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让子弹飞》让子弹飞

电影《让子弹飞》让子弹飞<?xml:namespace prefix = o ns =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宋公明

 

 

一石击起千层浪。电影《让子弹飞》公演后,评论观感蜂起,好评恶评如潮,如子弹漫天横飞,让人目不暇接。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据说,这部电影中有很多门道,很多寓意。也许是在下愚笨,什么也没看出来。

 

 

电影不能太直白,要有内涵有深度,才会有味道。但是电影毕竟是大众化的艺术,如果太过隐晦,故弄玄虚,那也未必是好事。当然,对于一部内涵丰富很有深度的电影,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解读。有些人看出来的寓意,作者未必有那个意思。有些人非要无意或者有意地进行误解曲解,进行没边的引伸联系,那也是没办法的事。谁叫你不把话说明白呢?

 

 

《让子弹飞》是根据马识途先生的小说《夜谭十记》中的《盗官记》改编的。原作的主题思想很明确,就是通过一个被逼为匪的强盗冒充县长,和当地黑恶势力斗争的故事,生动体现了“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的真理,同时也说明了,没有正确的理论的指导和先进阶级的领导,这种斗争是无法取得最终胜利的。因为马识途先生是位革命家兼作家,所以他的作品反映这样的主题是很自然的。没想到的是,这位识途老马于上世纪30年代向旧社会放出的这一枪,竟然在今天又有了知音,通过改编成电影,让这发子弹继续飞了起来。

 

 

当然,电影《让子弹飞》与原作《盗官记》已有很大的不同。印象中,影片开头是一幅很美的自然景色,然后是在古色古香而又豪华奢侈的火车车箱中,买官到手的大骗子县长带着师爷和妓女出身的夫人前去赴任。他们吃着火锅,喝着美酒,唱着欢歌,真是美酒飘香歌声醉,欢声笑语不知羞,一派和谐吉祥的景象。岂料乐极生悲,火车突然飞入水塘,县长睁眼一看,师爷和保镖们全死光了,只有夫人坐在车箱顶上,脸上戴着麻将面具的麻匪用枪口正指着自己的脑门。好在骗子县长及时发挥了骗子的专长,于是麻匪头子成了县长,骗子县长成了师爷,夫人还是夫人,一起去鹅城上任去了。

 

 

这强盗县长却偏要为百姓作主,专和财主过不去。于是当地首富黄四郎设计要害县长。先是让人诬告县长的干儿子六爷吃了两碗凉粉只给一碗钱。这六爷百口难辩,只好自剖肚皮,自己举证,用事实来说话。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六爷这才讨回了清白,然而小命也随凉粉去也。于是县长和众弟兄在小六坟前发誓要为他报仇。

 

 

强盗县长为了和黄老爷作对,发起分钱运动,把没收财主的财宝扔进穷人家窗户里。这黄老爷也针锋相对,使出“打着麻匪旗号反麻匪”的毒计,让手下也用麻将面具遮脸,冒充麻匪去残害穷人。然而假县长计高一筹,反而将其手下活捉。

 

 

最后,假县长杀了黄老爷的替身,使众乡亲以为黄四郎大势已去,于是聚众攻入黄家,本来坚不可摧的碉楼,倾刻间如纸糊般的土崩瓦解,众弟兄们和百姓一起进入豪宅,分桌分椅真忙,然后他们又相约到浦东也就是上海去过小康日子。强盗县长要了黄老爷的命,但是自己也落得个孤家寡人,独自踏上未知的道路。

 

 

影片的故事大概就记得这些。当然,片中有很多精彩对白,很多悬念设置,很多或真或假的人物,记不住也说不清了。代表当时先进生产力的火车,却是用马拉的;最坏的土匪,却专做好事。总之,在那个世界,一切都是颠倒的,荒诞的。

 

 

影片开头张麻子向马拉火车开枪,却没有反应。边上人问:没打中?张麻子说,让子弹飞一会。这子弹飞的也太慢了吧?也是啊,如果说当年马识途先生的小说,是射向旧社会的子弹,不也是飞到现在又有了反应吗?《让子弹飞》飞出来了,到人们真正认识它,理解它,是不是也要等它飞一会呢?鼠标一点,在下的这个帖子也飞出去了,会有什么反应,在下就管不着了,就让它飞吧。

 

 

2010-1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