表达和置于一定的社会条件下。

话到了心左屎棍那里,就具有了流氓无产者的色彩。其实苏拉密又是另一种游民-流氓无产者的思想家。心左屎棍自从反苏成名后,就也把自己包装成了一个流氓无产者。

[心在左边跳]是把和工人打成一片庸俗化了

[

虽说我在工界混的时间不长,还真是不知道心在左边跳成名了
倒是秋火先生的大名如雷贯耳,你发展了马克思主义,提出“革马”,“阶斗”“共义”,和学院(体制)里的马克思主义研究专家分庭抗礼。让我这等后来者膜拜不已,自敢再难超越你的研究成果了。

[心在左边跳]是把和工人打成一片庸俗化了


是和流氓无产者打成一片吧?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毛泽东都和工人打成一片,人家那是高尚而不高雅,通俗而不低俗

搅屎棍就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

心在左边跳=左心田?

心在左边跳=左心田?

是两个人,而不是一个人有两个不同的马甲。

就骂大街的水平而论,左心田比左跳在花样要朴实些。在分析问题的能力上左跳要好于左心田,但论述风格方面左心田较为直接,而左跳则过于啰嗦,严重影响了读者的阅读心情。

清纯少年刚被苏教主搞完,不够爽。其实你们误会了,这里的操逼专指爆背书先生,清纯少年以及工运服务商的菊花

呵呵,鼓吹滥交的是江派国安还是海派国安呢?请秋火临时工为主上分辨一下

背书先生背得一手好书,然后就吸引来秋火这样的托托猪儿,我们江派国安还有什么可说呢?真是理亏词穷啊

秋火作为按时上班,按时性交的大好青年,前途无量,请他介绍你加入工运服务商的光荣行列啊。那个群体按时交老婆公粮,嫖娼给小费,比滥交主义者强多了

对于秦禹先生这样的人来说,这么评价你难道不是最合适不过的吗?

一会大叫毛会见尼克松是错的,太右了,一会又赞扬小平同志联大的狗屁言论讲的好,讲的对,

一会信誓旦旦的表示认同德东反对一切资产阶级,一会又明确表示和谐的崛起可以牵制美帝,是好事,有积极意义,

一会站在资产阶级民族大义一边,痛斥网友是拿了美分的五毛党,一会又装装革命,说某某人是什么工运服务商。

如此的前后矛盾,逻辑混乱,一会极左一会极右,你自己却浑然不觉,欣欣然以为自己正确的不得了。照这个样子下去,哪天为当今圣上唱几首赞歌也不会让人觉得奇怪,毕竟,从极左到极右并没有不可逾越的鸿沟,恰恰相反,过渡是非常自然的。

奉劝秦禹,天天装作愤世嫉俗自以为最革命,以搅屎一套为乐,是很容易让人弱智的。

14楼的MassMovement艾滋病患者以为搞性滥交就算是在革命,真是脑瘫无敌啊。

一个身边看不到无产阶级的人,居然关心起无产者的性爱权了,呵呵,这是很好的!在棍子那里,革命要从生殖器做起!!!!好远大的目标

阿三天天操心油价,股市,操着国务院的心,哪里是我们这种只能为圣上唱赞歌的人们比得上啊,工运服务商们也比你低一筹啊,不知国际工运理论在服务商那里可以卖多少钱?

哦,清纯怨妇三姓家奴地铁流和阿三有搞在一起了?不去侍奉苏教主了?论坛上被后入最多的,恐怕还是护法大人,我们这种小卒是轮不上的啊

自由当然包括自由的性交。不过,什么是自由的性交?

性命双休,乃为上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