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勤德的“救党保国”错在哪里?

[b]来源:《中国文革研究网》([url=http://wengewang.org/read.php?tid=29053]http://wengewang.org/read.php?tid=29053[/url])[/b]

[b]张勤德的“救党保国”错在哪里?

澄宇[/b]

一个时期以来,“救党保国”的口号,在个别网上叫得很响,甚至把围绕它提出的政策和策略吹到“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回归和复兴社会主义的唯一正确的政治选择”。就是说,今天的左派必须按照这个口号去“救党保国”,才是唯一正确的道路,否则,都是死路一条。哎呀呀,在左派面对群众的需要探讨各种社会主义革命的方略时,突然冒出这么一个“唯一正确”的道路,岂不让人喜从天上掉?但是,只要人们运用马列毛主义加以分析,就不难看出这个“救党保国”的口号完全是一个亡党亡国的口号。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这个口号有着一系列的政治错误。

首先,它错在对我国现阶段社会主要矛盾的严重歪曲上。

我国现阶段的社会是个什么社会?连外国有识之士都看出我国已经不是社会主义社会,而是“有中国特色”的资本主义社会。因此,这个社会的主要矛盾,正如魏巍同志在他的11条里表述的那样,“这30年的变化说明资本主义已经复辟了。我国现在社会的主要矛盾依然是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矛盾,只是矛盾的主要方面发生了变化,由原来的无产阶级变成了资产阶级。现在我国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正面临着一场新的社会革命。”

“救党保国”口号的提出者开始是不承认这个表述的,现在承认了,说这个表述“是完全正确的”,“对社会主义事业的胜利具有特别重大的意义”。但是,他认为这只是一般的表述,他要做“特殊”的表述。他从毛主席一段话里找到“根据”:“我们这样的条件搞资本主义,只能做别人的附庸。”就根据“附庸”二字,提出“中国人民和帝国主义及其代理人官僚买办资产阶级的矛盾,正逐步成为当前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他列举了那些当前我国经济和政治上的种种事实,就是要说明这些令人痛心的事实,不是修正主义统治集团造成的,而是帝国主义及其代理人造成的。这不仅是内外因的倒置,更是主从因的倒置。这种倒置是他们曾经不批修、不批邓,反而“拥邓”、“挺胡”政治纲领的必然反映。

谁都知道,我国现在之所以沦落为美帝国主义的附庸,完全是邓小平及其继承人推行一条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的结果。如果不动员群众,起而打倒这个反革命修正主义集团,不彻底改变这条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是绝对改变不了这种丧权辱国的附庸地位。即使美、日帝国主义打到国门,也只能是“甲午战败”历史悲剧的重演。“救党保国”口号的提出者把“帝国主义及其代理人”作为中国人民的主要敌人,就是有意放过这个反革命修正主义集团。因为在他们看来,“代理人”不是这个修正主义集团,而是这个集团里“官僚买办资产阶级”的个别“大领导”,即他们暗喻的“瘟神集团”。这是他们“挺胡”的一大方略。他们这种宣传,是把这个集团的一切坏事都算在“瘟神集团”头上,而把这个集团的所有骗人的“善举”都封在那个更善于伪装的“大领导”身上。试问:这样的方略能触动反动统治阶级的一根毫毛吗?

其次,它错在毫无根据地在党内杜撰一个“社改派”。

我们曾经揭露过,“资改派”这个概念是“八字(举毛、拥邓、批江、挺胡)方针”制定者,为了回避肯定文革、肯定走资派,同时为了肯定“改革开放”一个时期的合理性,而制造的一个非科学的概念。那时,他们还没有直接表白他们自己就是“社改派”。只是在众多的人利用“资改派”概念反思“改革开放”时,他们很自然地就以“资改派”的对立面而成为“社改派”了。

他们最早的理论根据是江老板的“两种改革观”,即社会主义改革观和资本主义改革观。魏巍同志曾就此说:那时人家这么讲了,我们大家都赞同。后来人家变了,我们还信这个吗?就是说,从邓小平篡权的那一天起,“改革开放”就走上了邪路。 他采取的是两面派手法,欺骗了党和人民,根本不存在什么“两种改革观”。主张自己是“社改派”的人,又搬出“四项基本原则”作论据。但是,认真分析一下,邓氏的“四项基本原则”也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纲领,而是修正主义的货色。因为这不过是他那曾被毛主席痛批过的“三项指示为纲”翻版罢了。其要害都是不要阶级斗争这个灵魂。

“救党保国”口号的提出者,又用新的手法论证这个杜撰的概念。他说他“所说的党内社改派,指的是坚持以公有制为主体,以人民为国家主人(实行人民民主专政和共产党的领导),以爱国主义、集体主义、社会主义思想为主旋律的共产党员”。在修正主义统治下,这些标准就能保证走社会主义道路吗?每一个共产党员,如果不懂得斗私批修,不搞阶级斗争,那他和社会主义道路永远不沾边。何况走社会主义道路的人并不是“社改派”,因为“社改派”不过是打着社改旗号同样搞的是资本主义;比起“资改派”多了一层障眼法罢了。至于他把统治集团内部一些人的作为,也作为“社改派”例证,那就充分暴露了他们杜撰“社改派”的真实目的,是在继续“挺”他们心目中的那一位。

“社改派”、“资改派”这些似是而非概念的提出,都是为了转移人民认识主要敌人的视线。魏巍同志在“革命的对象”一条里,明确指出“就是党内走资派和篡党夺权的修正主义集团”。他们不接受老人的11条,却用老人的另一段话,即区分修正主义集团和极右派在反共手法上的区别,下结论说:“他认为极右派是最危险的敌人”。做了这样的曲解后,就大肆吹捧说:“实践越来越充分地证明,这一论断,是魏老最大的贡献之一。”还说:“对魏老的最好纪念,是切实践行这一论断。”把自己的错误论断变戏法地算在老人头上,然后再加以推崇、颂扬。捞稻草捞到这份上,岂不悲乎加悲夫?老人在医院里形成11条的时候,同志们纷纷传阅,他们这些人却躲躲闪闪,连医院探望一眼都不敢去。现在竟然编造谎言,说老人赞同他们的观点,还说这是“最好的纪念”。错了,这是最大的污蔑!作为继续革命的伟大旗手,魏巍同志生前就亲自组织了对“八字方针”的严肃批判。老人一生鄙视对敌斗争的献媚心态;对修正主义叛徒集团这个最凶恶、最无耻、最危险的敌人,更是揭露有加,不遗余力。懦夫拉战士壮胆,情有可原;心怀叵测的人,可就要警惕了!

第三,他还错在对待所谓“民族资产阶级”的策略上。

众所周知,我国原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不但胜利地完成了所有制的社会主义改造,而且进行了一系列的社会主义革命,特别是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资产阶级作为革命的对象,已经从所有制方面转向思想政治上。正是社会上的资产阶级被基本战胜以后,毛主席破天荒地指出:“搞社会主义革命,不知道资产阶级在哪里,就在共产党内,党内走资产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并且亲自发动了惊天动地的文化大革命,帮助人民认识这个伟大的真理。邓小平用他的翻案复辟,从反面帮助人民更加认清了这个伟大真理。

但是,“救党保国”口号的提出者,对这个伟大真理压根儿就不置可否。老实说,他们对邓氏的“改革开放”打一开始就是满怀希望的。当人民觉醒以后,他们这种希望自然要面临破灭。他们不甘心,除了用上述的办法为统治者设障眼法,就是把他们的感情投向修正主义精心培育的一代新生的资产阶级。他们说:“在近几十年发展起来的新民族资产阶级,应该是指没有官僚权势及外国势力背景的私营企业家。”又是“近几十年发展起来的”,又是“新民族资产阶级”,又是“没有官僚权势及外国势力背景的”,这些私营企业家是多么的可爱呀。难怪作者要用国家统计局的数字说明“民族企业、民族资产阶级,是一支不可轻视的力量”。什么力量?就是他们“救党保国”的力量。他们还把他们自己对这些私营企业家的爱渲染成“民心民意”,要人们同样地去爱他们。他们说:“在现阶段仍然把民族资产阶级作为人民内部矛盾处理,集中力量首先狠狠打击资产阶级的右翼,对我们的事业是有利的。”不然的话,“容易导致经济甚至整个社会局势不稳,给买办资产阶级造成可乘之机。”

新生的资产阶级,在他们眼里变成了“新资产阶级”,不仅是“新”,而且冠以“民族”,那就更可爱了。难怪他们要给这些私人企业家戴上红帽子,称他们是红色企业家。试想想,这些新生的资产阶级,这几十年在神州大地制造的人间惨剧,比起老资产阶级有过之而无不及。农民工年年讨薪的凄惨景象,难道不是大小资本家有意拖欠造成的吗?这个新生的资产阶级是谁孵育出来的?难道不是邓小平的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孵育出来的吗?它的右翼不过是把这个新生儿的反动本质集中暴露出来罢了。集中打击它,而放过修正主义,不但打击不了,还会使它心头的保护伞有了新的保护。

想当年,利用群众一时看不清,提出“八字方针”,公开“拥邓”、“挺胡”一样,现在,群众觉悟了,就利用群众素有的爱党爱国情绪,变相提出“救党保国”口号,鼓噪一番。但是,只要稍加分析,人们就会发现,这个口号要救的不是党,而是修正主义;要保的不是国,而是内外资本主义利益。真正的救党保国,就是发动群众,进行一场社会主义大革命,彻底推翻修正主义反动统治,使党回到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上来,重建社会主义共和国。

[ 本帖最后由 jiaoyangshihuo 于 2011-1-16 16:25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