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观奇为考茨基招魂的目的就是为了推销宪政民主

丛 蓉
[b]项观奇在他蓄意杜撰的《毛派应该担当历史重任》中胡说道,“毛主席不惜一切代价为之奋斗的人民,辜负了他的厚望”。人民辜负了毛主席,完全是为无产阶级的叛徒华汪等人和复辟资本主义的罪魁祸首邓小平开脱罪责!华汪叶李等人发动政变篡夺了无产阶级政权之后,他们就把自己打扮成“人民利益的代表者”,打着“继承毛泽东遗志”的旗号,血腥镇压无产阶级革命战士,难道这就是项氏说的“毛主席不惜一切代价为之奋斗的人民,辜负了他的厚望”吗?一九七八年十二月,在邓氏的主持下召开的伪“十一届三中全会”否定了毛泽东同志提出的“以阶级斗争为纲”,代之“以经济建设为纲”,彻底改变了毛主席“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的总路线,这难道也是“毛主席不惜一切代价为之奋斗的人民,辜负了他的厚望”吗?一九八三年的伪“十一届六中全会”炮制的《建国以来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彻底否定了毛泽东亲自发动和领导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大踏步地向资本主义社会迈进,这难道也是“人民”“辜负了”毛主席?真是恬不知耻!

据说项氏早已移居德国,而且是“德共党员”,这个“党”早在斯大林逝世后就跟着赫鲁晓夫跑了,而且目前还非常崇拜河蟹国的治国政策。但是德国现在有一个真正的无产阶级政党——德国马列毛主义共产党。这个党基本上按照马列毛主义理论组建起来的,并在2007年纪念反修斗争五十周年时与十五个国家的马列毛主义政党共同签署了《关于重申反修斗争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重要性及指导意义的宣言》,这个《宣言》就其反修斗争的意义来说,不亚于马克思恩格斯当年共同起草的《共产党宣言》,如果项氏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为什么不加入这个政党呢?到处鼓吹“无产阶级多党制”和“宪政民主”的项氏说自己信仰马克思主义不是值得怀疑吗?
项氏还说,“毛派坚持1965年毛主席在杭州讲的道理: 说马克思主义的基础是哲学, 不对,马克思主义的基础是阶级斗争。”看看项氏都胡扯八道些什么吧!

辩证唯物主义、政治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是马克思主义的三个重要组织部分。政治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是建立在辩证唯物主义哲学基础上的社会科学,没有辩证唯物主义,就没有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不论你信仰还不信仰马克思主义,只要读过马克思主义理论常识的人都知道这一事实,而项氏则否定这种关系,试问,没有辩证唯物主义的认识论和方法论,会有马克思主义的诞生吗?马克思在致魏德迈的信中说得很清楚,“至于讲到我,无论是发现现代社会中有阶级存在,或发现各阶级间的斗争,都不是我的功劳。在我以前很久,资产阶级的历史学家就已经叙述过阶级斗争的历史发展,资产阶级的经济学家也已对各个阶级作过经济上的分析。我的新贡献就是证明了以下几点:(1)阶级的存在仅仅同生产发展的一定历史阶段相联系;(2)阶级斗争必然导致无产阶级专政;(3)这个专政不过是达到消灭一切阶级和进入无阶级社会的过渡。……”列宁同志在写《国家与革命》一书时还曾经着重引述过这段论述。这段论述不仅证明了马克思的谦虚坦诚,说明了阶级斗争学说是马克思运用唯物史观总结人类社会发展历史的过程中,汲取并发展了前人对现代社会发展规律的研究成果,并把阶级斗争理论上升到科学的高度,使之成为科学社会主义这门科学里的中心内容。

马克思之所以没有把“现现代社会中有阶级存在,或发现各阶级间的斗争”归为自己的功劳,说明资产阶级历史学家在研究人类社会发展规律、资产阶级经常学家在叙述阶级斗争的历史发展时,符合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换句话说,资产阶级历史学家在探索人类社会发展规律、资产阶级经济学家描绘阶级斗争的历史发展时,自觉不自觉地运用了唯物主义基本原理。正如历史上对人类社会的发展做出卓越贡献的科学家和发明家,在研究自然界和人类社会时自觉不自觉地遵循了唯物主义基本原理一样。如果按照唯心主义世界观和方法论解释自然界和人类社会的发展,把自然界的变化和人类社会的一切现象都看成由一个由超越自然界和人类本身的神(佛教的玉皇大帝、基督教的上帝、伊斯兰的真主等)所控制,不仅不可能有牛顿三定律,伽利略不会发现自由落体运动,资产阶级的历史学家也不会发现各阶级之间的斗争,资产阶级经济学家更不会对各个阶级进行符合客观实际的分析。我们且不说其他民族,中国历朝历代的统治阶级,对他们残酷的经济剥削和政治压迫导致饥民暴动和农民起义不都归结为官僚的腐败吗?腐败是表面现象,阶级斗争才是腐败本质和规律。因为统治阶级横征暴敛导致河流失修,造成洪涝灾害和瘟疫盛行不都归结为上天对他们的惩戒吗?哪里反映出阶级斗争的影子?封建统治阶级主持修撰的史书中,哪一部哪一册甚至哪一节不是充斥着唯心史观和天命论?即使具有朴素唯物主义思想的西汉历史学家司马迁在撰写的《史记》时,也是把“天下兴亡之事”归结为天人相应。司马迁之后的全部史学著作,几乎没有一部按照朴素唯物主义来叙述历史的变迁,更不用说“共产党”执政的1979年由早就蜕变为官僚资产阶级分子们作出的《十一届三中会合决议》和1981年炮制的《关于建国以来党内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了。这些历史都说明,如果没有科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任何人任何政党都不会承认阶级的存在,更不会承认阶级斗争是人类社会自阶级产生以来,朝代更替和社会制度变换的历史规律。所以,马克思主义中的阶级斗争学说是建立在唯物史观基础之上的科学理论。没有辩证唯物主义这个基础,就不可能有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学说。

以上事实证明,项观奇先生把阶级斗争当成马克思主义的基础,纯属胡扯八道,更是对马克思主义无耻的歪曲。正如列宁同志说的,“马克思学说中的主要之点是阶级斗争。人们时常这样说,这样写。但这是不正确的。根据这个不正确的看法,往往会对马克思主义进行机会主义的歪曲,把马克思主义篡改为资产阶级可以接受的东西。因为阶级斗争学说不是由马克思而是由资产阶级在马克思以前创立的,一般说来是资产阶级可以接受的。谁要是仅仅承认阶级斗争,那他还不是马克思主义者,他还可以不超出资产阶级思想和资产阶级政治的范围。把马克思主义局限于阶级斗争学说,就是阉割马克思主义,歪曲马克思主义,把马克思主义变为资产阶级可以接受的东西。”

马克思主义认为,任何事物都是相互联系、相互制约和相互影响的。世界上没有免费的早餐。按照资产阶级无利不起早的说法来看,项观奇之流公然歪曲历史,把阶级斗争当成马克思主义的基础,不仅是对马克思主义的恶意歪曲,是对中国工人阶级的无耻欺骗。其目的就是为老修正主义分子考茨基招魂,推销他的宪政民主,为各类资产阶级能够长期稳定地剥削、压迫和奴役工人阶级服务。

二〇一〇年五月二日[/b]

貌似有篇文章质问项观奇为什么加入德国修正共产党,不去加入德国马列共产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