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文:革命国际主义运动网评说张春桥

张春桥(1917—2005)

在群众的最前列,在敌人的监牢内–一名不屈不挠的共产主义战士

本文由“革命国际主义运动”网站(AWorld to Win)新闻服务首发于2005年5月16日。
张春桥,二十世纪后期最杰出的革命领袖之一,溘然长逝,享年88岁。
张是所谓“四人帮”的领袖,一起的还有毛泽东夫人江青。它实在应该叫做“五人帮”,因为他们是毛在中国共产党领导层中最亲密的追随者。他们在1976年毛逝世一个月之后即遭到逮捕,而这也是军事政变的一部分。由此,党内毛的反对者夺取了政权,暴力终止了由毛领导的、反对他们的文化大革命,并颠覆了社会主义。
官方的中国新华通讯社发布的公告在5月10日说张于4月21日去世。他的去世作为秘密被保守了近三个星期,或许是为了减轻能够引起新一轮拥毛动荡的危险。至少,这种推迟发布意味着某种因恐惧造成的犹豫不决,也实际反驳了那种称他的形象已全无影响力的官方看法。
这四人在1981年被宣判有罪,中国的人民日报如今总结其罪名为“文化大革命的暴行”和“试图在毛逝世后抢班夺权”。江青和张春桥被判处死刑(后减刑为终身监禁),而他们的共同被告姚文元和王洪文,在那次审判中屈服,被判以20年徒刑。江在15年的隔绝之后,1991年在不明朗的情况下,逝于狱中。王1998年获释,后死亡。姚也在近十年前获释,据说仍在世。围绕在张的监禁以及后来的地点和状况,有如此多的秘密,直到最近的公告发布之前,世界上大多数人以为他已在1988年过世了。根据简短的新华社公报,他在那年元月因“健康原因”获准保外就医。
在庭审中,已身患癌症的张拒绝与当局以任何形式合作,除了拒绝起诉书之外,甚至缄口不言。他对法官怒目而视的形象对于所有看过这个电视画面的人都是难以忘怀的,他目光如炬,映出那张虽显苍老但清晰可见的面庞和因藐视而凸出的胡须。
江有力地为自己和毛的路线辩护。张对江的支持和对抓捕他们的人的蔑视是明白无误的。作为对指控的回应,江回敬道,推翻那些力图把中国拖回到资本主义的党内领导人绝无任何错误。她说,那些正在迫害她和成千其他革命者的人没有资格抱怨他们曾失去领导职务。如今回首当年,更为引人注目的是,无论在文革中有何种“暴行”和错误,在毛泽东年代,革命的司令部领导群众开展大辩论和斗争,促使千百万人民投身政治生活,而这个颠覆了社会主义制度的政权在后来发动天安门大屠杀,以恐怖统治人民、镇压一切歧见,二者之间真是天壤之别。
一个针对这四人的主要的特别指控称他们企图坐镇北京组织在上海的武装反抗以反对政变,以聚合全国的反抗力量。而张作为党内领导就在那里。尽管当局预先阻止了上海的这种企图,部分因为当地先头部队的踌躇不决,然而在多个城市里仍有长达数月的武装抵抗,直到当局动用军队,以逮捕和死刑的方法,才得以将其扑灭。
这次军事政变表面上由华国锋领导,此人在毛生前被提名为毛的继承人,党的领导。然而反革命政变的真正头子是邓小平,这个毛发起文革所反对的“走资派”的首恶。邓迅速抛弃了华,公开逆转了中国的进程,一夜之间将其从一个以“为人民服务”为一切决策基石的社会主义国家变成一个被“致富光荣”的座右铭指使的国家。
邓令中国完全走上了资本主义道路并直到今天依然如此。在他发动政变之前,中国劳动人民正逐渐成为全社会的主人,开始享有各个层面的管理权力和决定国家未来去向的权力,他们学习、辩论,勇敢地批评掌权者并互相批评。而在那次政变之后,中国的城市变成了血汗工厂,二十一世纪的国家机器使那里的千百万人民沦为奴隶,过着十九世纪时的生活。人民纵然经历艰困,却仍无法保证全家人的幸福,甚至无法摆脱失业的恐惧——而这一处境早在半个多世纪之前中国革命胜利后的短短几年内就已被废止了。如今千百万人终生劳作,却不是为人类的解放创造条件,而是为帝国主义国家的资本家和他们当地的分包商创造更多财富。仍占人口大多数的农民更深地陷入贫困和屈辱的境地,在苛捐杂税和土地掠夺的重压之下呻吟。乡村的发展成为一种洗劫,其资源被劫去发展城镇。就连中产阶级也在遭受着企业大亨和党内暴君的暴政,失去了生活的意义。
党内党外的肮脏大亨们,脑满肠肥,洋洋自得地在熠熠闪耀的摩天大楼里俯瞰着贫民区,同时官员们冲着媒体大吹大擂他们在“乞丐管理”上的本事——那便是打发警察将饥饿的乞丐从大街上驱赶到视线之外。整个国家泛滥着新出现的无法控制的恶疾,已消失几十年的社会瘟疫,如吸毒、卖淫和杀害女婴等,重新肆虐。
随着漫长的革命战争推翻了统治中国的外国列强代理人和封建大亨以及与其勾结的垄断商人,在1949年取得了胜利,中国由此跃入新的时代。社会主义使得工厂和其他生产单位成为人民的财富,而且在几十年里通过斗争,农民发展为农业集体所有制的主人。然而毛在研究了这一经验和苏联此前的教训,包括他所分析的斯大林去世后资本主义复辟的教训后,看到社会主义公有制不够也不确实能得到保证。在苏联和在中国一定程度上出现的信号表明,一个新的资产阶级已兴起于共产党党内。真因为如此,而且既然他们还在掌权,革命还远未结束。毛相信如果革命不向前发展,就会处于这些新的潜在霸主的威胁之中。
1966年,正当这两种动向短兵相接之时,毛吹响了战斗号角。他突破了高层领导的禁锢,号召党员和人民“炮打司令部”。这是号召批判和推翻党内妄图走资本主义道路的领导人;号召发挥在创造社会主义新生事物上的首创精神,将社会推进到一个革命的方向;也是号召研究马克思主义,以深入领会马克思主义和修正主义的区别,使越来越多的人能够在社会管理中发挥更大作用。江青和张春桥就是处在这场史无前例的“革命中的革命”的全国性领导核心中。然而党处在危机之中,一些领导人必须打到,文化大革命的复杂斗争需要得到领导和总结,党也能在此过程中得以改造,否则走资派的胜利就无法避免。
张于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后期入党,当时是上海的一名新闻工作者。他在抗日战争中像一名游击战士那样奋战在敌人的后方。解放后,他成为该市党的领导。1967年,当文化大革命破浪前进的时候,他领导了影响深远的一月风暴。经过几个月的澄清问题的激辩,在上海的工厂、邻里和学校的造反之后,否决了走资派盘踞的老市委。在革命的党员领导下,第一次成立了上海公社。这是以1871年巴黎公社的模式为基础的。巴黎公社是首个工人阶级革命的短暂政权,那里没有职业军队,所有官吏由选举产生并可以随时撤换。马克思称巴黎公社为世界上第一个无产阶级专政的典范,工人阶级统治的样板。
毛对于作为文化大革命转折点的这次起义表示欢迎。劳动人民如风暴般登上政治舞台。然而,在分析了形势之后,他指出,公社对于无产阶级在现存条件下实现统治并非一个足够强力的方式。不同于马克思所预想的社会主义兴起的形势,中国受到帝国主义主导的世界的包围,不能没有常备军。同样,也不能没有稳定的政府——即对妄图颠覆它的势力的专政——和一个基于最先进阶级的领导政党以带领人民群众实行这种专政。否则,旧社会的代表就会利用社会现存的不平等和他们在此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关系和特权以及优势重新夺取政权。
毛提出造反派应在一开始建立起某种业已在别处显现的形式,一种包括造反派组织、革命的党内领导和人民解放军这三方代表在全市范围的三结合。毛后来解释说,人民群众以这种方式实现“自下而上的全面夺权”,反对毛所称的党内“阴暗面”。到1968年末,在全国都建立起了基于相似原则的革委会。
这确非一个神奇的解决方法。要知道,在十年斗争之后,这个中国不能没有的军队最终逮捕了毛的追随者,走资派掌握了党的领导权,迅即扑灭了革命,以欺骗手段建立起自己的专政。毛的威望也并不够。他曾在去世前警告说,此后,会有一些人试图利用他的一些话建立起伪装的资产阶级政权,而另一些人则运用他的另一些话发动人民反抗他们。毛主义者认识到前面仍有许多奋斗和工作要做。
随着文化大革命不断高歌猛进和深入发展,张成为党内最高领导人之一。他帮助领导了旨在将走资派拒之政权门外的复杂斗争,同时致力于掘出来自旧社会且旧社会赖以生存和获取力量的社会土壤。作为这项工作的一部分,在钻研、深省中国和世界经验以及毛领导下的迫切问题的基础上,他为制定出对社会主义的毛主义认识做出了杰出贡献。
1975年,在斗争臻于新的顶点之际,他发表了《论对资产阶级的全面专政》(原文为“论实行无产阶级的全面专政”——译者),一篇具有爆炸性政治效果的简短雄文,分析了社会主义的矛盾性质以及新旧社会元素斗争的方式。张发展了毛关于社会主义是过渡性社会的理解。首先,他写道,社会主义所有制并未彻底实现,特别在农村,而且也极易丧失。第二,人们在生产上的关系也须经历不断变革——换言之,劳动人民须越来越多地进入生产的管理乃至更重要的全社会的管理之中,包括决定为谁生产何种产品以及社会目标和管理的全部主要方面等这些关键问题。进而,分配关系亦须改变,以致社会能够逐步超越按劳分配的原则。尽管这一原则意味着从剥削制度中的解放,但它仍代表了继续保持较多的和潜在地压迫人的不平等的局面,因为人们并没有同等的能力或需求。而归根到底,社会的前进必须向着能为每个人各尽所能而创造物质和精神上的条件——充分发挥集体和个体的潜力并各取所需。
没有旨在推动人们之间关系——不仅仅是在所有制方面——变革的不断斗争,没有在文化和思想领域里反对脱胎于旧社会的世界观和习惯的斗争,社会主义所有制就会变成一个空壳,内中旧的社会关系不仅没有被逐渐克服,还会长期存在,而且复仇性地恢复起来。
社会主义社会最重要的冲突在党内,在那些为新资产阶级利益摇旗鼓噪者和无产阶级代表之间,而无产阶级是只有在彻底改变全世界人民之间关系中才能获得自由的。这种冲突集中反映在党内两种思想和两条政治路线之间的斗争,这是两种相互根本冲突的世界观和目标、策略和政策,它们将社会引向对立的方向。
“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的阶级斗争、各派政治力量之间的阶级斗争,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在意识形态方面的斗争还是长期的、曲折的,有时甚至还是很激烈的,”张写道,“就是老一代的地主资产阶级都死光了,这种阶级斗争也决不会停止,林彪一类人物上台,资产阶级的复辟,仍然可能发生。”这里提到的几年前死去的走资派林彪一类人物,实际非常明确地指向邓小平。正如毛在去世前不久,也就是在此文发表后的第二年,就曾尖锐地指出,“搞社会主义革命,不知道资产阶级在哪里,就在共产党内,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
作为解答,张写道:“历史经验告诉我们,无产阶级能不能战胜资产阶级,中国会不会变修正主义,关键在于我们能不能在一切领域、在革命发展的一切阶段始终坚持对资产阶级的全面专政。”他引用马克思的话说道,这意味着持续一步步走向“达到消灭一切阶级差别,达到消灭这些差别所产生的一切生产关系,达到消灭和这些生产关系相适应的一切社会关系,达到改变由这些社会关系产生出来的一切观念。”
“要做到这一点”,他总结道,“就只有对资产阶级全面专政,把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进行到底,直到在地球上消灭这四个一切,使资产阶级和一切剥削阶级既不能存在,也不能再产生,决不能在过渡的路上停下来。”
根据这个思想,张领导的一个写作班子把详尽阐明的大量有关具体政治、社会和经济的方针写入一本教科书。植根于并发展了毛对于社会主义社会矛盾的认识,“上海教科书”(文后脚注称该书以英文发表,书名为《毛主义经济学和通向共产主义的革命道路》)是对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独特的和丰富的研究成果。它运用马克思主义的认识重申了经济说到底是人之间的关系而非物之间的关系。作者们将其著作写给“那些奋战在农村和工厂一线的青年……为了更好地从事战斗,为了更快地成为政治上的合格人才,青年人必须要研究些政治经济学。”
这一著作很好地说明了文化大革命的内容:唤醒人民群众去为人类最高目标而战斗,通过更好地理解来发展马克思主义的科学,丢弃过去的错误思想,探寻广泛普及马克思主义要点的方法并使群众中尽可能多的人深入理解其性质。它也是辩证唯物主义的杰出范例——在研究人们划分为敌对阶级和如何具体克服这一划分中表现出的严谨的唯物主义,以及在对一切事物矛盾性和运动性的理解中表现出的严谨的辩证法。仅从经济角度而言,毛主义的路线至少在推动增长上与取代它的资本主义路线同样有效,如果不说更加有效。并且,社会主义下的增长将中国推向了一个全然相反的方向,那就是为人类解放创造条件,而不是为了保有对资本及其代表对人的奴役。
在上海教科书的作者们努力提高认识水平,在他们与走资派进行反复的政治斗争直至最后决战的同时,该书多次再版。新资本主义统治者一经掌权便立即取缔此书并没收全部付印抄本。
在张逝世后西方和中国的媒体加诸张的各种责难和谎言恰是他革命形象的确证。对于他的指控是对那些成为文革标靶中最尖刻的。这一革命代表了迄今人类所达到的顶峰。对张的一生和他的著作的毛主义评价建立在我们对为何说文革是完全必要的认识的基础上,建立在我们对它对无产阶级专政做出的贡献认识的基础上。那些相信人类解放还有别的道路的人需要提出令人信服的论证而不是一味地诽谤。
在中国社会主义已被颠覆这一事实并不一定能证明这是错误的结果。正如中国的革命者在这最近一次的战斗中所指出的,在过去几个世纪中上升的资产阶级举行了多次反对封建主义的革命,虽一次次受挫但最后还是成功了。对无产阶级而言,它是历史上第一个不以用一个剥削阶级取代另一个为目的的革命阶级,第一个直到“在地球上消灭这四个一切”才能胜利的革命阶级,道路必然是充满迂回曲折,历经胜利和失败,而全世界的人民将一次次反抗加在人类潜力上的锁链,直至最终将其彻底粉碎。
“在科学上没有平坦的大道,”上海教科书引用马克思的话说,“只有不畏劳苦沿着陡峭山路攀登的人,才有希望达到光辉的顶点。”它继续说道,“无产阶级的革命领袖把他们的全部生命奉献给了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创立和发展。我们要遵循着他们的光辉榜样,勤奋研读马克思、列宁和毛主席的著作,应当努力研究和掌握这一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武器,为着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为着共产主义在全世界的实现。”

(以下为4条脚注,在此不译。)
原文见:
http://www.aworldtowin.org/current_issues/32Chang%20ChunChiao.htm

2 个赞

文中提到的“上海教科书”如今如何能得到?

1 个赞

我用百度搜索“shanghai textbook”,得到下面这个网站:
http://copies.sinoshu.com/copy3104267/
此书稀缺!

1 个赞

暂时搜不到可下载电子版本

Maoist Economics & the Revolutionary Road to Communism: The Shanghai Textbook

Publisher: Banner Pr
Number Of Pages:
Publication Date: 1994-04
ISBN-10 / ASIN: 0916650413
ISBN-13 / EAN: 9780916650414

http://gigapedia.com/items/314424/maoist-economics–amp–the-revolutionary-road-to-communism–the-shanghai-textbook

http://www.amazon.com/gp/customer-media/product-gallery/0916650413/ref=cm_ciu_pdp_images_all

[ 本帖最后由 哈巴狗 于 2010-8-13 13:17 编辑 ]

1 个赞

上孔夫子网之类的旧书摊找找,或许有

1 个赞

是不是指的就是这本书?

http://www.bu1917.info/bbs/viewthread.php?tid=8924

请同志们考证一下。

1 个赞

这本书的名字估计叫《政治经济学教科书》,可能是上海的出版社出版。根据这个线索估计能找到。

当然我们若有英语电子版,也可以直接翻译。

1 个赞

编选者是Raymond Lotta

我们很久以前翻译过他的

崎岖而隔绝的世界—弗里德曼《世界是平的》批判

1 个赞

江在15年的隔绝之后,1991年在不明朗的情况下,逝于狱中。

我只想问一下,她到底是“自杀身亡”还是在监狱里被迫害致死。

1 个赞

江青的革命精神万岁!

革命国际主义者运动委员会声明

1991年6月8日
风雨送春归

              飞雪迎春到

              已是悬崖百丈冰

              犹有花枝俏

              俏也不争春

              只把春来报

              待到山花烂漫时

              她在丛中笑

“咏梅花”毛泽东 1961年12月

1991年6月5日,中国当局公布了江青的死讯。被反动政权在15年的囚禁后在十分可疑的环境下告别人间。江青是一个活者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标志。文化大革命是一场由毛泽东1966年在中国发动的有亿万工农和革命知识分子参加的具有历史意义的群众运动。在那场波澜壮阔的运动中,江青,与其他毛泽东的卓越的追随者,敢于领导人民同党内的当权派做斗争,这些当权派,一直试图把社会主义中国变成反动的资本主义国家。在长达10年的史诗般斗争中,严禁群众进入的大本营被摧毁,无产阶级培育了一个完全不同的社会的萌芽。江青处在这些大跃进的最前沿,尤其是与京剧和芭蕾舞有关的方面。使其从一个颂扬旧社会的艺术转变成一个全新的描写革命工农的艺术。

在毛泽东的领导和支持下,江青和她的同志们在十年里成功阻止了资产阶级在中国的复辟。但是仅仅在毛泽东去世后一个月,中国的右派颠覆了毛的支持者们并囚禁了江青、张春桥和其他突出的毛主义者。1981年在审判她的法庭上,江青勇敢地将囚犯被告席变成法庭来为工农管理下的中国的成果辩护并谴责修正主义篡权者践踏毛的遗产。通过这些,江青代表了并献出自己的爱给全世界那些真正的毛主义者,他们反对中国这次反革命政变,并正在重新开始组织起来,他们导致了“革命国际主义者运动”组织的形成。在她多年的囚禁期间,“革命国际主义者运动”组织已经把江青作为我们中的一员,今天我们深切缅怀这位女英雄革命的一生。

江青在她的一生中,与旧世界所有不公平和不平等都进行了毫不妥协的斗争,更重要的是,她奉献了她的一生来实现新社会及人与人之间的新的关系。江青招致了所有剥削维护者持续的仇恨,对他们来说,最大“罪恶”就是把政治权利交给以前受压迫者,对他们来说,最大的“失去理智”就是幻想一个没有阶级的共产主义社会。中国的新贵族们决不容许一个女性对他们舒适的巢穴进行挑战,于是他们决心实施封建观念,要这个遗孀为她丈夫毛泽东的“罪恶”付出代价,但是江青身上的令反动派和心胸狭窄的小人反感和持续进攻的正是共产党员和阶级觉醒的无产阶级永远珍视的品质。

江青死于狱中,她不会看到控制中国的邓小平之类丑恶匪徒覆灭的一天。但是当中国的无产阶级和群众最终重新建立自己的政权,在他们的心目中会留一块特别的地方纪念江青这位为共产主义事业战斗一生的战士。如今,江青同志对旧势力锁链的愤怒蔑视和大无畏革命精神依然是革命春天的报春者。

Long Live the Revooutionary Spirit of Chiang Ching! - - Statement by the Committee of the Revolutionary Internationalist Movement - 8th June 1991 Wind and rain escorted Spring’s departure, Flying snow welcomes Spring’s return. On the ice-clad rock rising high and sheer A flower blooms sweet and fair. Sweet and fair, she craves not Spring for herself alone, To be the harbinger of Spring she is content. When the mountain flowers are in full bloom She will smile mingling in their midst. " Ode to the Plum Blossom", by Mao Tsetung, December 1961 On 5th June 1991, the authorities of China announced the death of Chiang Ching. Her death comes after fifteen years in captivity by the reactionary regime in highly suspicious circumstances. Chiang Ching was the living symbol of the Great Proletarian Cultural Revolution, the historic movement of hundreds of millions of workers, peasants and revolutionary intellectuals that Mao Tsetung unleashed in China in 1966. In that outstanding movement, Chiang Ching, together with other prominent followers of Mao, dared to lead the people against those big shots and high party officials who were trying to transform socialist China into a reactionary capitalist state. During this epic battle of ten years, citadels long declared off-limits to the masses were stormed and the proletariat nurtured the sprouts of a wholly different type of society. Chiang Ching was in the forefront of these great advances and is particularly associated with the transformation of Peking Opera and ballet which went from glorifying the old society to a thoroughly new art portraying revolutionary workers and peasants. With the leadership and support of Mao Tsetung, Chiang Ching and her comrades were successful for ten years in preventing capitalist restoration in China. But only one month after the death of Mao Tsetung the rightists in China overthrew Mao’s followers and imprisoned Chiang Ching, Chang Chun-chiao and other prominent Maoists. At her trial in 1981, Chiang Ching courageously turned the prisoners’ dock into a tribunal to defend the accomplishments of worker and peasant rule in China and to denounce the revisionist usurpers who were trampling on Mao’s legacy. In so doing, Chiang Ching spoke for and gave heart to the genuine Maoists the world over who opposed the reactionary coup in China and who had begun the process of regrouping which led to the formation of the Revolutionary Internationalist Movement. RIM have considered Chiang Ching one of our own during her long years of imprisonment, and today we commemorate the life and memory of this revolutionary heroine. Throughout her life, Chiang Ching was the implacable opponent of all injustices and inequalities of the old society. More importantly, she dedicated her life to bringing the new society, with new relations between people, into being. Chiang Ching earned the lasting hatred of all apologists of exploitation, for whom the greatest “crime” is putting political power in the hands of the formerly downtrodden and for whom the greatest “loss of reason” is the vision of a communist society without classes. Nor could the new barons of China ever forgive a woman for having challenged their cozy nests, and they were determined to apply the feudal notion of making a widow pay for the “crimes” of her husband, Mao Tsetung. But the qualities reactionaries and the narrow-minded loathed in Chiang Ching and never stopped attacking her for are the very qualities that the communists and the class-conscious proletarians will always cherish. Chiang Ching died in captivity without living to see the day when the bloody bandits such as Deng Xiaoping who run China today are dethroned. But when the proletariat and the masses in China finally succeed in re-establishing their rule, the memory of Chiang Ching and her lifetime of struggle for the cause of communism will surely hold a special place in their hearts and minds. In the meantime, may the fierce defiance of the chains of tradition and the uncompromising and bold revolutionary spirit of Comrade Chiang Ching continue to serve as the harbingers of Spring.

1 个赞

我的发言并不是打算在一个即将走向资本主义道路的政权机器前为自己辩护。但既然今天你们还打算维系一个伪善的辩护程序,我不介意在这里和你们安排的旁听者聊几句。
我从来不认为我是纯洁无暇的圣人。这个社会有100条或更多的理由指控我有罪,但正如我预料的,你们指控我的罪名在这100条之外,而且制造的罪名非常不专业。比如说与林彪集团合作。那些为我炮制罪状的人不知道有多少次曾和林彪集团一起密谋杀光所谓的“文人集团”,也就是无产阶级继续革命派。或许几十年以后,你们会给自己曾经的同谋翻案,同时继续称我为罪人——我会很高兴你们这样做,因为我耻于让另一个懦弱的反革命集团分享我被走资派打击的光荣……
……你们现在面临一个非常矛盾的问题——毛主席。你们试图继承他的权威,你们试图继续尊他为领袖,你们试图宣称自己和毛泽东的革命路线一脉相承,你们知道甚至不能和逝去的伟人对抗……但你们绝对不同意毛主席建国以来的革命路线,本能地要保护自己官僚机构的特权……
因此我们被推上这个审判台来为毛主席的“错误”负责,我对此既感到光荣,又感到惶恐……我作为毛主席革命路线的具体执行者之一,断然不敢独占这一理论成果的发明权;但我很乐意看到,我因为这一路线而被审判,这是一个光荣的职责!
我知道,我们其中有人会认罪,会痛哭流涕地忏悔,会声泪俱下地揭发自己和林彪集团的合作……这同样在意料之内……历史总会在恰当的时候甩下一些人,因为他们本来就不配历史赋予他们的责任,更加当不起这份光荣。当然,你们不会因此饶恕这样的人——因为他们的能力限于污辱自己……
就在我被审判、被指责的时候。人民公社正在被解散,独立的工业体系正在瓦解,成千上万的人正在以各种罪名被正式或非正式的法庭判罪、私刑处死。那些联动分子正在迅速的被提升,千百万重新获得权力的大小官僚正快活地让子女联姻,为利益集团补充新的血液……这绝不意外。
而且由于你们窃取了人民几十年积累的工业财富,你们有能力在短期内收买人心……让被蒙蔽的人民一起声讨我们革命派的罪行……
这种小伎俩混得了一时,能混一世吗?慎重的说,或许能吧;如果这“一世”指的是我们这一代人的话。

我还不老,在我有生之年,未必能看到你们的灭亡,但我可以看到你们的堕落,看到你们的子孙走向疯狂!看到你们**群众,看到你们在群众中埋下另一次革命的火种!

2 个赞

[

应该是被迫害致死。

江张两人的的确确是坚定的无产阶级战士。

[

还有,这篇发言的真实性如何?

[

张春桥同志在资产阶级法庭上应该是以沉默表达蔑视的。

据说这篇演说是一个叫“马前卒”的ID假托的。

1 个赞

威虎网 http://www.wehoo.net/dispbbs.asp?boardID=19&ID=3970

按照这个世界的规则,我早就想好了有这么一天。我的发言并不是打算在一个即将走向资本主义道路的政权机器前为自己辩护,但既然今天你们还打算维系一个伪善的辩护程序。我不介意在这里和你们安排的旁听者聊几句。

我从来不认为我是纯洁无暇的圣人。这个社会有100条或更多的理由指控我有罪,但正如我预料的,你们指控我的罪名在这100条之外,而且制造的罪名非常不专业。比如说与林彪集团合作。那些为我炮制罪状的人不知道有多少次曾和林彪集团一起密谋杀光所谓的“文人集团”,也就是无产阶级继续革命派。或许几十年以后,你们会给自己曾经的同谋翻案,同时继续称我为罪人——我会很高兴你们这样做,因为我耻于让另一个懦弱的反革命集团分享我被走资派打击的光荣……

……你们现在面临一个非常矛盾的问题——毛主席。你们试图继承他的权威,你们试图继续尊他为领袖,你们试图宣称自己和毛泽东的革命路线一脉相承,你们知道甚至不能和逝去的伟人对抗……但你们绝对不同意毛主席建国以来的革命路线,本能地要保护自己官僚机构的特权……因此我们被推上这个审判台来为毛主席的“错误”负责,我对此既感到光荣,又感到惶恐……我作为毛主席革命路线的具体执行者之一,断然不敢于独占这一理论成果的发明权,但我很乐意看到,我因为这一路线而被审判,这是一个光荣的职责!

我知道,我们其中有人会认罪,会痛哭流涕地忏悔,会声泪俱下地揭发自己和林彪集团的合作……这同样在意料之内……历史总会在恰当的时候甩下一些人,因为他们本来就不配历史给他们的责任,当不起这份光荣。当然,你们不会因此饶恕这样的人——因为他们的能力限于污辱自己……

就在我被审判,被指责的时候。人民公社正在被解散,独立的工业体系正在瓦解,成千上万的人正在以各种罪名被正式或非正式的法庭判罪、私刑处死。那些联动分子正在迅速的被提升,千百万重新获得权力的中小官僚正快活的让子女联姻,为利益集团补充新的血液……这绝不意外,而且由于你们窃取了人民几十年积累的工业财富,你们有能力在短期内收买人心……让被蒙蔽的人民一起声讨我们革命派的罪行……这种小伎俩混的了一时,能混一世吗?慎重的说,或许能吧,如果这“一世”指的是我们这一代人的话。我还不老,但在我有生之年,未必能看到你们的灭亡,但我可以看到你们的堕落,看到你们的子孙走向疯狂!看到你们开枪镇压群众,看到你们在群众中埋下另一次革命的火种!

(又误会了……是我写的……有一天降低两个规格自己用。给张春桥3天时间,再让他确信发言会被所有人看到,被正式记录流传下去。他写的一定比我精彩的多。——马前卒

(注:本文纯属虚构)

1 个赞

所谓shanghai textbook,应该就是上海人民出版社1973年出版的《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各位家里如果有文革旧书的,可以去翻找一下, 当年的发行量还是很广的

从《出版者笔记》看此书好像不是1973年版的,而是被中修反动当局销毁的新版,有可能是绝版。书名为《政治经济学基础知识》

有些材料可能要到反修反复辟的革命胜利后,我们才能得到。例如毛主席的九篇未刊稿,估计此书也属此列。

[ 本帖最后由 斗争 于 2010-8-15 00:26 编辑 ]

Maoist Economics and the Revolutionary Road to Communism

下载地址: http://mao.bu1917.info/yuanzhu/merrc.pdf

从出版时间看,可能是这个
http://search.kongfz.com/book.jsp?queryText=%D5%FE%D6%CE%BE%AD%BC%C3%D1%A7%BB%F9%B4%A1%D6%AA%CA%B6&sale=0&query=%25E6%2594%25BF%25E6%25B2%25BB%25E7%25BB%258F%25E6%25B5%258E%25E5%25AD%25A6%25E5%259F%25BA%25E7%25A1%2580%25E7%259F%25A5%25E8%25AF%2586&flag=index