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巍的正确判断:“特色“和极右派都是无产阶级的敌人—八评靳草的《魏巍11条批判》

魏巍的正确判断:“特色“和极右派都是无产阶级的敌人—八评靳草的《魏巍11条批判》

[b]佚名

《魏巍十一条》:

“建立统一战线问题。目前社会上有三种势力,一是掌握政权的修正主义集团,二是工人阶级和革命群众,三是西山会议极右派。现在官僚买办资产阶级修正主义集团的疯狂卖国行为,使一些左派想联合右派打倒现政权。我们应分清谁是我们最凶恶的敌人。修正主义集团与极右派的主要区别是,他还戴着共产党的帽子,穿着共产党的外衣,有时还做些冠冕堂皇表面文章。而极右派如果上台,那就会撕去一切伪装,对共产党就会是血腥凶残地镇压。现在的西山会议派和大资本家汪兆钧之流就是代表,他们对共产党是发自骨子里的仇恨,是彻底的反共派。”
“现政权让这部分人先富起来,还让他们入党,满以为这些人会感激自己,实际上这些人对共产党充满了仇恨,迫不及待要让共产党按法律程序快快下台。极右派是这些人的政治代表,将来和左派争天下的就是他们。但左派是极右派和修正主义集团的共同的敌人,所以我们的统一战线的口号是:(1)一切左派在反对资本主义复辟的旗帜下团结起来。相互沟通交流,相互激励,求同存异 (2)一切爱国者在反对卖国主义的旗帜下团结起来。(3)全国人民在反腐败的旗帜下团结起来。”[/[/b]color]

靳草的批判:“在魏巍先生看来,手中掌握着几百万拥有现代化武器的正规军和几百万武装警察的‘假共产党’虽然是‘革命的对象’,但却不是‘最凶恶的敌人!’”

魏巍上面说的“应分清谁是我们最凶恶的敌人”时,并没有具体说“特色”和极右派哪个是做凶恶的敌人。即使魏巍的意思是指极右派,这也是一个表述的问题而不是本质的问题,魏巍说“官僚买办资产阶级修正主义集团”是无产阶级当前最主要的敌人,是革命的对象。这样说的实质当然也是说他们是无产阶级最凶恶的敌人。《魏巍11条》中的这一句“左派是极右派和修正主义集团的共同的敌人“,就足以说明了这一点。我们可以看看靳草的以上批判能够成立和有意思吗?[/color]

靳草的批判:“将来和左派争天下的就是他们”!可见,魏巍先生对“迫不及待要让共产党按法律程序快快下台”的汪兆钧之流为代表的“西山会议极右派”怀着多么强烈的“阶级仇恨”!对“打着共产党招牌的假共产党”又是多么的一往情深!

[b][b]1、 对“迫不及待要让共产党按法律程序快快下台”的汪兆钧之流为代表的“西山会议极右派”怀着强烈的阶级仇恨,这难道不对吗?这难道不好吗?

2、 靳草批判魏巍对“打着共产党招牌的假共产党”又是多么的一往情深吗?请看《魏巍11条》:[/[/b]b]

“这30年的变化说明资本主义已经基本复辟了。我国现在社会的主要矛盾依然是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只是矛盾的主要方面发生了变化,由原来的无产阶级变成了资产阶级。现在我国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面临着一场新的革命。”

“革命的对象,是党内走资派和篡党夺权的修正主义叛徒集团。修正主义集团是打着GCD招牌的假GCD。”

“这个国家机器已彻底腐败腐朽,即使革命取得胜利,也不用原来的国家机器,如列宁的《国家与革命》讲的,必须彻底砸碎这个国家机器。”

[b]以上是“对‘打着共产党招牌的假共产党’又是多么的一往情深“吗?

这不又是令人发指的恶意栽赃吗?[/[/b]color]

靳草的批判:魏巍先生为什么直到临死还在不遗余力地为“打着共产党招牌的假共产党”开脱罪责呢?除了证明他与“打着共产党招牌的假共产党”属于同一个阶级中的不同政治派别外,就是始终没有放弃“假共产党”将来还有可能“左转”的幻想。

我们再来看看《魏巍11条》中的相关论述,看看是不是对“假共产党将来还有可能‘左转’的幻想“?[/color]

“这30年的变化说明资本主义已经基本复辟了。我国现在社会的主要矛盾依然是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只是矛盾的主要方面发生了变化,由原来的无产阶级变成了资产阶级。现在我国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面临着一场新的革命。”

“革命的对象,是党内走资派和篡党夺权的修正主义叛徒集团。修正主义集团是打着GCD招牌的假GCD。”

“这个国家机器已彻底腐败腐朽,即使革命取得胜利,也不用原来的国家机器,如列宁的《国家与革命》讲的,必须彻底砸碎这个国家机器。”

“要重建GCD,革命的左派要建立真正的马克思主义革命的战斗的GCD。”

“现在某些人的欺骗性还是很强的,他们的优势是掌握全部权力、宣传机器,不时还到矿难现场、工农家中流眼泪,迷惑了一些青年人。但我们是要看他们怎么做。十七大之后他们进一步向右转,他们搞改革攻坚,出卖最后的国企,让工人下岗,买断工龄,把工人从主人翁变为雇佣劳动者。现在又搞什么劳动法,就像美国政治家把士兵送到伊拉克打仗,又端着火鸡到前线慰问。”

“他们对反共急先锋谢韬的反共文章采取不传播、不提倡、不批评的态度,把恶毒反毛反共的李锐请到十七大列席会议,对安徽汪兆钧的四封向GCD挑战的公开信没有任何反应,而对纪念毛泽东的张纤夫抓捕入狱,对左派网站大杀大封,他们的面目还不清楚吗?他们的解放思想就是三个抛弃:抛弃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抛弃工农大众,抛弃革命。他们现在依靠的是:依靠私有化和市场经济,依靠卖国主义和国内外资产阶级,依靠腐败的国家机器实行法西斯专政。”

[b]以上各段无不充满着重新革命的思想,在哪里找到靳草所说的“始终没有放弃假共产党将来还有可能‘左转’的幻想”?这不又是在白纸黑字、令人发指的恶意栽赃吗?

既然靳草也说“魏巍先生承认,‘打着共产党招牌的假共产党’与兆钧之流为代表的‘西山会议极右派’都是一丘之貉,都是资产阶级利益的代表者,都对毛泽东和毛泽东时代的共产党怀着深入骨髓的仇恨,都是工人阶级‘最凶恶的敌人’,那么,又何来的“为打着共产党招牌的假共产党开脱罪责“?何来的魏巍“对‘打着共产党招牌的假共产党’又是多么的一往情深”、“始终没有放弃假共产党将来还有可能‘左转’的幻想”?有这样自相矛盾、恶意歪曲和栽赃的对魏巍的批判吗?[/[/b]color][/b]

何来的魏巍“对‘打着共产党招牌的假共产党’又是多么的一往情深”、“始终没有放弃假共产党将来还有可能‘左转’的幻想”?── 魏巍在第五条中说:“现在有一个问题,国内群体事件频发,突然事变来得急,预料不到,一旦发生,各种力量混杂在一起,到时不满的群众怒潮会使玉石俱焚,这个危险是存在的。”魏巍口中的“玉”是什么?不就是官僚资产阶级政党吗?不就是官僚资产阶级专政体制吗?
腐败“党”的阶级属性是不是官僚资产阶级政党?请丛中笑正面回答这个问题!
魏巍表面上说革官僚买办资产阶级的命,骨子里又想保官僚资产阶级政党,这就是魏巍保皇之关键所在,这种隐藏在最深处的保皇思想是两种因素决定的:一是不懂马列,不懂阶级斗争理论;二是两面派心理,在政治上耍滑头。

是红星、清源等人的思想还是魏巍先生的思想?

红星和政治流氓清源这些人,连概念都没有弄清楚就来写什么革命大批判之类的文章。呵呵,还是说汉话的中国人!这样的水平难道不让那些多少懂一点点汉语的美国鬼子、英国鬼子、德国鬼子笑看大牙吗?因为魏巍先生在原级、比较级和最高级中所做的选择,红星、清源都敢拿出九牛二虎之力才得以混淆。也真难为这样的汉语专家了。实质上,他们自己是文盲就以为普天之下的人都是文盲。所以,睁着眼睛撒谎也就没有什么羞耻感了。
再说,如果按照红星和政治流氓清源这种方法论证下去,就连刘少奇的《论共产党员的修养》都能论证出符合马列毛主义原理了。要是哪位网友不信,请抽空按照红星和政治流氓清源这种方法把刘少奇那篇臭名昭著的著作分析一下试试。

一、下面是所谓魏巍先生“十一条”中第三条中的原文原句:
“革命的对象。就是党内走资派和篡党夺权的修正主义叛徒集团,是打着共产党招牌的假共产党。他们之所以不扔掉这块招牌,是因为他们要继承共产党的合法地位,以便继续欺骗人民。十七大上他们把邓江胡思想作为独立的理论体系抬出来,党的指导思想已经砍掉了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只是在党章上还继续提马列毛。如果不要这个帽子,他们就失去了合法性,自己也就站不住了。所以不到最后,他们是不会扔掉这个外衣的。他们的阶级实质是官僚买办资产阶级,是革命的对象。他们疯狂地出卖国家民族利益,最近还要把国家金融全面开放,拱手把国家的经济命脉奉送外国,已经超出了常人的理解。这种死心塌地的卖国行为,只能说明他们与国外势力的关系已经很深了,利益已经不可分割了,他们的家属子女财产都转移到国外去了。他们是完全卖身投靠外国的洋奴卖国贼。他们大搞私有化,出卖国企,通过物权法,仅剩下的国企老总搞高薪制,已经变质变味了。他们在民族意识上甚至连普京也不如,普京还敢于同美国对抗,他们连这种民族精神都没有,其奴颜媚骨甚至可以和满清卖国政府相比了。现在我们这个国家机器已经彻底腐败腐朽,即使革命取得胜利,也不能用这个国家机器了,如列宁在《国家与革命》中讲的,必须彻底砸碎这个变了质的国家机器。但不应误解,党内正直的优秀的共产党员还是革命的重要的力量。”
——摘自澄宇《要像看待16条那样看待11条》

“革命的对象。就是党内走资派和篡党夺权的修正主义叛徒集团,是打着共产党招牌的假共产党。”这已经是一个完整的语句了。下面所有的东西都是对上面这个判断的注释。红星之流和政治流氓清源还要像宋朝朱熹注解“四书五经”那样为精神领袖的臭文其添油加醋地进行诠释,不过是狗尾续貂罢了。

二、下面是魏巍先生“十一条”中第六条的原文原句:
 “建立统一战线问题。目前社会上有三种势力,一是掌握政权的修正主义集团,二是工人阶级和革命群众,三是西山会议极右派。现在官僚买办资产阶级修正主义集团的疯狂卖国行为,使一些左派想联合右派打倒现政权。我们应分清谁是我们最凶恶的敌人。修正主义集团与极右派的主要区别是,他还戴着共产党的帽子,穿着共产党的外衣,有时还做些冠冕堂皇表面文章。而极右派如果上台,那就会撕去一切伪装,对共产党就会是血腥凶残地镇压。现在的西山会议派和大资本家汪兆钧之流就是代表,他们对共产党是发自骨子里的仇恨,是彻底的反共派。”
——摘自澄宇《要像看待16条那样看待11条》

 “我们应分清谁是我们最凶恶的敌人”。那么,在魏巍先生看来,哪些是“我们最凶恶的敌人”呢?魏巍先生首先做了如下比较并根据他的主观臆想,做出了如下两个推论:
第一个推论:
大前提:“修正主义集团”与“极右派”是有区别的。
小前提:“修正主义集团”“还戴着共产党的帽子,穿着共产党的外衣,有时还做些冠冕堂皇表面文章。”
小前提:我们也是“戴着共产党的帽子,穿着共产党的外衣”,但我们是真共产党,不需要做表面文章。
结  论:“修正主义集团”与我们都“戴着共产党的帽子,穿着共产党的外衣”,只要他们“还戴着共产党的帽子,穿着共产党的外衣”,他们还会“做些冠冕堂皇表面文章”,就会顾及我们一些“老面子”。他们就不会对我们赶尽杀绝。
第二个推论:
大前提:极右派如果上台,那就会撕去一切伪装,对共产党就会是血腥凶残地镇压。
小前提:极右派“对共产党是发自骨子里的仇恨,是彻底的反共派。”
结  论:“修正主义集团”“还戴着共产党的帽子,穿着共产党的外衣”,所以“极右派如果上台”,他们就会让“修正主义集团”也“撕去一切伪装”,否则必定会对他们进行“血腥凶残地镇压”。

第三个推论:
大前提:极右派如果上台,那就会撕去一切伪装,对共产党就会是血腥凶残地镇压。
小前提:极右派“对共产党是发自骨子里的仇恨,是彻底的反共派。”
结  论:我们是“戴着共产党的帽子,穿着共产党的衣服”的真共产党,所以“极右派如果上台”,就会“撕去一切伪装”对我们进行“血腥凶残地镇压”。

三、结合以上三个推论,魏巍得出如下结论:
 “极右派如果上台,那就会撕去一切伪装,对共产党就会是血腥凶残地镇压。”而不论其是“修正主义集团”还是魏巍先生这样的“真共产党人”。因为,“他们对共产党是发自骨子里的仇恨,是彻底的反共派。”那些这些极右派的代表人物是谁呢?“现在的西山会议派和大资本家汪兆钧之流就是代表”。因此,“我们应分清谁是我们最凶恶的敌人”!
魏巍先生继续发牢骚说:现政权让这部分人先富起来,还让他们入党,满以为这些人会感激自己,实际上这些人对共产党充满了仇恨,迫不及待要让共产党按法律程序快快下台。极右派是这些人的政治代表,将来和左派争天下的就是他们。但左派是极右派和修正主义集团的共同的敌人,所以我们的统一战线的口号是:
 (1)一切左派在反对资本主义复辟的旗帜下团结起来。相互沟通交流,相互激励,求同存异。(而不论是“修正主义集团”内部的“左派”还是资产阶级的“左派”,我们都要团结他们,并与他们结成统一战线:一道将对资本主义复辟的社会主义大革命进行到底。)
 (2)一切爱国者在反对卖国主义的旗帜下团结起来。(不管是“修正主义集团”还是资产阶级“左派”,只要是“爱国者”、只要“反对卖国”,我们都要团结他们。并与他们结成统一战线:一道将对资本主义复辟的社会主义大革命进行到底。)
 (3)全国人民在反腐败的旗帜下团结起来。(不管是哪个阶级的人,只要反腐败,我们都可以团结他们,并与他们结成统一战线:一道将对资本主义复辟的社会主义大革命进行到底。)
基于以上推理:魏巍先生提出了下面这个既是他们的口号,又是他们的旗帜、更是他们政治目的的“革命纲领”,既“革命的性质。就是高举毛泽东继续革命的伟大旗帜,把反腐败、反卖国、反对资本主义复辟的社会主义大革命进行到底!”
在中国甚至在全世界都响彻寰宇的魏巍先生,用这样一个句式对他们所主张的革命的性质作出的判断,不仅违反汉语语法规范,也不符合马列毛主义思想和工人阶级利益。反映了一个既不甘心被官僚资产阶级抛弃,又不愿与自己原来那个阶级彻底决裂的魏巍先生的矛盾心理。因而,魏巍先生教出一群这样的徒弟也就只能是这个水平了。

四、给红星、清源的建议
红星先生,流氓清源同学,是否敢把这个跟帖转帖到你认为的“革命论坛”上呢?我猜,你是绝对没有这个勇气。即使你用吃奶的力气鼓起这个勇气,你们那些所谓的“革命论坛”也是不会放行的。如果你不相信,那我们就可以打个赌试一试。
                                                                               二〇一二年一月二十五日

五十步笑百步

哎呀,红色青年,你既赞同批判魏巍,又和蓝色海洋过不去?难不成只有你才能代表无产阶级?
老左派继剔除了张宏良群体后,现在又分裂成了两个群体,你还是想想站在哪个群体一边吧。是站在魏巍群体一边,还是站在反魏巍群体一边?
这次可要想清楚喔,一旦站错了,数年来左右逢源的努力就付之东流了。

反魏巍群体与魏巍群体的论战开始才不久,但胜负已现端倪了。

与阿三共勉,话糙理不糙。自行体会,有些人永远不懂的!!O(∩_∩)O哈哈~

“魏巍上面说的“应分清谁是我们最凶恶的敌人”时,并没有具体说“特色”和极右派哪个是最凶恶的敌人。即使魏巍的意思是指极右派,这也是一个表述的问题而不是本质的问题,魏巍说“官僚买办资产阶级修正主义集团”是无产阶级当前最主要的敌人,是革命的对象。这样说的实质当然也是说他们是无产阶级最凶恶的敌人。《魏巍11条》中的这一句“左派是极右派和修正主义集团的共同的敌人“,就足以说明了这一点。我们可以看看靳草的以上批判能够成立和有意思吗?”

[ 本帖最后由 丛中笑 于 2012-1-27 10:41 编辑 ]

从魏巍11条中东捡一句“革命”口号,西捡一句“革命”口号,掩盖得了全篇隐藏的“保皇”主题吗?
张宏良没有号召力了,需要一批比他“左”一点的人替代他的角色,比他“左”一点的人是谁?就是保魏巍群体,就是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