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有之乡的分裂指日可待

一、“公诉”活动暴露分歧
乌有之乡发布《热烈欢呼人民群众重新登上政治舞台——全国公诉签名阶段圆满结束》,一篇是《乌有之乡特约评论员:一场伟大的社会主义复兴运动》后,有人著文批驳道:“赋予它权利宣布全国人民公诉茅于轼签名阶段结束?为什么要结束签名活动?”、“能够宣布结束全国公诉签名的‘公诉团’只有一个,它必须由各地公诉团联合产生。我们十分清楚,没有这样一个全国性的‘公诉团’。”
该文作者揭发“我曾向乌有之乡发了一篇《建议公诉茅于轼各地发起人开个联系会》,被乌有之乡否了不发。”
从该文作者所述可以看出两点:一是乌有之乡群体是不讲民主的,只忽悠群众替他们出力,小政方针全由几个头子说了算;二是虽然乌有之乡群体把群众忽悠起来了,但他们的目的和群众的愿望完全是两回事。
为什么乌有之乡群体封锁该文作者?因为“公诉”活动已经出现了不利于保皇的种种迹象:在河南,“这些青年不仅参加了签名,而且还有组织地到街头、广场进行宣传。”。“公诉”活动已经脱离了乌有之乡群体对上面一股少壮政治势力的拥护、呼应,拐到可能危害官僚资产阶级统治的方向上去了,因此“假‘好龙’的‘叶公’吓倒了”。
二、上海“公诉”团三成员被警察殴打
对此事乌有之乡会作何反应?必然是装傻充愣。因为乌有之乡群体的所作所为就是为了维稳,为特权势力效劳,对特权势力的飞扬跋扈之举他们是不敢说三道四的。
而三成员被殴则伤了被忽悠群众的心,会造成两个效果:一是群众更加痛恨特权势力,发扬毛泽东这块牌子的左刃的时机愈显成熟;二是有助于群众识破乌有之乡群体的保皇京叭本质。
乔宇东、吴育民、翁立国三人吃了苦头,这个苦头吃得很值,笔者向他们表示慰问。
三、保皇京叭太低能,少壮势力不满意
重庆市委党校教授苏伟在接受外国媒体采访时称:“当然,也有少数真‘左’的人,对重庆‘唱红’热烈欢呼,把重庆的作法‘说成了左’,这也给一些厌烦‘左’的人造成误解,以为重庆‘唱红’是在‘向左转’。这也是一个很有趣的现象。但那些人实际上在给重庆‘帮倒忙’。”
“帮倒忙”,拍马屁都不会,拍到马蹄子上了,保皇京叭表现了两年,获得这么一个评价,惨不惨?这下可好,不但期望中的肉骨头得不到,被扫地出门都有可能的。
苏伟还讲:“而重庆呢,是遵循中共中央指引的方向,既不“向左转”,更不“向右转”,也不“向后转”,而是坚定不移向前进。”看看,船主都跳上岸扔石头砸船了,船上的几个小喽罗怎么办?
其实保皇京叭已经有“新思维”了,他们的一篇文章讲:“一定要学会求同存异,不仅毛派共产党人要学会党内团结,更要学会与右派有条件的团结,这是学习毛泽东思想重要的实践运用”。保皇京叭最爱标榜自己“爱国”,最爱批对方是“汉奸”,这下可好,“爱国者”要与“汉奸”搞“有条件的团结”了。
几只保皇京叭还在漏水的船上观望,主子已经不待见他们了,长期受他们忽悠的群众也要不待见他们了,他们自己还得琢磨“半爱国、半汉奸”的套路怎么耍。
看来下半年呐,京叭的日子不好过。

事实罗列正确,但是结论错误。结论是泛左翼在觉醒。

[老左们也是左派内的极少数派,左派的主流还是乌有之乡为代表的那个群体。

“结论错误。”?──哪一句错了?“下半年呐,京叭的日子不好过”错了吗?
既然同情乌有的左心田讲话了,我再加上一句“下半年呐,左心田的日子不好过”。

分裂只是现象,泛左翼觉醒才是本质。俺知道你怕泛左翼觉醒。不会连这都看不出来吧。我看,你的末日很快就到了。

“俺知道你怕泛左翼觉醒。不会连这都看不出来吧。”──泛左翼已经加速觉醒近半年了,这一点谁都看出来了,你只是才看出来而已。
本论坛第一民运分子行者之所以来到本论坛,不就是为了泛左翼觉醒吗?这一点论坛董事们看得清清楚楚,就你左心田看不清楚。
自2月笔者贴出第一篇政治寓言《毛主席的最新指示》以来,泛左翼的思想斗争可谓是日新月异,张宏良很快就臭了,马门列夫也臭了,可见泛左翼觉醒的速度有多快。
就本论坛而言,笔者第一次来这里时,“民运分子”一词还是臭老九,大家见了都躲着走,现在呢?有点香老三的味道了,有人开始称赞笔者“根红苗壮”了。
泛左翼在朝什么方向觉醒呀?既不是保皇方向,也不是专政方向,而是民主方向,看看现在本论坛谈民主的有多少?
对此论坛董事们很郁闷呢,前两天你们几个搞自我批评,不就是论坛董事们授意的吗?再派人把几个陈年贴子顶上来,不就是企图转移思想斗争大方向吗?有何效果呀?
你和那几个论坛董事要做好写检讨的准备,写检讨是主席他老人家的老规矩,你们恐怕跑不掉。

民运分子也到快滚蛋的时候了。林二一滚了,行者还远吗?

滚蛋也不是不可以,不过要等到四渡赤水或八渡赤水之后。
本论坛第一民运分子滚蛋之日,就是本论坛门可罗雀之时,就是本论坛彻底失去作为思想阵地的使用价值之时。
左心田何时承认自己是本论坛第一保皇分子呀?行者掌握的证据已经很多了,还要我一个个摆出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