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翻译网友

http://mao.bu1917.info/bbs/viewthread.php?tid=13021&extra=page%3D1智利革命者批判邓联大讲话及其三个世界理论
下载地址:http://marx2mao.com/Other/Rev.%20Com.%20Party%20of%20Chile.pdf

智利革命共产党写给河蟹党的一封信,写于1977年。系统批判了华—邓的联大讲话及对外推行邓记“三个世界”的荒谬理论。
很有价值,分析透彻,对弄清“三个世界”的真相很有帮助。现寻求愿意与我共同翻译的网友。有意者请留言或者与我站内短信联系。

本文发表时,霍查还未公开攻击毛主席,只是反对华—邓政权用“三个世界理论”代替无产阶级国际主义,因此智革共并未批评霍查和阿尔巴尼亚劳动党。
正文中的黑体均根据原文所加。出于众所周知的原因,部分日期等作了处理。

出版商说明

智利革命共产党致中国共产党的公开信最初发用西班牙语发表于1977年12月 第93期,智利革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的杂志El Pueblo上,后来用法语发表在 Ediciones marxista leninistas。 目前的英文版本是从法语和西班牙语版本翻译而来的。

智利革命共产党致中国共产党的公开信

智利革命共产党(RCP)与中国共产党(中共)13年前建立政治关系,当时她只是一个名字叫“斯巴达克”的马列主义小组。“斯巴达克思”小组第一次和中共的会面是1963+1年,在毛泽东同志和小组的领导人会面时,毛泽东同志鼓励和支持他们建立一个杰出的共产党的想法,并给出了有价值的建议。例如(以下为意译—译者注):“不要照搬中国或另一个国家的经验 ; 同任何尾巴主义倾向做斗争,使用自己的头脑, 根据你的国家情况运用马克思列宁主义。”我们一直努力保持忠于毛泽东同志的这些教导,这封公开信就是这种表示。 在1966年初,在所有当时的的拉丁美洲马克思列宁主义政党均出席的制定党章大会上, 以“斯巴达克”组为组织核心的智利革命共产党宣布成立 。只要我们一有机会就与每个国家的代表会面,智革共继续保持和发展与中国共产党,阿尔巴尼亚劳动党和其他的马列主义运动的政治关系。
1963年的“斯巴达克”小组,以及后来1966年智革共的人们,已经一些年前开始的中苏论战中,采取了反对赫鲁晓夫在苏共第二十次代表大会提出,在旧 “智利共产党”推行的修正主义路线的立场。“斯巴达克”小组随后退出了旧的“智利共产党”,成为独立的小组。“斯巴达克小组”和后来的智革共与中共的关系,是基于对马列主义的相同理解和反对现代修正主义的共同立场。为了回应赫鲁晓夫的修正主义路线,在毛泽东同志的亲自指导下,中共发表了关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总路线的建议和九评苏共公开信。这些观点我们完全同意。这些共同关点也是我们党际关系的基础。

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在反对现代修正主义的思想斗争中,我们建立了我们的政治关系。随后, 在文化大革命期间,中国一贯坚持了革命的国际主义政策,反对修正主义者。在此期间,在中国人们可以出席支持世界各国人民反帝国主义斗争的大型群众集会,或者反映这些斗争的许多的艺术表演,并且可以找到宣传这些斗争的电台和杂志期刊。 这时的中国出版物登载马列主义政党对自己的国家的帝国主义走狗、法西斯主义者、种族主义者、反动派的揭露材料,例如奈温、蒙博托以及马克思主义的叛徒铁托。
随后,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恰逢像邓小平和其他的在 “文化大革命”中被谴责的人“复出”, 中国的国际政策发生了一场深刻的变革,这导致了我们之间的许多分歧和矛盾 。 然后,在 1974年4月,邓小平在联合国发表了著名讲话,在其中他炮制了一个与中国共产党和毛泽东同志过去的马克思列宁主义国际路线迥异,却与赫鲁晓夫及其弟子类似并在本质上与其相同的国际路线。在我们与中国共产党关于邓小平演讲的1974年8月的会议上,我们对他的机会主义国际路线做出了严厉批评。 我们的争论没有得到任何回应,我们得到的唯一答复是带着最大的冷嘲热讽的话:“这是毛主席的国际路线,” 在1975年初,我们党的领导被告知中国共产党拒绝讨论其国际路线的变化,尽管如此,我们坚定地重申我们对邓小平的国际路线的批评,尤其是这个路线导致了一个反动政策,中国官方人士的倾向开始转向智利法西斯军政府。这是我们两党之间的最后联系 。
在那个时候,我们并没有被告知(尽管有几个兄弟党有被虚伪的告知)中国与智利法西斯政府之间的外交关系。另一方面,我们表示了深深的失望并无法保持一致。事实上,在这个问题上只有一个声明,如果可以叫它声明的话,在智利事件中,前总理周恩来致电慰问前总统阿连德遗孀,他表示对阿连德去世的 “悲哀和愤慨”,根本未提到数千数万的工人未经任何判决即被法西斯军队执行屠杀,酷刑和监禁。 关于在智利镇压各方面的新闻只在政变的月份里仅仅出现一次,并且报道没有任何评论或意见。 此外,出版物似乎不想谴责军政府犯下的暴行,它转载了吉泽谴责声明,但都是别人发出的。我们指出,这一切与世界各地对智利的法西斯暴行的谴责形成了对比。此外,我们还指出,中国在联合国的代表和其他国际机构的会议在当提出谴责皮诺切特和他的心腹的提案时离开不参加投票。我们发现中国官方界的态度被智利法西斯政权官员热烈赞扬,例如外交事务副秘书长1975年1月主张:“人民中国在国际会议中支持智利”,而没有任何语句或文字上的冲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