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重庆模式

浅谈重庆模式

对于不厚事件,一些朋友会到境外的一些网站查找所谓内幕。在我看来大可不必,一方面其真实性和可靠性都值得怀疑,另一方面他们在编造故事时将他们固有的唯心史观或者阴谋史观带入故事中,仿佛历史就是几个大人物争权夺利的结果。

要了解重庆事件社会意义,以及所折射出的统治危机,就必须对重庆模式要有深入了解。要谈重庆模式,那要首先看看重庆地区经济状况和发展方向。重庆作为临江城市,其水运优势明显,重庆市又建设多个码头。重庆到武汉,到长沙,到贵阳,到西安都比成都近,重庆建立了南线欧亚大陆桥,这就是“渝新欧”,也是六个国家海关便捷通关的铁路运输通道,重庆是中国唯一的桥头堡。其次,重庆的农村富余劳动力多。2004年重庆农村人口占总 人口比重为40%,富余劳动力有1300多万,而耕地只有2000万亩,只够415万人耕 种,其余900万人无地可种。农民的收入水平低于陕西,仅在全国排第22位。一个 农民一年的平均纯收入只有2200多元钱。从这里可以看出重庆拥有发展资本主义所需的优良的交通,充分且廉价的劳动力。

重庆地区对于分担国内资本主义发展中出现的矛盾具有巨大优势。为了应对潜在的资本主义发展的危机,统治阶级意在让资本主义发展不充分、矛盾不突出的重庆来分担国内的阶级矛盾,于是重庆模式应运而生。事实上即使统治阶级不刻意为之,资本通过市场还会寻到重庆这块风水宝地,但是为了维持和谐经济的“繁荣”,大资本的生产资料就不能停止运行。

那么国内的统治者又是如何利用这一优势,将全国其他地区的资本主义发展的危机部分转移到重庆,以促进全局的发展的呢?

第一,建设交通使得原本的区位优势更加突出。在最新的铁道部规划中重庆被定位为继北京、上海、广州、武汉之后的第五大全国铁路枢纽。重庆机场集团 公司副总经理陈世琴表示,未来5年内,重庆机场将新建一条3800米的第三跑道, 计划2015年全面建成投用,可以满足空客380等大型飞机起降。目前,重庆已继上 海之后成立了全国第二个航运交易所,航运交易所未来3年的发展目标是:引进多家国内外航运公司在重庆设立总部或区域总部,集聚长江中上游地区主要的航运货代、船代、金融、保险、法律咨询与仲裁等企业和机构,成为长江上游航运中心的重要支撑和金融中心的重要要素市场。重庆已继上海之后成立了全国第二个航运交易所3-5年后,长江上游地区航运货运量的50%、集装箱的80%以上,长江中上游地区船舶交易的70%以上,均通过重庆航运 交易所完成。由此,重庆航运辐射能力将得到全面提升,周边省市中转量占重庆港全港货物吞吐量的比重将由目前的35%提高到50%,成全国内河示范性的交易和信息发布平台,使重庆航运交易所发布的各项指数成为全国内河航运发展的晴雨表。 根据重庆水运发展规划,到2012年,重庆每年的集装箱可达到200万个,相当于一 年产生400亿美元的进出口贸易量;到 2015年重庆每年的集装箱可达到500万箱,相当于一年产生1000亿美元的进出口贸易量。

第二,进行户籍改革,吸引农村进城 打工人口放弃土地,加快农村人口向城市流动,为重庆地区的资本主义发展提供众多廉价的劳动力。从2010年7月28日 到2011年12月22日重庆已有322万农民工转户为城镇户籍。全市户籍人口城镇化率 提高8.6个百分点,达到37.8%。为了吸引农民转户,重庆兴建了许多廉租房和经济 适用房。仅2007年1~9月,重庆市共竣工经济适用住房逾66万平方米,完成投资近 23亿元,前3季度共推出13个面向社会公开销售的经济适用住房项目,共有经济适用住房7150套。对转户农民的土地进行补偿等。

第三,大规模的吸引投资,兴建工厂。重庆引进外资从2007年到2010增长六倍 。2007年全年引进外资10亿美元,2010全年引进外资63亿美元。而2011年1-9月, 利用外资42.38亿美元,同比增长79.56% 增幅名列全国前茅,全年有望跨上100 亿美元大关。重庆将要形成“一区十园七基地”笔记本电脑产业配套体系及产业集 群。2007年,围绕做强重庆市支柱产业和培育产业集群开展招商工作,先后有长安福特轿车生产线、重汽与上汽依维柯整车及发动机项目化医控股与日本三菱瓦斯 85万吨甲醇项目、渝德科技8英寸芯片项 目获得国家核准;巴斯夫MDI一体化项目 成功签约。争取国外优惠贷款大幅增长,有力支持城乡基础设施建设。一是轨道交 通项目新批贷款额近5亿美元。长安福特 马自达变速器工厂在两江新区动工。总投资3.5亿美元。

从上面的情况也可以看出要肩负起这些建设工程的必须是资本雄厚的大资本获利最多的也就是这些企业。但是这些举措会对破坏了即成的资产阶级剥削秩序,财力较小的中下层资产阶级受不了这一折腾,这些举措的执行只会受到他们咒骂。

为了排除这些干扰,重庆从一开始就开展了打黑行为,以求达到敲山震虎的作用。打黑可以净化社会风气,维护市场秩序,对整个资产阶级都有利,所以一开始在社会上并没有多少反对的声音。但是当打黑把替重庆当地民营资产阶级看家护院的黑帮打掉,对中下层资产阶级构成了威胁,这样他们就要激烈的反对。这一情况从李庄案可以有很好的体现。李庄这个黑律师替他的辩护人伪造证据,帮他们脱罪,证据确凿,李庄本人也在二审法庭上认罪。但即使如此,由于受到了来自法庭以外的压力,最后公诉人撤回起诉,李庄得以全身而退。以《南方日报》为代表的民营资产阶级的喉舌在不断鼓噪,为李庄作舆论上的辩护。审判李庄触犯了既有的替富人脱罪的辩护模式和其辩护人,使得黑老大无法通过“合法”手段脱罪,对中下层资产阶级不利,受到他们强烈的反对。虽然民营资产阶级中单个资本无法与垄断资本相抗衡,但是其数量众多,总体实力不可小看,而且它们中不少也被吸纳为统治力量的一部分。于是国家大资本在这件事上不得不忍让。至于“唱红”不过就是在为重庆模式壮声威,虽然重庆模式下民生建设获得一定成绩,但三分成绩七分吹,群众不可能自发的为重庆积极唱赞歌。为了借群众之力替重庆模式营造声势,减少来自统治阶级内外的阻力,于是大规模的唱红成为必要。这些对统治阶级无害的和谐红歌,事实上是自吹自擂的广告。

[ 本帖最后由 阵地 于 2012-5-8 14:10 编辑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