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群文章《董爱国的唯一出路》

董爱国同所有当代的青年一样,所接受的也是买办、官僚资产阶级的意识形态教育。尽管处于目下帝国主义正用飞机大炮炸开别国大门或用经济侵略手段掠夺别国人力、物力和财力资源的环境中,事实证明眼下根本尚不具备实现共产主义的条件与基础,但那些败国丧邦的东西却仍然无视于社会进程及历史进度而紧密配合着帝国主义的侵略和掠夺言行,声嘶力竭地遥相呼应叫嚣着全球一体化。而且,为了更可彻底地欺骗、说服国人欣然承受与由衷赞同被外寇的侵略和掠夺,这帮败国崽、卖国贼居然篡改和模糊化历史,把旧社会的半殖民、半官僚资本主义血泪史及其政以贿成、民不聊生状况描绘成最先进的因此中国绝对该按此复辟的美好状态,而把新社会的独立自主、强国富民及其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状况反倒诋毁成最落后的因此中国绝不能据此前进的糟糕状态。

然而,董爱国毕业时虽然也满腔的高学费所催生的对祖国怨怼、怀恨,以及满脑子的买办、官僚资产阶级所极力灌输的垃圾概念,但他的逻辑思维却竟然侥幸的没有被完全破坏掉,故而董爱国尽管也同样是根本没能掌握真实的知识以致于根本没树立起正确的人生观、世界观,可他却尚能独立思考、尚会运用逻辑与情理来判断问题和态势。而也正因为此,最后终于导致了董爱国在现实、思考、再现实、再思考……中,逐渐而又缓慢走上了一条自己认为唯一正确的道路。

刚毕业时,董爱国进了一家外企工作。但他慢慢发现自己的劳动果实竟然大部分被外国人赚去了,剩下的那一小部分也被买办资产阶级给连黑带捞瓜分了。董爱国当时的思想境界尚没达到作为国人就理该为祖国出力的程度,但他从自己劳动果实中的那块本该放在自己医疗、教育、就业、住房、养老福利保障上的利润也被外国人拿走这一点上,却也意识到了似乎自己干的并不是什么正事。引起了注意后,董爱国进而思考:既然是在实现全球一体化,哪为何外国人还要把利润拿回国去以致造成此消彼长根本与建设全球一体化相背的状态呢?!有天,董爱国终于清醒且明白了过来:原来自己是被买办资产阶级骗了!尽管自己从来不想做卖国的事,可身为一个中国人却如此甘愿去被外国人剥削、掠夺,其意义上却实与卖国贼毫无二致!于是,董爱国毅然离开了外企。

接着,董爱国进了一家国企工作。但他慢慢发现处在半殖民、半官僚资本主义体制下的国企,竟已然同自己曾经认定的公有概念截然相反了,已经完全失去了人民所共同拥有的本质特性,蜕变成了形公实私的官僚资产阶级私产。单位里有权有势的领导拿了工人劳动果实中的那块本该放在医疗、教育、就业、住房、养老福利保障上的利润,全然没有一点社会主义公有制的剩余价值是必须反馈于工人的意识,以至于都肆无忌惮又心安理得地假造名目或直接了当挥霍、侵吞和瓜分了,从而使得工人和工厂都因此完全没了前途与希望。觉察到了这些后,董爱国由此思考:难道这就是传说中改革开放禁止大字报废除民主所造就的摧毁国企搞垮公有制根基的企业独裁绝招?!有天,董爱国终于清醒且明白了过来:原来自己又无意中成了官僚资产阶级的一个可怜牺牲品!于是,董爱国又毅然离开了国企。

继后,董爱国进了一家私企工作。但他慢慢发现私企老板——有称:资本家——也有称:资产阶级,居然崇尚什么:“不管白钱还是黑钱,只要能弄到手的就是好钱。”故此,资产阶级剥削了工人——无产阶级的劳动果实中那块本该放在工人医疗、教育、就业、住房、养老福利保障上的利润,非但没有一点真心实意回报社会的意思,却竟然还反而去扰乱社会正常秩序和治安,比如:包养二奶、扶持黑社会、贿赂政府官员、哄抬物价。意识到了后,董爱国因此思考:难道改革开放全力破坏公有制与摧垮道德思想体系为的就是要营造这样的私企和资产阶级?!有天,董爱国终于清醒且明白了过来:原来自己又无意中成为了资产阶级搅乱祖国的一名可恶帮凶!于是,董爱国又毅然离开了私企。

最后,董爱国自己筹资开了一家公司。但他慢慢发现情况居然也并不如一开始自己曾以为的那样:不在害国者手底下工作就能够为祖国和人民作出些贡献了!因为,随着时日的推移,不说政府各部门能伸手的全向他伸出了手,就是那上交的税收也都犹如泥牛入海那般进了贪官污吏的口袋,而且贪官污吏的荒淫无度、穷奢极侈比之任何人都有过之而无不及,其状简直是把国家当作了其的私人资源和财产,甚而至于为了能够满足和保持贪官污吏本性使然的糜烂生活,竟把榨干人民的血汗并镇压人民源于痛极而致的挣扎反倒定性成了天经地义的时代“真理”与“道义”。发觉到了后,董爱国据此思考:难道改革开放一开始就奋力拉开老百姓与官僚的收入和权力差距为的就是要培养这样的贪官污吏?!有天,董爱国终于清醒且明白了过来:贪官污吏之所以能够成为贪官污吏,原来全由人民的血汗在提供和扶持着!而自己无意中竟然也成为了支撑贪官污吏的一块可悲基石!于是,董爱国又毅然关闭了公司。

但是,当董爱国再度考虑换个工作时,却猛然间发现自己居然已经没有任何事情可以干了,因为董爱国一时的思想水平尽管还没提高到可明白:只有推翻买办、官僚资产阶级专政体制还原无产阶级专政体制才能改变现状、才能强国富民!但他此刻却也已然可以通过自己的良心、良知判断出:无论自己干什么也都将基于半殖民、半官僚资本主义的社会性质而没法像个正常人那般为祖国贡献自己的力量!

董爱国一下子失去了活着的依托和人生的追求,霎那间万念俱灰坠入了迷惘、彷徨中,生存与死亡的界线也顿时变得模糊了起来。董爱国随后的思想因此一度异常惊险地跋涉在极端的自己要干什么和怎么干的问题与疑难上,反抗剥削压迫的心理迫使他强烈地感觉到自己不该就这么轻易放弃与妥协,而应该和必须去干点什么!为此,董爱国所知道的任何杀人放火、抢劫盗窃、绑票勒索事件或故事,开始一幕幕、一景景的浮现在了眼前。而追思过程中的一次次冲动,也猛烈地冲撞着他首要的为祖国和人民作贡献的界限,有几次他都差点儿心血来潮动身去蛮干瞎闹一番。

豁出去的意识加上尚不知该如何干的为祖国和人民出力愿望,终于有天使得董爱国想起和锁定了一个特殊的群体:侠客。董爱国找来了所有能够搞到的关于侠客的书籍与资料,认真地学习和研究了起来。不久,董爱国就被侠客的“杀富济贫”精神和行为所深深感动了,基于体会他很快认同并接受了在一个没落、腐朽的剥削压迫社会中唯有侠客才可称之为是真正活着的信念。同时,董爱国也因此而刻苦学会了各种行侠仗义的技术和手段。

具备了侠客素质的董爱国,待又认识到半殖民、半官僚资本主义社会的法律由买办、官僚资产阶级掌控且为其服务的本质后,开始向维护和保障半殖民、半官僚资本主义社会的法律,亦即:保护和维持买办、官僚资产阶级专政体制的法律,发起了彻底的挑战。董爱国由此也成为了一代“杀富济贫”的大豪侠。

但董爱国慢慢发现情况竟然也并不如一开始自己曾以为的那样:只要自己致力把剥削阶级的钱拿来还给老百姓就是尽力为祖国和人民作了贡献!因为,经过了多次杀富济贫后,董爱国发觉剥削阶级依然在残酷剥削压迫人民,根本没看出有一点儿收敛,而那几个获得了济贫款的老百姓就更是让董爱国失望了,在董爱国给其济贫款前都是摆着一副凶狠狠的拚命、造反样,可收到济贫款后却并没利用有了钱的优势继续,反而息事宁人回家去挨那过一天算一天的小日子了,甚至还出现自己拿到了一点钱后居然马上就去劝阻或笑话别的正摆着一副凶狠狠的拚命、造反样的人。但最令董爱国绝望的还是:他发现自己的杀富济贫速度和力度竟然仅等同于杯水车薪、扬汤止沸,根本就抵不上被剥削压迫而致穷的人民落难的速度和力度。

这次的打击,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大、都猛。就如同原本脑中尚存黑暗的屋子里或许有可燃照明物的希望,但经过了实践尝试后却发现所有已知的方式方法都根本就解决不了实际问题。为此董爱国感到了彻底的绝望,从而也就滋生了渺小的自己根本撼动不了这个腐朽社会的颓废思绪和观念。从此董爱国进入了一种超然的众醉独醒状态,他望着麻木不仁的芸芸众生心底时常会禁不住冷笑:愚昧之极,竟然不明白国家失去前途就意味着每个人都祸在旦夕!

实际上,董爱国此时的状态即已经是:明知国难当头而自己很渴望可为此做点什么却又深感完全使不上一点劲的层次。从行尸走肉起始仅凭着自己的觉悟一步一步进阶至这个有心无力的境界,已然是颇为不容易了,但一般人到了这一境界基于深受几千年来的奴性思维影响,都会临此最后的关头却再也没有勇气探索和求进了。此即犹如:一路奋力叩关至最后终点处的那层薄纸前,可由于力所不及以致离豁然开朗仅一步之遥而却步了。

同样缺乏伟人那种超越奴性思维的董爱国,思想和觉悟就徘徊、彷徨于这最后关头之前。而对此并不知情的董爱国仍然感觉自己处身于漆黑一团之中,根本看不到一丝光明和前景,那点超然的众醉独醒也仅不过使他心底时常冷笑旁人的鼠目寸光而已。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董爱国在冷笑旁人的同时也开始偶尔反问自己:明知大灾害结局,自己却无能为力而将与芸芸众生一同遭受可悲下场,我可还有什么优越的资格去嘲笑别人呢?!

时而陶醉于众醉独醒、时而痛苦于无力改变,董爱国开始懵懵懂懂地在网络论坛上发表起了自己根本不深刻、不成熟的想法和看法,其性质类似于纯粹发泄一下自己对社会现状的不满和鄙视。直到有天,董爱国又在网络上闲逛时看到了一篇左派写的《大革命的总动员令:人民已在觉醒》,才猛然使董爱国突破了思想局限性而令他首次有了可以改变整个社会的新意识,从而也让董爱国终于豁然开朗了:昔日看似无从下手的乱麻似的矛盾,所产生的根子原来就在于社会性质的被改变,是社会主义被复辟倒退资本主义的必然所致,也是无产阶级专政体制被政变为资产阶级专政体制的必然结果!

但是,董爱国对于文章中的通过宣传发动人民群众起来改变这个社会的设想和做法却又并不认同。因为董爱国此时所拥有的见识和知识令他尚不能接受单靠人民群众也可改变整个社会的观点,他的思想境界还处于必须依靠大官或军人政变才可能改变这个社会的层次,因此董爱国极度想获知中央政府高官中是否也有左派的人。然而,经过了仔细分析研究后,董爱国几乎绝望了:中央政府所提拔和重用的人居然全是反社会主义的干将!

阴错阳差,董爱国于如何改变社会的问题上搁浅了,却不期然搞清楚了自己之前从未去深思的中央政府为何不提拔和重用真正为人民服务的人而非得要提拔和重用反人民的人渣问题。以前的董爱国迷迷糊糊地认为中央政令不畅仅是中层和下层官员的“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所致,而现在董爱国猛然间惊醒了:原来,这一切都是在做戏!实际上的真相是:中央先提拔和重用反人民的人渣并把这些人渣全推到要害位子上或舆论第一线,让人渣尽情地肆无忌惮炮制和实施反人民的言行,而中央自己再伪装成亲民帝皇一般出台爱民政策。

董爱国在无法接受靠宣传、组织人民群众起来改变社会的观点情况下,又失望于靠中央“错”用左派人士而导致改变社会的状态下,这次竟然并没有完全绝望,而是始终隐隐约约感觉到好像还存在着一条自己尚未想到的出路。基于满腔的爱国热情,董爱国一边参阅左派的革命理论,一边开始了有生以来的首度全面而又深刻地思索。

原本讲述一段人生经历理该是有始有终,但考虑到眼下有些事情还不能直白的说,因此本文将于此告一段落。或者有待于以后环境允许了再续,或者以后会由于形势发展而变得再续成为多此一举以致没必要继续,不过那也都属于将来的事情了。至于,董爱国是否能够寻找到革命出路的问题,通过文中董爱国的成长历程也已经不再是什么悬念了。而文终至此的董爱国,其实正是已经处于了别无选择的境地:“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消亡!”

第一步是,董爱国,第二步是,董爱人民。

[

现在的爱国就是为人民服务:推翻资本主义私有制建立社会主义公有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