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与文革

我们都知道邓小平极力否定文革。邓家人也说,那十年是邓最困难的日子。

仔细分析一下,邓小平其实是文革的最大受益者。

本来邓小平就不是什么接班人。刘少奇、林彪、张春桥、华国锋等人都排在他前面。
文革一开始,刘少奇就出局了。邓小平却被保护起来,送到外地。然后刘少奇被开除党籍,最后死去。
林彪事件之后,邓出人意料地复出。随着周总理病重,邓扶摇直上。
天安门事件后,邓被免职,却免于开除党籍(这一点很关键,否则政治生命就完结了)。

这一连串的背后,都有毛泽东的意见。为什么呢?很简单:毛并不想把邓彻底打倒。

最终邓小平再次复出,也成为党内最高的决策者(修正主义上台了)。路线转了180度,全面走资,公有制也被颠覆了。也就是说,反修防修没有取得预想的效果。

这一切是偶然还是必然?

有人说是偶然,我想起一首民谣

丢失一个钉子,坏了一只蹄铁;
坏了一只蹄铁,折了一匹战马;
折了一匹战马,伤了一位骑士;
伤了一位骑士,输了一场战斗;
输了一场战斗,亡了一个帝国.

一个社会主义大国那么容易颠覆,说明本身基础就不牢靠,存在严重的内部结构问题。

所以一定是必然。

邓这样的阶级敌人居然两次复出,说明最高领导层的思想混乱到何种地步!

假如文革发生在外国,我们一定会说文革的不彻底性、盲目性。

客观地说,邓小平大获成功,个人声望在1984年达到顶峰。他死后,路线仍然没有改变。

倒不是邓小平有经天纬地的才干,而是文革的反作用。四人帮被抓,造反派被清洗,都是发生在毛泽东逝世不久(人家早就磨刀霍霍)。

文革并不是“过火”,而是从一开始的指导思想就有缺陷。所以导致最后的失败。

[ 本帖最后由 列宾 于 2010-12-9 17:26 编辑 ]

赫鲁晓夫的背叛注定了社会主义阵营的土崩瓦解,文革的主要目的只是为验证继续革命理论为以后再次革命留下火种而已,因此说什么思想就有缺陷导致最后的失败之说是没意义的
为什么不彻底打倒邓小平这个走资派呢,因为走资派不是关键,修正主义才是关键,没有修正主义,走资派蹦踏不起来,不深刻批判修正主义,只打倒邓小平,还有另一个邓小平上来,所以彻底打倒它是无意义的,而且是对以后的革命有害的

[ 本帖最后由 y041500 于 2010-12-9 13:34 编辑 ]

这一连串的背后,都有毛泽东的意见。为什么呢?很简单:毛并不想把邓彻底打倒。

——这是自作聪明者的典型看法。

毛主席之所以让DXP复出,正是为了将名声较臭的DXP拉到前台,抵消包括周恩来在内的面目不清的诸多“老革命家”对群众持续的消极影响,同时也给DXP创造暴露其真相的条件,以教育人民。而事实上,毛主席的这个策略是奏效的。DXP1975年的疯狂“整顿”就是给其垮台创造了条件,DXP的垮台,对包括官僚主义者阶级、走资派在内的整个党内资产阶级打击都是很大的。对DXP的再一次垮台,周恩来也已经无话可说。

1976年4·5事件发生后,毛主席已经明确将DXP定性为“对抗性矛盾”。如果不是10·6政变得逞,DXP被开除出党只不过是个时间问题。刘修养1966年就被打倒了,其被开除出党也等到了1968年,程序总是要走的。而且关键在于,那些未被打倒的所谓“老‘革命’”,以及追随DXP搞整顿的华一举之类反革命新贵也是“将DXP开除出党”的阻力。

最终邓小平再次复出,也成为党内最高的决策者(修正主义上台了)。路线转了180度,全面走资,公有制也被颠覆了。也就是说,反修防修没有取得预想的效果。

——实际上恰恰是在华一举主政时就已经完成了国家垄断资本主义范畴的资本主义复辟,已经“颠覆了公有制”。

“修正主义上台”是在1976·10·6。

“邓小平再次复出”不是资本主义复辟的原因,而是它的后果,因果不能颠倒。

“也就是说,反修防修没有取得预想的效果”——打倒刘、林两个资产阶级司令部难道不是文革的成果?文革期间各种社会主义新生事物的成长难道不是文革的成果?

正如列宁在《关于用自由平等口号欺骗人民》中所指出的:“一年半来,我们的革命为无产阶级,为我们所服务的那个阶级,为我们奋斗的目的,为打倒资本统治所做的事情,要比法国革命为本阶级所做的事情多得多。所以我们说,即使出现某种最坏的情况,即使明天有某个幸运的高尔察克把所有的布尔什维克都斩尽杀绝,那革命还是胜利了。我们的话可以从下列一点得到证明:这次革命建立的新的国家组织,在全世界工人阶级中已经取得道义上的胜利,现在就已经得到全世界工人阶级的支持。当时伟大的法国资产阶级革命家在斗争中遭到灭亡,是因为他们孤军奋斗,没有得到其他国家的支持。当时欧洲所有国家尤其是先进的英国都起来反对他们。现在我们的革命仅仅经过布尔什维克政权一年半的统治,就使它所创立的新的国家组织即苏维埃组织成了全世界工人所理解、所熟悉、所欢迎的组织,成了他们自己的组织。”

列宁的论述,抽了今天的“文革失败”论者们一个响亮的耳光。

看到没有——“即使明天有某个幸运的高尔察克把所有的布尔什维克都斩尽杀绝,那革命还是胜利了。我们的话可以从下列一点得到证明:这次革命建立的新的国家组织,在全世界工人阶级中已经取得道义上的胜利,现在就已经得到全世界工人阶级的支持”!

国际马列毛主义运动的形成,恰恰就是文革“在全世界工人阶级中已经取得道义上的胜利”的体现。

倒不是邓小平有经天纬地的才干,而是文革的反作用。四人帮被抓,造反派被清洗,都是发生在毛泽东逝世不久(人家早就磨刀霍霍)。

文革并不是“过火”,而是从一开始的指导思想就有缺陷。所以导致最后的失败。

——————————————————————————————————————————————————

最多只能说无产阶级革命派在斗争策略上有失误,说“从一开始的指导思想就有缺陷”,不是无知就是别有用心。

如果顽固坚持此种说法,实际上就是对文革理论和实践的恶毒攻击。

[ 本帖最后由 德东 于 2010-12-9 15:25 编辑 ]

9 月20日,选基来找老爹(熊向晖),告诉他一些新的情况:一次政治局讨论治丧的会议上,江青突然提出,第一,开除Dshoping出党;第二,华国锋批林(彪)批孔(夫子)不积极,批邓更不积极,领导中央不得力;第三, 暂时 还团结在华国锋周围。叶帅当即表示,不同意江青的第一点意见,…但是叶帅赞成江青的第三点意见,就是仍然要团结在华国锋周围。叶帅一说完,其他政治局委员都赞成他的意见,只有江青、张春桥、姚文元、王洪文这四个人不表态。
————摘自《熊蕾:华(国锋)叶(剑英)“结盟”》

实际上,在当时要实现“开除Dshoping出党”,就要把这些绊脚石统统搬掉。

华国锋伪中Y的利润挂帅

对于华叶D李汪1977——1978统治下的社会性质,也还有一个说法(据说这个说法的提出者是清源的论敌):【76年的反革命军事政变是党内资产阶级夺取政权占领上层建筑的突破口, 其后的二年是党内资产阶级在上层建筑各个领域逐步实现资本主义复辟的过渡期(过程), 经济基础领域的资本主义复辟是从三中全会开始的。这就是上层建筑反作用于经济基础的原理】。

本文已经论定【1976.10.6资产阶级夺取政党、政权的最高领导权,标志政党、政权已经发生质变,标志资产阶级专政从此建立。1976.10.6就是资产阶级自上而下实施全局性资本主义复辟的起始点】。
所以,本文认为所谓【76年的反革命军事政变是党内资产阶级夺取政权占领上层建筑的突破口,其后的二年是党内资产阶级在上层建筑各个领域逐步实现资本主义复辟的过渡期(过程)】的说法不符合历史事实。

而所谓【经济基础领域的资本主义复辟是从(1978.12的伪十一届)三中全会 开始 的】这个观点,当然也是不符合历史事实的。

难道说上层建筑领域资本主义复辟的同时经济基础是静止不变的吗?上层建筑领域资本主义复辟的 同时 经济基础领域没有资本主义复辟吗?

1976.10.6资产阶级反革命集团夺取党政最高领导权、建立资产阶级中央政权后,资产阶级反革命在对各地无产阶级革命派清洗镇压的同时,没有派出资产阶级反革命分子对原本由无产阶级革命派掌权的工厂企业进行管制、接收吗?将原本由无产阶级革命派掌权的工厂企业进行管制、接收后,资产阶级反革命分子没有推行“揭批四人帮为纲”的资产阶级反革命路线吗?将原本由无产阶级革命派掌权的工厂企业进行管制、接收后,原本的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中“同志式的互助合作生产关系” 没有质变 为官僚垄断资本主义经济“统治和服从的生产关系”吗?将原本由无产阶级革命派掌权的工厂企业进行管制、接收后,原本的社会主义公有制生产资料、消费品和其他产品的分配大权,没有被上台了的官僚资产阶级分子所垄断吗?

在1976.10.6——1978.12的伪十一届三中全会之间,华叶D李汪反革命集团没有在经济基础领域推行资本主义复辟吗?
请看:

1977年3月3日——16日,全国计划会议在北京召开。会议讨论了一九七七年的国民经济计划,通过了国家计委向中央政治局提出的《关于一九七七年国民经济计划几个问题的汇报提纲》。会议回顾了“文化大革命”中党同“四人帮”在经济领域进行的重大斗争,针对当时经济领域存在的思想混乱,提出了要不要坚持党的领导、要不要搞好生产、要不要规章制度、要不要社会主义积累、要不要各尽所能、按劳分配、要不要引进新技术、要不要坚持计划经济等十个要不要的问题,这对于批判“四人帮”的反动谬论,起了积极作用。
————摘自《中国gcd大事记》

所谓“要不要坚持党的领导”,难道不是“要不要坚持华叶D李汪等资产阶级反革命分子为首的党的领导”吗?所谓“要不要搞好生产、要不要社会主义积累、要不要坚持计划经济” 等等,不就是公然割裂无产阶级政治与经济的辩证统一关系、变相鼓吹资产阶级的经济主义吗?不就是华国锋伪十一大报告所谓“揭批四人帮为纲、抓纲治国”、“迅速发展生产力,使社会主义制度获得日益增强的物质基础,推动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的发展和变革……无产阶级专政的基本任务之一,就是发展社会主义经济”等反革命舆论的先声吗?所谓“要不要规章制度”不就是资产阶级“管卡压罚”舆论的出笼吗?不就是对“头上长角、身上长刺、革命无罪、造反有理”等革命理论的反攻倒算吗?所谓“要不要引进新技术”不就是片面鼓吹外国经验、对社会主义“独立自主、自力更生”革命建设方针的变相否定吗?当年无产阶级革命派批判洋奴哲学、爬行道路,强调“要破除迷信,解放思想,打破洋框框,走独立自主地发展社会主义工业、农业、科学技术事业的道路,对外国的好经验可以借鉴,先进技术可以引进,但决不能代替自己的创造”是错误的吗?所谓“要不要各尽所能、按劳分配”不就是“抛弃阶级斗争为纲、抛弃无产阶级政治挂帅,扩大分配方面的资产阶级法权、竭力从分配方面拉大差别、推行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伪装吗?所有这些不就是经济领域资本主义复辟的具体体现吗?

在1976.10.6——1978.12的伪十一届三中全会之间,华叶D李汪反革命集团没有在经济基础领域推行资本主义复辟吗?
再请看:

北京号召利润挂帅(1977.08.27)
在党的十一大精神鼓舞下,全国到处是热气腾腾的喜人景象,国民经济正在出现新的跃进局面。…改进企业经营管理,为国家提供更多的积累,仍然是当前经济工作的一个重要任务,必须引起各级党委、各级财政经济部门和企业单位的高度重视。

社会主义企业要不要盈利?国家要不要积累?这是一个被“四人帮”搅乱因而必须澄清的大是大非问题。…企业上缴利润多,国家积累多,基本建设就有更多的资金来源,国民经济发展速度就快,人民生活水平提高也就有了物质基础。…祸国殃民的“四人帮”,颠倒黑白,混淆是非,把企业实行经济核算,为社会主义增加积累,诬蔑为“利润挂帅”。…由于“四人帮”的干扰破坏,致使一些企业盈利下降,有的还发生亏损。他们的罪恶目的,是要把社会主义家底搞光,把社会主义经济基础搞垮,搞乱无产阶级天下,以便乱中夺权,颠覆无产阶级专政,复辟资本主义。必须广泛发动群众,联系实际,大张旗鼓地批判“四人帮”修正主义路线的极右实质,揭发他们破坏社会主义生产和积累的滔天罪行,彻底肃清其流毒和影响。

努力为国家增加积累,增加盈利,是社会主义企业的光荣职责。在社会主义条件下,企业的利润与资本主义利润有着本质的区别。…“利润挂帅”是破坏社会主义计划经济,以利润为中心,不顾党的政策,不顾产品质量,不顾国家利益,搞资本主义的邪门歪道。“四人帮”干扰和破坏严重的地方就是这样干的。我们必须同它进行坚决的斗争。一切企业单位,除国家允许的政策性亏损以外,都必须有盈利,不许亏损。…
扭转企业亏损,增加盈利,是贯彻落实华主席提出的抓纲治国战略决策的一项重要措施。各地区、各部门都要加强对扭亏增盈工作的领导,把这项工作摆到各级党委的重要议事日程上,订出切实可行的计划和措施,认真贯彻执行。要指定主要负责同志亲自抓财务工作。各级领导都要挺起腰杆,理直气壮地抓扭亏,抓盈利,抓积累;而且要大抓、狠抓,抓紧、抓好、抓出成果来。为此,就要深入实际,调查研究,发现典型,树立标兵,总结推广先进经验。企业党委的主要负责人,在深揭猛批“四人帮”的斗争中,既要抓好生产,又要抓好财务,坚决克服只抓生产,不抓财务的错误思想。对国家规定的八项经济技术指标,必须逐项进行考核,全面实现多快好省。不能为国家盈利,甚至发生经营亏损的企业,不能选为大庆式企业。…国营企业实现的利润和税收,必须及时足额地缴入国库,任何地区、部门和企业单位,都不得擅自挪用、挤占和留用。…

在英明领袖华主席为首的党中央英明领导下,全国形势越来越好。革命蓬勃发展,生产蒸蒸日上。我们一定要抓紧有利时机,努力发展生产,切实做好扭亏增盈工作,为国家增加更多的积累,为实现抓纲治国战略决策今年初见成效、三年大见成效,把我国建设成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作出贡献

(摘自1977.08.27《人民日报》“努力为国家增加积累”文)
[url]http://chinausnews.com/zrg/viewt[/url] … page%3D1&page=2

这个资料表明,在1977年8月,华叶D李汪伪G中央在经济领域已经公然祭起了“利润挂帅”的黑旗。

1977.08.27《“人民”日报》这篇《努力为国家增加积累》的文章就是华叶D李汪伪G中Y推行资产阶级经济主义的一个确证,就是华叶D李汪伪G中Y在经济领域复辟资本主义的一个确证,完全是对社会主义建设方针、社会主义计划经济、社会主义企业生产、社会主义企业管理的全面反动。

1976年出版的《政治经济学讲话(社会主义部分)》(人民出版社出版 新华书店发行 北京新华印刷厂印刷 1976年6月第1版,以下简称《1976年政治经济学讲话》)指出:
【怎样才能发展社会主义生产呢?毛主席指出:“革命就是解放生产力,革命就是促进生产力的发展”。…
在社会主义社会只有以阶级斗争为纲,坚持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深入开展政治、思想、经济战线上的社会主义革命,及时地调整或变革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中不完善、不适应的部分,巩团和发展社会主义的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以保证生产的社会主义方向,调动一切积极因素,才能促进社会主义生产不断的发展。否则,如果不抓革命,只埋头搞生产、搞技术,不仅生产上不去,而且会偏离社会主义方向,资本主义就会复辟。所以,“革命是历史的火车头”,革命是生产发展的动力。

现代修正主义者竭力歪曲马克思主义关于生产关系和生产力、上层建筑和经济基础相互关系的基本原理,把社会主义生产的发展仅仅归结为生产技术和生产工具的改进,否认阶级斗争是社会主义社会发展的动力,也是社会生产力发展的动力,否认劳动群众在生产中的决定作用,鼓吹“生产第一”、“技术第一”、“专家治厂”,贩卖反动的唯生产力论。这种谬论的实质,是抹煞社会主义时期客观存在的阶级斗争,反对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否定革命统帅生产,以达到颠覆无产阶级专政、复辟资本主义的罪恶目的。
毛主席彻底批判了他们的反动谬论,为我们党制订了“抓革命,促生产”的伟大方针。这一方针科学地阐明了革命和生产,精神和物质,上层建筑和经济基础,生产关系和生产力之间的辨证关系,正确地反映了社会主义生产发展的客观规律,指引着我们取得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事业的伟大胜利。… ————《1976年政治经济学讲话(社会主义部分)》第三讲 社会主义生产的基本特征一、社会主义生产的目的】

刊发于《“人民”日报》的这篇文章也掐头去尾拼凑了一点恩格斯、列宁、毛泽东的个别词句,以遮人耳目,然而文章通篇找不到一处毛泽东始终强调的“抓革命,促生产”的字样,根本不提“上层建筑和生产关系领域的社会主义革命”,反而割裂“革命”与“生产”之间的辩证关系,极力片面鼓吹“为‘国家’增加积累,增加盈利”,这难道不是“利润挂帅”、“生产第一”的资产阶级经济主义吗?
其实,就算华叶D李汪们也还把“抓革命,促生产”的口号叫上几声,世人也都明白他们到底要革什么命——他们的革命对象就是所谓“祸国殃民的‘四人帮’”!这篇文章出笼的时间是1977.08.27,正是华叶D李汪伪11大(1977.8.12——1977.8.18)结束之后。可见,在1977.8华叶D李汪伪11大之后,华叶D李汪及其徒党们就连口是心非地喊上几声“抓革命、促生产”也很不情愿了。

社会主义生产到底该怎样正确解决“积累”问题?
《1976年政治经济学讲话》说【社会主义社会…基本经济规律…要求社会主义生产的目的必须是满足整个社会和人民群众不断增长的需要;达到这一目的的手段必须是深入开展社会主义革命,及时地调整或变革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加速技术改造,多快好省地发展社会主义生产。
社会主义基本经济规律决定着社会主义经济发展的方向,决定着生产、分配、交换和消费等方面的活动。在进行生产时,决定生产什么,生产多少,生产怎样布局等,都必须服从这一规律的要求;在安排分配时,规定积累和消费的比例及其内部的构成,也必须服从这一规律的要求;在组织交换时,内销与外销、供应城市与供应乡村的比例的规定,各类商品比价的确定,也都必须服从这一规律的要求。总之,在组织社会主义经济活动的整个过程中,都必须遵循社会主义基本经济规律的要求。而一切“利润挂帅”、“生产第一”、“自由经营”、“自由价格”、“物质刺激”、“分光吃尽”等修正主义的邪门歪道,都是违背社会主义基本经济规律的要求的,都是对社会主义生产目的和与之相适应的实现目的的手段的一种反动,其结果必然会瓦解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导致资本主义的复辟。————《1976年政治经济学讲话(社会主义部分)》第三讲 社会主义生产的基本特征一、社会主义生产的目的】
【正确处理积累和消费的关系,必须贯彻兼顾国家利益、集体利益和个人利益的根本原则,但与此同时,也应考虑国民收入的物质构成,即生产资料和消费资料的比例。…积累和消费的比例,是受着生产资料和消费资料的比例所制约的。一般地说,积累基金的增长应当同生产资料的增长相适应,消费基金的增长应当同消费资料的增长相适应。努力发展生产,生产出更多的生产资料和消费资料,就有利于我们更好地处理积累和消费的关系。————《1976年政治经济学讲话(社会主义部分)》第八讲 社会主义社会的分配一、 社会主义社会国民收入的分配】

而1977.08.27《“人民”日报》这篇《努力为国家增加积累》的文章叫嚷“不能为‘国家’盈利…的企业,不能选为大庆式企业”,难道是“兼顾社会主义国家利益、集体利益和个人利益”吗?难道考虑了“国民收入的物质构成,即生产资料和消费资料的比例”吗?难道是“服从了社会主义基本经济规律”吗?难道不是在鼓吹“利润挂帅”、“生产第一”吗?

这篇文章鼓噪什么【要指定主要负责同志亲自抓财务工作。各级领导都要挺起腰杆,理直气壮地抓扭亏,抓盈利,抓积累;而且要大抓、狠抓,抓紧、抓好、抓出成果来。…企业党委的主要负责人,在深揭猛批“四人帮”的斗争中,既要抓好生产,又要抓好财务,坚决克服只抓生产,不抓财务的错误思想。对国家规定的八项经济技术指标,必须逐项进行考核……】
看看社会主义企业到底该怎样抓好企业管理的,好吗?
【在社会主义企业管理的问题上,一直存在着两条路线的斗争。毛主席历来教导我们,从事党的各项工作,都必须坚持政治挂帅,加强党的领导,实行群众路线。刘少奇一伙出于反革命目的,疯狂对抗毛主席的指示,全面推行修正主义的办企业路线。他们否定无产阶级政治挂帅,反对党的领导和群众运动,实行“生产第一”、“利润挂帅”和“物质刺激”,大搞“专家治厂”,扩大资产阶级法权,扩大等级差别,对广大群众实行资产阶级专政,破坏社会主义相互关系,阴谋把社会主义企业引上复辟资本主义的道路。

坚持政治挂帅,就是要坚持企业的社会主义方向。马克思主义历来认为,经济是基础,政治则是经济的集中表现。政治与经济、技术、业务的关系是对立统一的关系,但政治是统帅,是领先的,它决定着经济、技术、业务的发展方向。因此,在企业的一切工作中,必须以阶级斗争为纲,坚持党的基本路线,坚持无产阶级政治挂帅,深入开展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加强政治思想工作,批判修正主义,批判资产阶级,限制资产阶级法权。我们要坚决反对那种埋头业务,忽视政治,用物质刺激代替政治思想工作的错误倾向,批判反动的唯生产力论。只有这样,才能保证企业的社会主义方向,正确处理企业内部劳动人民之间的相互关系,调动广大群众的社会主义积极性,促进生产的迅速发展,巩固和发展社会主义公有制。

…社会主义企业管理虽然包括多方面的内容,诸如政治管理、生产管理、计划管理、技术管理、物资管理、财务管理和生活管理等,但其根本任务则是紧紫抓住 阶级斗争 这个纲,深入开展阶级斗争,努力使企业的领导权牢牢掌握在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和广大工农群众手里,巩固和发展人们之间的社会主义相互关系,促进生产高速度地发展,使企业成为巩固无产阶级专政的坚强阵地。那种把企业仅仅看成是生产单位,把企业管理的任务仅仅理解为发展生产的观点是极为错误的。

毛主席关于“管理也是社教”的指示,从社会主义时期两个阶级、两条道路、两条路线斗争的高度,概括了社会主义企业管理的实质,为搞好社会主义企业管理指明了方向。————《1976年政治经济学讲话(社会主义部分)》第四讲 社会主义生产中人与人的相互关系三、 社会主义企业管理】

毛主席讲:【管理也是社教。如果管理人员不到车间、小组搞“三同”,拜老师学一门至几门手艺,那就一辈子会同工人阶级处于尖锐的阶级斗争状态中,最后必然要被工人阶级把他们当作资产阶级打倒。不学会技术,长期当外行,管理也搞不好。以其昏昏,使人昭昭,是不行的。… 官僚主义者阶级与工人阶级和贫下中农是两个尖锐对立的阶级。…这些人是已经变成或者正在变成吸工人血的资产阶级分子,…是斗争对象,革命对象】

1977.08.27《“人民”日报》这篇《努力为国家增加积累》极力鼓吹“抓生产,抓财务,抓指标、抓考核,抓扭亏,抓积累,抓盈利”,他们是在抓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阶级斗争吗?华叶D李汪伪中Y统治下各个企业的领导权“掌握在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和广大工农群众手里”吗?这篇文章中可以看到【“干部参加集体生产劳动,群众参加管理,工农群众、干部和技术管理人员三结合”的“鞍钢宪法”】革命精神吗?所谓“各级领导都要挺起腰杆,理直气壮地抓扭亏,抓盈利,抓积累;而且要大抓、狠抓,抓紧、抓好、抓出成果来”,体现了 “工农群众监督干部,帮助干部贯彻执行党的路线、方针和政策,坚持企业的社会主义方向”等 毛泽东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吗?人民群众当家作主了吗?这篇文章所谓“企业党委的主要负责人”是在搞社会主义企业管理还是官僚垄断资本主义企业管理?人民群众在这些企业里不是已经变成“驯服工具”了吗?这篇文章所谓“企业党委的主要负责人”不正是毛主席批判的“把自己当成党的化身”的“反动权威”吗?他们同群众的关系不就是“统治与服从”的“猫鼠关系”、“父子关系”、“油水关系”、资产阶级生产关系吗?除了Dshoping体系上的走卒(76.10.6前的走资派)外,所谓“企业党委主要负责人”的绝大部分在1976.10.6以前不就是毛主席严厉批判的“以其昏昏,使人昭昭”的“官僚主义者阶级”成员吗?只不过从1976.10.6资产阶级建立专政之后,他们已经和Dshoping走资派集团一起演变为了上了台的官僚资产阶级罢了。这些官僚资产阶级分子在《努力为国家增加积累》“抓生产,抓财务,抓指标、抓考核,抓扭亏,抓积累,抓盈利”的黑指示下,打着“社会主义”幌子,将“阶级斗争为纲”变成“揭批‘四人帮’为纲”,用资产阶级的经济主义偷换社会主义生产目的,疯狂推行“利润挂帅”、“生产第一”的资本主义复辟,把社会主义公有制变成了官僚垄断资产阶级所有制,难道不是事实吗?

通过上述资料的对比,还能够说什么【在1976.10.6——1978.12的伪十一届三中全会之间,华叶D李汪反革命集团没有在经济基础领域推行资本主义复辟】吗?所谓【经济基础领域的资本主义复辟是从(1978.12的伪十一届)三中全会 开始 的】说法还能够站得住脚吗?

恩格斯说:【总的说来,经济运动会为自己开辟道路,但是它也必定要经受它自己所确立的并且具有相对独立性的政治运动的反作用,即 国家权力 的以及和它同时 产生的 反对派 的运动 的反作用 。…
国家权力对于经济发展的反作用可以有三种:它可以沿着同一方向起作用,在这种情况下就会发展得比较快;它可以沿着相反方向起作用,在这种情况下,像现在每个大民族的情况那样,它经过一定的时期都要崩溃;或者是它可以阻止经济发展沿着既定的方向走,而给它规定另外的方向——这种情况归根到底还是归结为前两种情况中的一种。但是很明显,在第二和第三种情况下,政治权力会给经济发展带来巨大的损害,并造成人力和物力的大量浪费。…如果政治权力在经济上是无能为力的,那么我们何必要为无产阶级的政治专政而斗争呢?暴力(即国家权力)也是一种经济力量!
————《恩格斯致康?施米特 1890年10月27日于伦敦》】

如果华汪叶李不能攫取政权,资产阶级能够“全面复辟资本主义” 吗?!
恩格斯讲“暴力(即国家权力)也是一种经济力量!”

历史充分证明,1976.10.6华汪叶李资产阶级反革命集团发动军事政变上台后,就是立即全面“阻止了(社会主义)经济发展沿着既定的方向走,而给它规定另外的方向…”、“并将经济发展转到相反方向”,从而以刀和血、以蜜糖包裹的毒药来充分发挥 上层建筑 对于 经济基础 的巨大反作用 直接导致原本的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在 76.10.6——77年7-8月 之间 十分短暂 的时间内 基本上 转变为 由官僚资产阶级所主导、 由复辟了的大大小小 官僚资产阶级分子 掌控的 国家垄断资本主义 经济。

1976年10月6日,华汪叶李发动政变上台,完成了由修正主义者到官僚资产阶级的转变,官僚资产阶级的代表华汪叶李攫取了最高国家权力。对1976.10.6后官僚资产阶级的代表华汪叶李、华D叶李陈汪们来说,“暴力(即国家权力)”当然也是“一种经济力量”!

1976.10.6资产阶级夺取政党、政权的最高领导权,资产阶级专政从此建立,资产阶级的中央政权已经建立,政党、政权已经发生质变。从1976.10.6开始,上台了的资产阶级随即利用已经建立的资产阶级中央政权自上而下启动了政治、军事、经济、外交、文化教育科技各个领域全局性的资本主义复辟。
政党、政权的质变当然有一个过程,实际上大概在1976年底——1977年初,毛泽东路线的无产阶级革命派核心骨干基本上已被华叶D李汪伪G的国家机器清剿完毕,到1977.8华叶D李汪伪11大之前,全局、全国范围内的无产阶级革命派主体队伍遭到全面清洗,在1977.8,得到“擢升”的91名走资派、官僚主义者阶级成员与华叶D李陈汪等原10届中央委员会的110名叛徒、动摇变节分子一起组成了华叶D李汪的伪11大(伪G第一次代表大会)中央委员会。1977.8的伪11大(伪G第一次代表大会)标志政党、政权 质变 过程终结。

1977.8的伪11大(伪G第一次代表大会)的“顺利”举行,也标志着自1976.10.6开始的全国、全局性资本主义复辟达到了一个新阶段————原10届中央委员会63名中央委员
遭到整肃,各地无产阶级革命派的武装斗争已被基本平息或被加以控制,各地当权的无产阶级革命派绝大部分已被清理,全国范围、绝大多数的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体(特别是全民所有制经济)已被强大暴力机器支撑下的华叶D李汪反革命路线的官僚资产阶级分子全面占领,“利润挂帅”的政策已经普遍推行,官僚垄断资本主义“金钱、竞争”的生产关系取代了原本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互助协作、劳动竞赛”的生产关系。

基于上述论证,本文认为:1977.8的伪11大(伪G第一次代表大会)标志着生产资料所有制已经质变为官僚垄断资本主义所有制。
1977.8的伪11大(伪G第一次代表大会)的召开,标志华叶D李汪伪中Y统治下的官僚垄断资本主义经济初步形成。
——《华D叶李陈汪反GM集团批判》

—————————————————————————————————————————

1978年华国锋伪中Y的“除名制度”标志所有制的 质变 已经结束

生产资料所有制质变为官僚垄断资本主义所有制再到官僚垄断资本主义所有制的 质变 终结 当然也有一个过程。
各级官僚资产阶级分子全面垄断生产资料、垄断消费品和其他产品的分配大权,就是全国范围生产资料所有制 总体上发生质变 的开始。与此同时,“利润挂帅”政策普遍推行,以“各尽所能、按劳分配”为名行“扩大、加剧资产阶级法权、拉大等级差别”之实的制度措施相继出笼,再到“管卡压罚”资本主义经济管理模式出台,劳动者就完全沦为官僚资产阶级治下的奴隶。这个过程就是生产资料所有制领域质变发生到质变终结的过程。

前文已列出实证,华叶D李汪的“利润挂帅”是在1977.8伪11大(伪G一大)之后随即出笼的。
而下边的资料证明,大约在1978年上半年,也即在1978.12的伪11届3中全会之前,官僚垄断资本主义所有制的“管卡压罚”制度已经全面建立,而且官僚资产阶级政权已将“管卡压罚”制度发展到“直至除名”的程度,从国家制度层面、从法理意义和国家法定意志层面完全剥夺了工人阶级对生产资料的占有权,官僚垄断资本主义所有制已经蜕变完成。

【1978年4月20日,中央作出《关于加快工业发展若干问题的决定(草案)》(简称《工业三十条》),发到各工业管理机关、各工业交通企业试行。这是当时指导工业交通战线拨乱反正的重要文件。————摘自《中国gcd大事记》】

【中共中央通知(摘 录) 中发【1978】17号 颁布时间:1978.04.20
现将《中共中央关于加快工业发展若干问题的决定(草案)》(简称工业三十条)发给你们,请你们立即组织各工业管理机关、各工业交通企业试行.……

附:中共中央关于加快工业发展若干问题的决定(草案)(摘 录)
…… 二十八、纪律
由于“四人帮”的干扰破坏,现在许多方面纪律松弛,无政府主义现象严重,危害甚大。必须加强组织性、纪律性,同一切违反政策、违反制度、违反统一计划、违反财经纪律、违反劳动纪律的现象作斗争。
……对违反纪律的人,要进行严肃的批评教育。情节严重、屡教不改的,要给予处分,包括记过、撤职、降级降薪、留厂察看(察看期间只发生活费),直至 除名 。除名要慎重。
[url]http://www.bjld.gov.cn/LDJAPP/search/fgdetail.jsp?no=495[/url]】

华叶D李汪伪G中Y出台这个《关于加快工业发展若干问题的决定(草案)》以及关于工人处分的规定,就是要“肃清”所谓【四人帮煽动的“无政府主义、宗派主义、资产阶级派性、踢开党委闹革命、矛头向上就是大方向、砸烂一切规章制度”等“流毒”】,就是1975年Dshoping “整顿”的再版,是1971年12月全国计划会议【反对“空头政治”、反对“无政府主义”、“要整顿”】的再版,是1972年10月《无政府主义是假马克思主义骗子的反革命工具》中所谓“批判无政府主义”的再版,是1973年1月全国计划会议所谓“整顿的方针要写清楚”等等的再版。

华叶D李汪伪G中Y号称“高举毛主席旗帜,把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进行到底”,然而,华叶D李汪伪G中Y居然出台对工人可以“除名”的规定。而所谓被“除名”者的境遇,实际上连1976年以前无产阶级专政下被无产阶级 “监督劳动改造”的阶级敌人都不如。

对被“除名”者来说,所谓“除名”,就是失业,而失业者就是雇佣劳动制度的后备军,在当时历史条件下,失业者要么加入到总量很少的走街串巷的个体劳动者行列(《1978年宪法:…国家允许非农业的个体劳动者在城镇或者农村的基层组织统一安排和管理下,从事法律许可范围内的,不剥削他人的个体劳动…》),要么靠家人养活,要么沦为盲流乞丐或流氓无产者,而更有可能的是,为官僚资产阶级统治下所有制的进一步演变提供失业后备军。表面看,“除名”只是对个别人,实质是官僚资产阶级在全国范围确立了“劳动奴隶制度”,只要是敢于反对华叶D李汪伪G中Y的人,只要是反对华叶D李汪资产阶级专政的人,都是被“除名”的对象。

这个制度实质是宣告:占有生产资料的官僚资产阶级已经彻底剥夺了企业劳动者对生产资料的所有权,占有生产资料的官僚资产阶级甚至随时可以剥夺劳动者的劳动权、工作权;这个制度实质是以国家机器名义强制性确立生产资料所有制领域内统治者与被统治者之间“统治与服从”的关系;这个制度宣告了原本的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中“领导者与群众之间政治上‘集中’与‘民主’关系、经济上革命同志式互助合作关系”的彻底终结。

1978年4月,华叶D李汪伪G中Y出台的《关于加快工业发展若干问题的决定(草案)》及其关于工人处分的规定,实质是一个十分隐晦的雇佣劳动制度。这个制度的出台,标志着官僚垄断资本主义 所有制质变 已经完成,也标志着官僚垄断资本主义的 雇佣奴隶制 已经基本建立,华叶D李汪伪G统治下社会形态的性质已经是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模式的官僚垄断资本主义社会,也即国家垄断资本主义社会。——《华D叶李陈汪反GM集团批判》

为什么不彻底打倒邓小平这个走资派呢,因为走资派不是关键,修正主义才是关键,没有修正主义,走资派蹦踏不起来,不深刻批判修正主义,只打倒邓小平,还有另一个邓小平上来,所以彻底打倒它是无意义的,而且是对以后的革命有害的

请问 :对于如何根除修正主义?

呵呵,任何手段,前提是找对了目标

赫鲁晓夫的背叛注定了社会主义阵营的土崩瓦解,文革的主要目的只是为验证继续革命理论为以后再次革命留下火种而已,因此说什么思想就有缺陷导致最后的失败之说是没意义的
————————————————————————————————————————

在“社会主义阵营的土崩瓦解”之后(注意,社会主义阵营消亡是在1950年代),毛主席时代的中国实际上就是国际共运的中心。当时国际上的情况可能不如“社会主义阵营”存在的时候,再怎么样也不会比二战前苏联的情况更糟糕。如果中国能够坚持下来,完全可能会出现“社会主义阵营再次形成”的局面。国际共运真正陷入低潮是在1976年以后。

所谓“文革的主要目的只是为验证继续革命理论为以后再次革命留下火种而已”,实际上就是还是对文革抽象肯定具体否定,实际上还是在宣扬“资本主义必然复辟”这一为资产阶级喜闻乐见的结论。

即使在1976年的形势下,无产阶级革命派也不是一定就失败。关键在于究竟哪一方能够在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中“打着毛主席的旗帜上台”(当时不打“毛主席的旗帜”在政治上就等于自杀)。坚定的革命左派和顽固的反动右派都是比较少的,大多数人往往是随大流的情况多一些。而江、张等无产阶级革命派如果能够在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中上台,未必就会立即垮台。

[ 本帖最后由 德东 于 2010-12-9 15:32 编辑 ]

三番五次、犹豫不决最后还是酿成大错。

…呵呵,当然“社会主义阵营再次形成”是完全有可能的,什么情况都是有可能的,可事实就只有一个,对于各种“可能性”,文革确实是两手准备或多手准备,但对客观事实来说,为以后继续革命奠定基础是最具现实意义的
我可不是宣扬“资本主义必然复辟”,有可能我词不达意,咱的理论水平还欠缺的多嘛,“文革的主要目的只是为验证继续革命理论为以后再次革命留下火种而已”,咱也来个咬文嚼字把,这句话“主要目的”而不是“根本目的”或“目的”,“而已”应该去掉,呵呵

[

首先要搞清楚,“接班”接的是革命班,不是职务班。

1976年6月15日,毛主席在同江青、张春桥、华国锋等人的谈话中说————这两件事没有完,这笔“遗产”得交给下一代。怎么交?和平交不成就动荡中交,搞不好就得“血雨腥风”了。你们怎么办?只有天知道。
从这些话里,可以看出,毛主席认为很有“动荡中交”的可能。而且,“搞不好就血雨腥风了”。
也可以看出,毛主席对身后形势极不放心。

毛主席当然希望“和平中交”,但可能认为“和平中交”希望不大,反而“动荡中交”的可能性更大————所谓“和平交不成就动荡中交”,因为阶级斗争正处于白热化状态!
同时我们还要注意,毛主席要“交”的绝不是“官衔”、“官职”、“权力”,而是“两件大事”“这笔遗产”!是领袖逝世后无产阶级革命派自上而下的全面交班!
在这样“在对身后形势极不放心”的情况下,在“认为可能‘动荡中交’” 的情况下,他怎么可能唯心地迷信用“委任状”的方式指定一个“和平状态下‘交接’的‘接班人’、‘领袖核心’”来负责如此厚重的“遗产”呢?
如果毛主席认为可以采用发放“委任状”的方式指定“负责‘这笔遗产’的接班人、‘领袖核心’”的话,在他生前完全可以做到————下发一纸文件,召开中央全会即可。

而历史并非如此,正说明直到毛主席逝世为止,根本不具备“下发一纸文件,召开中央全会即可”所必须的“和平中交”的条件————他生前一再嘱咐“国内问题要注意”,据《毛泽东传》称,他生前最后亲笔写下的话(1976年6月25日)还是“国内问题要注意”。
阶级斗争的严峻形势导致了只能在“动荡中交”!
历史事实证明了“两件大事”的确是在“动荡中交”的,但结果是无产阶级革命派在“动荡中交”的过程中失败了!
那么,靠“指定接班人、指定‘领袖核心’”就可以保证在“动荡中交”而不出问题吗?

在这里,必须明确一个问题————“在毛主席生前,毛主席的话(特别在中央机关、高级干部中)是否的确具有‘巨大权威’”?
一九七三年十二月关于大军区司令员对调等问题的谈话期间再三“提议一起唱《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歌”、一九七五年十月至一九七六年一月《毛主席重要指示》中对所谓“老同志”的再三批评教诲等等,充分说明,就在毛主席生前,中央机关的相当一些高级干部对毛主席的话已经是“耳旁风”了。
在毛主席生前,党内相当一部分高层对他的话尚且如此,一旦毛主席逝世,在激烈残酷的“动荡中交”期间,毛主席“指定的接班人、指定的‘领袖核心’”的“委任状”又有多大权威呢?

作为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毛泽东是不会相信“选某人为自己的接班人、选某人为党的‘领袖核心’”这种做法的作用的。
他生前一再强调————核心是在斗争中实践中群众公认的,不是自封的。自己提“以我为核心”是最蠢的;那么最高领袖“指定某人为核心”能算做“在斗争中实践中群众公认的核心”吗?

毛泽东是唯物史观者,是群众史观者,绝非英雄史观者。毛泽东一生相信群众,依靠群众,服务群众。他本人就是从最基层一步一个脚印,在千千万万群众的保护、支持、帮助下,经过几起几落成就事业的。所以,他又反复强调,无产阶级的革命接班人总是要在大风大浪中成长的。他不可能将关乎近10亿人民根本利益的神圣的无产阶级革命事业寄托在某一个“接班人、‘领袖核心’”身上。他再三向人民指出————要造就千千万万的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接班人!“中央出了修正主义,地方起来造反”!“凡中央机关做坏事,就号召地方起来造反,向中央进攻!”

他预见到在他死后可能会有一场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之间你死我活的斗争,他知道,在他生前,虽然一些人、一些阶级已是秣马厉兵终是瞻前顾后、投鼠忌器,而他一旦西去,将没有第二个对他们可以形成绝对震慑的毛泽东,他们会破釜沉舟他们要反攻倒算——4.5之事已是热身,因而他最后嘱咐——按既定方针办:按既定方针办,就要坚持毛主席的革命路线;按既定方针办,就要坚持与走资派斗争;按既定方针办,就要坚持认真学习,深入批D;按既定方针办,就要抓革命,促生产,促工作,促战备(1976年9 月17日《解放日报》)。

作为视无产阶级根本利益为生命、视无产阶级革命事业高于一切的导师、领袖、战士 ,他绝不愿意为了所谓的“和平”而妥协,所以,他说,“和平交不成就动荡中交”!第一方案是“和平中交”,实现不了,“就”坚决地进行第二方案———“动荡中交”,即使是“血雨腥风”,却也是无可如何,在所不惜!为了革命,就必须斗争,为了革命,就不怕动荡,为了革命,就不怕分裂,为了革命,就不怕血雨腥风!

而在动荡的情况下,在“血雨腥风的情况下”,在动荡中能够坚决执行毛路线方针的人,在斗争中实践中群众公认的、自然形成的“领袖、核心”,才是名副其实的“毛泽东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忠诚 的接班人”!


而在动荡的情况下,在“血雨腥风的情况下”,在动荡中能够坚决执行毛路线方针的人,在斗争中实践中群众公认的、自然形成的“领袖、核心”,才是名副其实的“毛泽东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忠诚 的接班人”!

好像是说邓小平,因为邓小平就是半路杀出的

[

莫非你以为邓小品“坚决执行毛路线方针”了吗?是的话就直说好了,否则少在这里阴阳怪气。

在毛泽东逝世后,“按既定方针办”的人是谁呢?不是江青、张春桥等无产阶级革命派吗?在毛泽东逝世后,坚决执行、誓死捍卫毛路线方针的人是谁呢?不是江青、张春桥等无产阶级革命派吗?
毛泽东逝世后,“按既定方针办”的人难道不是“毛泽东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 忠诚 的接班人”吗?坚决执行、誓死捍卫毛路线方针的人难道不是“毛泽东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忠诚 的接班人”吗?
从毛主席逝世后各色人等的表现看,难道不是唯有江青、张春桥方称得上“毛泽东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 忠诚 的接班人”这个光荣称号吗?
不错,江青、张春桥等无产阶级革命派在毛泽东逝世后激烈残酷的“动荡中交”的阶级斗争中失败了,但失败者就不光荣吗?失败者就称不上“毛泽东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忠诚 的接班人”这个光荣称号吗?失败者就不是“毛泽东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 忠诚 的接班人”吗?
而所谓“ ‘胜利’ 了的 毛泽东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 忠诚 的接班人”又在何方?难道是“华汪叶李”这些“胜利者”吗?
难道毛泽东逝世后,“毛泽东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 忠诚 的接班人”立即就“烟消云散”了吗?

[ 本帖最后由 德东 于 2010-12-9 15:44 编辑 ]

邓小平当然不是半路杀出的,而是那个官僚主义修正党预定的

文革的目的:反修防修

结果:没有达成。

毛逝世没多久,文革派就被一网打尽。走资派上台直到现在。

看看文革的结果,到底是谁受益了?

[ 本帖最后由 列宾 于 2010-12-9 15:49 编辑 ]

[

在毛泽东逝世后,“按既定方针办”的人是谁呢?不是江青、张春桥等无产阶级革命派吗?在毛泽东逝世后,坚决执行、誓死捍卫毛路线方针的人是谁呢?不是江青、张春桥等无产阶级革命派吗?
毛泽东逝世后,“按既定方针办”的人难道不是“毛泽东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 忠诚 的接班人”吗?坚决执行、誓死捍卫毛路线方针的人难道不是“毛泽东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忠诚 的接班人”吗?
从毛主席逝世后各色人等的表现看,难道不是唯有江青、张春桥方称得上“毛泽东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 忠诚 的接班人”这个光荣称号吗?
不错,江青、张春桥等无产阶级革命派在毛泽东逝世后激烈残酷的“动荡中交”的阶级斗争中失败了,但失败者就不光荣吗?失败者就称不上“毛泽东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忠诚 的接班人”这个光荣称号吗?失败者就不是“毛泽东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 忠诚 的接班人”吗?
而所谓“ ‘胜利’ 了的 毛泽东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 忠诚 的接班人”又在何方?难道是“华汪叶李”这些“胜利者”吗?
难道毛泽东逝世后,“毛泽东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 忠诚 的接班人”立即就“烟消云散”了吗?

至于所谓“我看你就是想说邓小平”,这种贼喊捉贼的无赖把戏还是收起为好。因为只有你这种不看路线的家伙才会拿什么“半路杀出”作标准!

实际上,你和华邓伪党一样用“四人帮”来称呼文革四杰,这一点本身就能够说明问题了。

[ 本帖最后由 德东 于 2010-12-9 15:52 编辑 ]

“劳动人民”就是这个名字

有两人投降,还有一人自杀。除了张春桥,不值一提。

无产阶级政权在这几个人手中丢掉,不是历史罪人是什么?

评价文革的标准
文革的目的:反修防修

结果:没有达成。

毛逝世没多久,文革派就被一网打尽。走资派上台直到现在。

看看文革的结果,到底是谁受益了?

————————————————————————————————————————
列宁在《关于用自由平等口号欺骗人民》中所指出的:“一年半来,我们的革命为无产阶级,为我们所服务的那个阶级,为我们奋斗的目的,为打倒资本统治所做的事情,要比法国革命为本阶级所做的事情多得多。所以我们说,即使出现某种最坏的情况,即使明天有某个幸运的高尔察克把所有的布尔什维克都斩尽杀绝,那革命还是胜利了。我们的话可以从下列一点得到证明:这次革命建立的新的国家组织,在全世界工人阶级中已经取得道义上的胜利,现在就已经得到全世界工人阶级的支持。当时伟大的法国资产阶级革命家在斗争中遭到灭亡,是因为他们孤军奋斗,没有得到其他国家的支持。当时欧洲所有国家尤其是先进的英国都起来反对他们。现在我们的革命仅仅经过布尔什维克政权一年半的统治,就使它所创立的新的国家组织即苏维埃组织成了全世界工人所理解、所熟悉、所欢迎的组织,成了他们自己的组织。”

列宁的论述,抽了今天的“文革失败”论者们一个响亮的耳光。

看到没有——“即使明天有某个幸运的高尔察克把所有的布尔什维克都斩尽杀绝,那革命还是胜利了。我们的话可以从下列一点得到证明:这次革命建立的新的国家组织,在全世界工人阶级中已经取得道义上的胜利,现在就已经得到全世界工人阶级的支持”!

国际马列毛主义运动的形成,恰恰就是文革“在全世界工人阶级中已经取得道义上的胜利,现在就已经得到全世界工人阶级的支持”的体现。

还煞有介事地谈什么“评价文革的标准”,莫非你想证明自己比列宁还高明吗?

如果你把“文革派就被一网打尽,走资派上台直到现在”也看成“文革的结果”,只能证明你是站在资产阶级立场上讲话。

对于官僚修正主义集团来说,所谓4个人中的背叛自杀的罪算得了什么,一个人的力量能有多大呢,就算他们都大义凛然,能改变复辟的事实么,不抓住主要问题,而抱着这种细枝末节的问题不放,有用么,还是你别有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